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Can I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

和S認識的時候,我還在另一段感情裡拉扯,那時候的女友F心思完全不在我身上,兩個人在一起到最後有時候話都講不到幾句,想談卻總以無盡的哭泣收尾,遲遲找不到時機和理由分手,便逐漸成為平行線各自忙於各自的事情。後來我在工作場合遇到了S,前幾次見面就相談甚歡,工作上的合作也順利,我很欣賞她的纖細心思,對性也坦然,就相約上了床。幾次延續的性關係,可能因為不在關係中反而更放得開,因為她的坦然我也學著不掩飾對女體的慾望,我們分享著最私密的性幻想與喜好,時間一久也不免牽扯到愛情。

而F早就發現我的不對勁。平常總催著在外的她回家或拜託她少盯著電腦,自己也逐漸晚歸;總想著要一起去做什麼的,慢慢也意興闌珊。她曾經想挽回的,多年後我回頭想想,但一切都為時已晚。當年的我對於長時間一頭熱的想維持愛情早已不耐,也沒有能力去思考原因,F不喜歡自己的身體被我觸碰也無法討論,更是當時年輕急躁的我無法理解的。大概跟S在一起會比較順利吧,我心裡這樣想著。

在S之前,我沒有和穿束胸的T交往過,束胸對當時的我來說,和『不認同自己身體的女人』畫上等號,而身為『女同志』怎麼可以不認同自己是女人呢?我總這樣說著。F和其他前女友頂多穿運動內衣,大多仍是穿著素色的一般內衣,我自己偶而也會因著外衣搭配需求,穿著運動內衣,這對我來說是貼身衣物多元選擇中的一種而已,兩個女孩在一起總是交替著穿彼此的貼身衣物,這是我對女孩交往的想像。

第一次脫下S的衣服看見束胸時,我的確心頭一驚,總是在晶晶書庫裡看到的陳設,對當時的我而言這店面的裝飾品,竟然真真實實在我面前出現,我內心慌張的不知道該如何對待它,S或許感覺到我不知為何的不安,很主動的自己褪下衣服,化解了我當下的不知所措。

我很喜歡S的身體。應該說很多T的身體對我來說都很有吸引力,可能是我遇上的樣本都很巧妙地有些相似之處:較寬的肩膀,渾圓有彈性的胸部,直線條的腰際順下來是小巧的臀部,最後是筆直的長腿,不知道為什麼,許多T的身材和傳統葫蘆形的女性化曲線不同。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看著身邊的女人,流露出平日少見的陰柔樣貌,常常都因此感到幸福,希望這樣的時刻凍結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因為我覺得她的身體很美好,所以我時常表達了『其實妳可以不用穿束胸』的想法,我當時以為或許是因為她過去的感情經驗,讓她不想接受自己的女性特徵;抑或是她以為自己的女體不被喜愛,所以希望掩飾起來,總之身受女性主義身體解放薰陶的我,三不五時希望她可以放下這樣的『束縛』,接受『真實的自我』。老實說,那時高舉不分旗幟的我,內心深處以為著女同志等於兩個女生在一起,黑白分明的性別意識,現在回想起來真的非常汗顏

但愛情嘛,雖然這樣說著,我每天早上還是揉著惺忪的雙眼,幫她拉緊她的束胸,能多緊有多緊,她常笑著說還好交了一個力大如牛的女朋友,穿束胸的時候她自己可以輕鬆一點,不用使著肌肉會拉傷的姿勢,只為了展現平坦的線條。我也開始學著分辨怎麼樣是好穿又有功效的束胸,跟怎麼樣是好穿又集中托高的胸罩一樣,束胸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論和市場經濟學,只是更為小眾、資訊極少交流、也更被汙名化了一些。女人總是被鼓勵突顯和放大自己的乳房,而如果妳希望的是平坦線條,人們就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妳,像妳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些小奶妹要還沒有呢!豈知這又是一雙漂亮但不合腳的鞋,怎麼穿都走不好路

