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過程

小時候漂亮的女生都期待灰姑娘嫁給白馬王子、睡美人從長長的夢中醒來;我雖然不喜歡灰姑娘和睡美人,但我也總期盼著湘北打敗山王工業、內衣教父有一天可以去買他喜歡的內衣。雖然漫畫演到後來三井得了冠軍還是留級,內衣教父成為銷售冠軍後還是混黑道,我卻一直到過了二十五歲,才真的了解人生裡絕大多數的事情,永遠只有過程,而沒有真正的結局。讓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出櫃這回事。

圖片來源:wattpad.com
圖片來源:wattpad.com
我生命中絕大多數的出櫃,其實是再簡單也不過的事。自從小五「意外」被媽媽帶去家庭理髮剪了短髮,再沒留過長髮的我就再沒再遇過任何人「懷疑我是異性戀」。這樣當然有缺點,最大的缺點就是那種要思考好幾天才鼓起勇氣出櫃的經驗對我來說真的很少,百分之九十的「出櫃」是別人問我「你有沒有女朋友」,剩下的百分之十,大多數是異性戀的朋友有點害羞的問「你是不是喜歡女生」,害我和同志朋友都沒什麼話題。
然而我的出櫃史裡還是有個永遠無法擊敗的大魔王,那就是我媽。和媽媽出櫃這句話,在我的世界裡就是個永遠的進行式。
俗話說知女莫若母,我總覺得我媽大概從把我生出來之後,就發現我是同性戀了。她對於女兒是同性戀這件事的認知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是怎麼感覺到的,我完全無法理解,只知道她知道了有多久,也就抗拒了多久。
在我根本還沒聽過同性戀三個字、剪短髮的意外發生之前,我媽就已經講過不下二十次「你以後不要給我娶個老婆回來」。洗衣服的時候講、睡覺的時候講、掃地的時候不時也會講。小時候也沒有什麼感覺(拜託我都不知道我是同性戀好不好),每次都回答「好好好」,然而隨著時光漸漸逝去,媽媽頭髮漸漸白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的還是很自然的長成了一個同性戀。
小同性戀長成大同性戀以後,就會開始想要被接受。於是高中的時候我曾經試著拿我弟當實驗品。為了預防實驗失敗影響姐弟感情,我把國一的弟弟帶去了麥當勞,花了半個月的零用錢先點了一大堆好吃的請他吃。然後我很謹慎的先考慮了兩分鐘才開口:「弟我要跟你講一件事情。」
我弟手上拿著啃到一半的雞腿,嘴裡還塞著一堆薯條,我話都還沒講完就說:「你要說你是同性戀吼,我知道啊。」
好幾百塊就這麼浪費掉了。為了一件原來他早就知道的事情。真是個死小孩。
然而想要跟我媽開口就沒那麼容易了。雖然我媽心裡有底,但我有多麼希望她接受,她就有多堅決的不想聽我親口說。
一開始我覺得,一個優秀的同志一定是很會製造氣氛的,所以我決定要製造一點正式出櫃的氣氛,但不管我是播同志相關的新聞,還是放同志電影,甚至是看playboy玩H-game,我媽都秉持著「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原則立刻從我製造的場景裡落跑去做別的事情。
所以在數十次嘗試都無功而返之後,不知道是因為電影看太多還是只是江郎才盡,當年的我就天真的決定,反正我媽應該老早就知道了,就等她像弟弟一樣慢慢接受好了。然後…就像電影演的一樣,在我放棄行動之後,媽媽的態度果然也慢慢轉變了。只不過,我媽沒照著我的劇本演。
有一天,我媽突然回家告訴我,她要受洗了。一開始我覺得,有個宗教嘛,讓心靈有個依靠很不錯啊。然而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媽加入的是一個對同志非常不友善的教會,我媽開始看我很不順眼,常常覺得我一定是被魔鬼附身。
先讓我解釋一下魔鬼附身這回事。人被魔鬼附身要怎麼辦呢,就要用禱告來淨化心靈,在我娘的世界裡,偶爾還會附加奇怪的宗教儀式。最誇張的一次,莫過於某天我死都不起床,我媽就一邊流淚一邊大聲禱告,然後象徵性地拿起報紙海K我。雖然說其實不是很痛(畢竟只是個神秘的儀式),但我還是立刻嚇醒拿起書包奪門而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我媽接下來的十年一直覺得禱告超級有用。
言歸正傳,既然我的壞習慣在媽媽眼裡看來都是魔鬼附身,挑食是魔鬼附身、愛睡懶覺是魔鬼附身,對她來說難以接受的我的性向…當然也是魔鬼附身的一種。
於是在餐桌上,媽媽總是委婉的禱告著希望我將來有個好對象,而我的書桌上,也開始經常出現走出埃及。關於走出埃及這件事,雖然我很堅持每次一看到就扔旁邊垃圾筒,可是我媽的毅力也很驚人,驚人到如果她每放一本我就走一步的話,我很有可能已經走到埃及了。
除了禱告和走出埃及以外,我媽也努力的開始對我「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為了「彌補我失去的母愛」,即使在我離家的這十年來,我媽每隔一到兩週一定打電話來敘述她多麼愛我,多怕我以後沒有人愛。同時為了「提昇我因為外表而失去的自信」,媽媽總是經常「鼓勵」我,「我女兒越來越漂亮了。」「你以後一定可以和我一樣當個好媽媽」或是「你要像我一樣嫁個好老公」這幾句更是聽到耳朵都長繭。
而我從一開始一聽到這些話就摔門進房間,到忍無可忍搬出家門,到學會閉上耳朵:當媽媽打電話來碎碎念的時候,一邊嗯嗯嗯一邊戴著耳機吃著爆米花看電影…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就這樣過了十二年,有一天我終於覺得必須要做個了斷。
正好這天我媽跑來找我「談一談」。自然又是從同樣的老話談起,同樣的我一直獨身只顧著讀書都沒有人照顧我是多麼的令她擔心。(我的媽呀我要是真的都只顧著讀書會讀那麼多年嗎)一個小時後我終於鼓起勇氣舉手發言了:「媽,我並不是真的不想結婚。」
「第一,我不是不結婚,只是結婚也要有對象。第二,有了對象之後,也是要看法律有沒有辦法讓我結婚。第三,如果你就是不能接受,我結婚了對你來說也等於沒結。所以可不可以不要逼我了。」

我媽說,她很高興,我終於跟她說清楚了。
如果這是個童話故事,我想寫到這裡就可以了。
然而真實的故事總是沒有這麼簡單就結束的。隔天早上我媽就寫信來跟我說,她很高興我願意結婚,如果我留長髮穿裙子的話找對象就更容易了喔!
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
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
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
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
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留長髮穿裙子找對象會更容易~
(我覺得小時候應該要好好學畫畫,這樣我就可以畫個漫畫來表達我內心的囧。這就是書到用時方恨少的道理。)

原來事情不像小時候期望的這麼美好,和媽媽出櫃,就像長壽美劇一樣,一拍拍了N年,最後不但不給你個結局,還放話要演電影版SP(然後SP就帶你去阿拉伯世界繞個幾圈,還抓不到重點。)媽媽陪我演完感人的最後一集之後,下一季一開頭就直接跳回原點。

所以說,出櫃是一個永無止盡的過程,就像不管我瘦了幾公斤我媽還是一直嫌我胖一樣,人生很多事都是這樣的。

3 Comments

  1. 我好懂Orz,我也覺得跟爸爸出櫃是無限迴圈,害我老覺得是不是我講得還不夠清楚….可是又怕老人家心臟承受不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