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Cuba Libre 自由古巴

原本我要刊出的是另外一篇文章,但是就在2012/3/28,台灣的都更史與民主史上發生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導致我臨時更換了主題。

士林文林苑都市更新,政府強拆王家一案,依據的是都市更新條例三十六條,所遵循的是多數決,現行法律訂出只要超過依定百分比的住戶同意,剩下的不同意者不得再有拒絕的權利,以建商估價為準,可強行要求轉換土地權利,甚至,在士林王家一案中,政府介入,動用警力,強拆。請注意,這不是一個為了公共利益進行的土地徵收,這是一個私人建設公司所進行的建案,只是符合政府都市更新的要求,也提出了都市更新的申請。

可是士林王家在主導此一都更案的樂揚建設舉辦兩次公聽會期間,既無收到通知,也無出席,早在舉辦公聽會前一年,王家已向建設公司表明希望將祖地留給子孫,拒絕參予都市更新,王家兩棟獨棟房子的現況也並非迫切需要更新的危樓、破舊老屋。當王家用未收到通知這點質疑程序正義提出告訴時,最高法院說,如果公聽會通知書採到達主義的話,「則公聽會之舉辦將曠費時日,而陷整個都市更新程序延宕至不能進行之窘境,顯失立法之原意,故關於公聽會期日及地點之通知,應採發信主義…至於應受通知者實際有無收受該通知在所不問」。(判決書P.13)於是王家在這個主張程序正義的上訴裡,敗訴了。

沒有人合理懷疑那一封封地址錯誤、有塗改、有根本不存在的管理員蓋代收章的通知書,是建設公司為了規避早已拒絕他們的王家所採取的策略。至少,沒有一個有權利定奪王家生死的人,沒有一個有能力主張正義的人,”合理懷疑”。

為什麼王家的拒絕不被當成一回事兒?我們的都更法令難道沒有規定要尊重人民的拒絕嗎?實際上是有的。都更自治條例第14條第2項規定,相鄰土地及其合法建築物所有權人表示不願加入都更,主管機關應予尊重,那麼王家又為甚麼沒被尊重?因為王家的土地是畸零地,依法不得單獨興建,所以不得拒絕被納入都更。看到這裡,王家好像是錯了,那王家現在土地上的房子難道是違建?

圖片來源:MyGoNews
文林苑。圖片來源:MyGoNews

不,他們有土地和房屋的所有權、產權,畸零地的其中一個定義,是四周有空地或未建築完成的房子才叫做畸零地,王家是畸零地沒錯,可是依照〈台北市畸零地使用規則〉第6條第4項,王家雖然是畸零地,但「地界線整齊,寬度超過第四條規定,深度在十一公尺以上者」,無礙建築設計與市容觀瞻,工務局得核准建照,所以王家的地是他們的,房是有照的,這種可以請到建照蓋房子的畸零地,業界多半稱為小基地,是蓋不大,不是不能蓋。如果這個建商願意,大可以避開王家,偏偏他們運用了專業知識,咬住畸零地這一點,讓王家拒絕不了。這個遊戲一開始憑著的,就是建商的用心,和政府的良心,很明顯,這兩者都不存在。

有關文林苑都更案四周道路實際上不符合消防法規規定應為四米以上一事,政府卻網開一面,甚至台北市政府消防局災害搶救科股長林弘崧表示,目前消防局所採用的最大型雲梯車,寬度僅不到3公尺,所以「3.5公尺寬的巷道,還是勉強可以讓車子開進去」。白紙黑字的消防法規,說明這案子有地方違法了,建商沒事,甚至還拿到消防容積獎勵;白紙黑字的都市更新自治條例,卻讓台北市政府說他們「責無旁貸」,出動公權力強拆王家。

我以為,政府有居中協調的義務,不以為,政府有強拆民宅的權利。

更何況,這個建案不能避開王家的理由,不是因為王家不能留,而是因為民國九十八年建設公司已經賣完了預售屋。改圖所要付出的,是龐大違約金,和建案基地縮小,導致容積變小的損失,不改圖,犧牲的只有小小王家,一介愚民,連保護自己都做不到。讓遷出的三十八戶蒙受損失的,是建商,不是被稱作是「釘子戶」的王家。

小時候老師告訴我,法律不但要遵循多數人的決定,更要尊重少數人的權利;法律的強勢,目的是保護弱勢者。比如,民法規定,買賣不破租約,因為房客是弱勢,不能因為你房屋有買賣,就逼迫房客放棄他的權利。台灣的法令是否在我們不知道時悄悄變得不一樣了?還是執行的人詮釋不同了?

