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

Check you out, Check me out

我是一只貨真價實的女同性戀,不過 gay dar 挺差,也很難把自己塞進是踢是婆是不分的箱子裡。

踢模踢樣的短髮過渡期裡,我總是格格不入。既不想討老婆,生性油條軟弱,喜逛街和時尚雜誌,很難正正經經地一肩承擔踢不踢這種論述。有人問怎麼不穿垮褲,很適合妳。彼時我最喜歡天字一號 g 牌 Diesel 與 Dolce & Gabbana,對此種問題有些過敏卻又不會作答,嘻嘻哈哈一陣帶過。

離開台北住進美國南方小城,決意往心裡喜歡的審美觀走去。大量健身,晒太陽,也把頭髮慢慢蓄長。清空衣櫃裡特價買進的糜鹿牌童裝,著破洞比巴掌大的柴油褲,隨意披件 t-shirt 和適合九十度華氏的夾腳拖鞋,入境隨俗。我開始在不同的超市、咖啡廳、圖書館、和酒吧裡被各式的女子搭話。有時也不以為意,排隊等結帳嘛,小城的人很親切又擅天南地北胡扯,從我手上的西瓜講到天氣,繞回她手裡的啤酒以後,忽地問我等下要幹嘛。更不說美國某高級連鎖超市總愛請二十來歲、帶點叛逆,手上總有幾枚刺青卻非常友善的女人們做收銀員,都記不得有幾次我是要結帳 (check out),卻總有被收銀員從頭到尾掃描 (check me out)之感。直接一點的,問我要同誰分享我買的啤酒  (順便附帶一句『我十分鐘就下班了』)。彆扭一點的,看駕照查生日,看了老半天說照片很可愛 (唉,我就站在妳面前,這種好尷尬的梗就不要用了,嗯?)。花招百出,其頻率之高,彷彿只身著彩虹圖樣的比基尼遊街,我是無處不見的螢光粉紅蟋蜴,散發著同性戀女人的賀爾蒙氣味。

圖片來源:www.roomsmagazine.com
圖片來源:www.roomsmagazine.com

頭髮長了,最終還是剪了。留著顆不算太短,也不算太長的髮型,在北美大陸移動遷徙。悄悄把柴油褲退休,換上更貼身的 Nudies 或 J Brand,在需要和適合虛榮的場合,抹上高潮腮紅。穿梭於紐約,洛城,舊金山,奧斯汀,或芝加哥,在地鐵上收集同性戀男人的讚美,習慣單獨吃飯,飲酒或咖啡,看一本中文書。能久坐的獨處場合,我依然甚少被異性戀男人搭話,總是女子。妳看什麼書。我叫 D。今天很冷。妳從哪裡來。我的性別 (sexuality) 被飛揚跋扈的個性承載地如此鮮明。認得我,love me the way I am,不識得我,then respect how I am。忘了誰披著螢光粉紅的蜥蜴皮,我如此幸運地無須多加隱藏。

日前我疲憊地帶著瞌睡蟲眼鏡,在洛城機場等待啟程。 晃去星巴克買豆漿拿鐵,換來西班牙裔 barista 的滿滿笑意與調情。把這事說給朋友們聽,只換來聳肩三次與『不然妳以為妳看起來很 straight 嗎?』等評語。好友更落井下石道我臉上寫的不是 『T』(踢,butch),而是 『G』 (gay)。語畢,我在日式串燒屋裡對著雞肉丸子大笑。

『這不是什麼壞事呀。就算妳看來不像個一般的踢,把男人放在妳身旁很不合適,大概就是這樣解釋吧。』

我想了想,笑笑點頭。能從自己的 『踏碼的老娘同性戀同得理所當然』邏輯裡走開,在外圍聽聽觀者的說法,也是很不錯的。

 

——

D Yeh

網路購物重度成癮的過動女人。特喜海洋氣味佐暖沙,只有幾隻螞蟻的雪山,公路車與清爽的腳踏車專用道,以及華美的鞋。

5 Comments

  1. 羨慕你在數座城市裡打滾的經歷。自從我認定自己是男同性戀後,曾自忖,「我是否應該要表現得更像(act more gay)?」,或者穿著得更像?一樣也是過盡千帆後發現,「I freaking love men. Isn’t that gay enough??」,從此豁然開朗。

    1. Just like you said, I feel “be (true to) yourself” is the hardest and yet much more truthful. They say it’s the self-assurance (but not too much to the degree of being cocky) make people stand out, an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face or body.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