社會

【第三號】欺負我 搞「鬼」嚇死你-"Memento Mori"

作者/Nana

說起主題在探討歧視問題的同志電影,一般大概會率先想到《費城》或《男孩別哭》。(其實端看從哪個角度切入罷了,真的「完全沒有」談論到「歧視」的同志電影實際上少之又少,通常稍一檢視就可以發現裡面幾乎都埋藏著或大或小,同志遭到歧視、壓迫的情節。)(這大概就是所謂反應現狀吧。至於非同志片中,拿同性戀來嘲笑作文章的「反面」例子,就更多如牛毛。)

1999年發行的韓國電影”Memento Mori”,是同志、鬼片、歧視議題的一個有趣結合;乍看之下,該片像是用女同志情感當主題的類型化恐怖片,不過看到最後,便會注意到該片編導設計的靈異情節和同志這個題材,以及校園內的同性戀歧視問題,在拍攝、敘事上的種種連結。但或許因為譯名混亂(一般翻作交換日記、幽異戀人或鬼戀人,本文將全以Memento Mori為記),及這種綜合式題材未受廣泛肯定與歡迎的緣故,除了在2001年金馬影展有稍稍引起同志圈注意,此後就可惜地很難在拉片長串推薦名單中,找到”Memento Mori”的蹤跡。

這部電影劇情比較複雜,(該片確有一個小弱點,便是敘事處理未臻成熟流暢。)主要角色共三人:擔任合唱團伴奏的文若仙跟田徑健將的余書韻,以及書韻的同班同學蘇明霞。明霞因在無意間撿到若仙跟書韻相戀時的交換日記,開始注意這對已經分手的情侶,故事就從這裡開始,穿插倒敘和現在一併進行。

最初若仙和有些沉默保守的書韻交往,可說濃情密意。若仙花上大把時間經營感情,交換日記每一頁都充滿文字和各種小機關的驚奇,她更在平時伴奏用的鋼琴底下,佈置了一個秘密空間。但外在比較強硬高傲的若仙,內在其實深沉多慮,對感情有強烈不安全感;一邊和書韻交往,一邊又因太過喜歡對方而恐懼,結果逃避地跟過從甚密的男教師發生了肉體關係。

被書韻追問時,若仙以種種藉口搪塞,但書韻似乎理解箇中原因,表示相信她。然而此時若仙卻陷入自我混亂,懷疑書韻只是表面上原諒,遲早會提分手。因此本來在校內保持低調的這段戀情,開始因為若仙緊迫盯人、不顧外在眼光的熱烈示愛而浮上檯面,更招致同學排擠。

書韻起初仍願意和若仙一起面對,公開感情之後遭到歧視的種種不堪。但若仙當著大家的面強抱住書韻熱吻,引發波瀾益加擴大,書韻也自此開始無法承受若仙失控的行徑。但心裡充滿不安全感的若仙,越在意這段感情就把事情越弄越擰,變得更沒有理智,甚至在書韻上課時闖入教室,只為想要送一盒牛奶;當她看見書韻裝睡逃避,在心裡極度痛苦,和屋頂上一番決裂的談話以後,若仙激烈地跳樓明志。

這段期間裡,撿走交換日記的蘇明霞因為注意兩人種種發展,結果漸漸為書韻吸引。而若仙跳樓自殺後,因為對被歧視排擠的事情心懷怨恨,鬼魂回到學校,纏上撿走日記的明霞,更興風作浪導致全校陷入巨大混亂。

這部戲中除了三個女主角,還有許多其他糾葛的情愫及情緒。其中相當有趣的,便是明霞的鄰座好友,平時雖然對書韻和若仙的交往表現出排斥輕視,但發現明霞撿到交換日記還迷上書韻時,卻對明霞散發出妒忌懷恨的情緒。而明霞撿到日記沒有即刻歸還,或許喜歡書韻是原因之一,但也包含著並不尊重的好奇和窺視心態。在女同志情感上,”Memento Mori”複雜描述了極其糾葛細微的心境,但沒有刻意做作、加料、為拍而拍的女女肢體煽情戲;堪稱撩人的,大概只有書韻和若仙一段熱吻,以及明霞被若仙用兩隻鬼手按壓在教室椅子上,摸遍全身找尋日記本的恫嚇。不誇張也不低調處理同志情感,可說把情愛糾葛和群體排擠都把握得相當不錯。

此外,全片背景設定在高中校園,對校園生活的刻畫,相當細微寫實,貼近每個人都有/有過的學校生活,也充分表達出校園內的封閉氛圍。回到本文開頭所說,乍看之下,該片像是用女同志情感當主題的類型化鬼片。然而除了以如此的觀點去看,更可以說是藉用女鬼回校復仇的恐怖題材,掌握了學校這個小社會中,歧視邊緣、次文化、異己的議題。當然,若單純當作一部嚇死人的靈異女同志劇情片來看,其中的情節、懸疑、糾葛也夠叫人膽戰心驚、驚聲尖叫。這點也讓向來不敢看恐怖片的我突發奇想,拿去嚇嚇那些欺負歧視同性戀的人,跟他/她說:「欺負我,搞鬼嚇死你/妳」的話,搞不好有嚇阻效果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