但當時她的束胸在我心裡,仍只是一種『為了搭配襯衫的線條好看,所以胸部要平坦』的輔助工具,像要露奶的時候會左右偷塞幾個水餃墊一樣,脫掉了那些外在就還是原來的我們。
 
有一天,S好似隨口,又像認真的,問了我一句:『如果我去把胸部割掉,妳還會愛我嗎?』我已經忘記我回答了什麼,可能是『妳認真的嗎?』『我還是會愛妳,但可以不要嗎?』之類的不負責任言論。S很清楚我對女體的慾望很大的部分來自於女性象徵的乳房,所以這樣的對話來回幾次之後,她漸漸地也學著少說或不說她對自己身體的想法。
然而我們對身體的看法,影響了我們對自己的觀感,影響著我們願意讓彼此看到多少真實,也影響著認同,更影響著兩個人的性與我們對關係能夠有多少坦然與信任。就此,我們之間也逐漸指向了只能分離一途。

Photo by Sunil (CC 2.0)
Photo by Sunil (CC 2.0)

與S分開後,我像彌補心態似的,嘗試尋找不同的女人感受進入她們的滋味,像要把從認同以來對上人的練習額度都填補到破表一般。S後來動了手術,把身體調整成她喜歡舒適的模樣。我和S依然偶而分享著對性的討論和經驗,她說要教我上人初心者的技巧,我問她為何以前不教我,她說害怕我要拿她練習。

所以妳很不喜歡我碰觸妳嘛?我問。我知道妳喜歡,所以我忍耐。她默默地說。

我一直以為互相取悅的性會是好的。我急著解釋。我不需要這種方式。她堅定的低語。

我以為妳接受妳的身體。我問。我被迫接受,但我不喜歡。像是終於說出口一般,我們都長嘆了一口氣。

那妳動了手術開心嗎?我再問。沒有什麼特別開心,那本來就是我該有的樣子。她說。

那妳現在會覺得自己是跨性別嗎?我疑惑著她的認同。不知道,應該還是女同志吧,或都不是。她聳聳肩。

然後我想到幾年前的F,是否她也是如此?因為我當時的不溫柔讓她說不出口自己的狀態?還是因為我們都年紀尚輕,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我那時單純的以為,我們因為穿著相同的內衣,所以看待身體的方式應該相同。我想這樣被對待,就以為她也喜歡這樣被對待。這一切其實沒那麼簡單,每個人怎麼看待自己的內在與身體差異,竟比貼身衣物的選擇還要多元,我終於明白。我又想著如果我跟S還在一起,我可以接受她的轉變嗎?我對她的慾望還會一樣強烈嗎?Can I love her/him just the way she/he is??

我不知道。

我們終究沒有緣分來一起學著面對,我當然也沒看過她轉變之後的身體。而生命帶我們走過的那些經歷,總幫我打開不同的窗,學著在面對那些彼此的差異之時,如何微笑理解、如何溫柔以待。然後我們會帶著這樣的體認,往前尋找下一個,讓我們願意努力學習的人。

5 Comments

  1. 謝謝你的文章,謝謝。雖然我們從來沒有談過這個話題,但因為你的這篇文章,讓我覺得好像以往一直讓我覺得是一種背負在身上的罪孽的東西,終於被釋放了。謝謝。:)(好想現在抱著誰痛哭一場喔!XD)

  2. 我太晚看到了你是否已經哭完了XDDDDDD。我們身上都有背負些甚麼,人生的旅程可能就是要我們學著把這些東西釋放吧:)我也要謝謝妳,是看到妳的文章很有感觸才想到這些,也才有勇氣多寫些甚麼!

  3. 謝謝妳的文章!看完了眼眶早就紅透了,雖然是上一段感情了,但是一直以來沒解決的問題因為不懂得如何開口如果面對,妳的短短幾句話就說進心坎裡,也許早點看對於上一段感情到也會有不同的反應了!但是依然的謝謝妳,打出深深在我內心的那些話,不懂得該用甚麼文字去訴說的話,也讓我更懂得自己的想法!
    謝謝妳!

Leave a Reply to lala uco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