士林文林苑都更案,民國一百零一年三月廿八日王家被強拆一事,寫下台北都更史新的一頁,寫下台灣民主史新的一頁。從今以後,我們的政府只是放學路上搶劫你的小流氓,背後的財團大哥號令一聲,他們就可以叫你交出你口袋裡的所有,而且這不叫霸凌,這叫依法行政。如果你抗議的不夠用力,沒有流血衝突,沒有以死明志,他們還會說,過程平順是好現象。這是廿八日強拆王家,大批警力又拉又抬出聲援王家的學生、社運團體人士,將怪手開進民宅後,台北市長郝龍斌的評語:「今天整個執行公權力的過程還算平和順利,我覺得這是好的現象」。

Queerology 以性別相關議題和討論為主題,這篇文章與此無涉,可是絕大多數的作者(至少在廿九日凌晨我臨時決定要以這篇文章代換原本已寫好的文章時,有看到決定的作者)都支持我刊出這篇與性別無關的文章,謝謝你們。

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幸福的,幸福到沒有發現,某部分的自己可能是弱勢,比如愛上一個同性,你就可以被稱為同性戀;不認同自己的性別,你或許會被認為是跨性別;所有不影響他人權益的事情,都可能因為你不站在多數裡面,變成該死的事情,當這些事情還沒有變得該死,你不會發現原來你也是弱勢,更可怕的是,多數可能只是被不弱勢的少數操控著。

死了一個葉永誌之後,重視多元性別的聲音變大了,可是民主、公平、人權、正義這些難道必須靠著屍體來推動?

或是,屍體也不見得推得動?

德國牧師Martin Niemöller曾經為了納粹屠殺猶太人,寫下了一首著名的詩:
起初納粹黨人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今天看到自己的孩子在王家現場抗爭的父母們,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想,會不會認為,孩子不好好念書,跑去抗議要幹甚麼,可是當有一天不公不義奔向我們來,如果這些孩子沒有學會公義,到底還有誰能替我們說話?我感謝你們的孩子,希望他們在今天抗議的過程裡平安,希望他們學到的不只是憤怒。

這篇文章行文匆促,和士林文林苑有關的內容,多所參考其他關心此事件的網路寫手成果,且描述此事件詳細過程不是本篇文章的宗旨,如有錯誤或簡化,請多包涵。Queerology 有許多讀者不住在台灣,希望藉由這篇文章,能夠簡單讓他們了解台灣這片土地上發生了甚麼糟糕的事。

如果你想更深入了解這件事情,google「文林苑王家」可以找到很多資料。facebook上有相關的聯署,不過我不是特別相信這個在私人企業網站上聯署的力量,如果你是台灣人,你可以寫信給市長信箱、寫信給總統,或是你可以用你自己的方法,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越多人知道,就是一種力量。

按照慣例要附上一道酒或菜,今天我想最符合這個情況的就是”自由古巴Cuba Libre”,古巴人過得不好,也不自由,所以把象徵自由主義的美國可樂加進當地生產的蘭姆酒中,在昏茫幻想一點自由。實際上可樂和美國也都不自由,了解事實總是繁雜又痛苦,可是是必要的痛苦。

Cuba Libre 自由古巴:
蘭姆酒 2 OZ
可樂 約180ML
準備一個杯子裝冰塊,將以上材料直接注入
新鮮檸檬汁則視個人口味添加,可用檸檬角或檸檬片裝飾

2 Comments

  1. 我也一直很震驚。不過民主的過程大抵像是生產,喜悅之前總有陣痛。希望民主這孩子之於台灣這母親,只是有點難產,而不是死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