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蘇陳的決定

蘇陳,我最愛的這首歌送給你,我找了你應該會比較喜歡的版本,這次換我播音樂給你聽。

收到祥的 whatsapp 時,我剛下班正在回家的路上。洛杉磯時間2/26 11:11pm,他說你出事了,還沒說詳情,我的心已經糾結。

如果你只是因為酒喝多了,出門在外遭遇不測,或是夜夜狂歡把身體搞爛了,甚至是嗑藥到神智不清,我們都寧可是如此地嘆息和擔心;但這次是你的決定,我們無法挽留,也只能接受。

但其實自私的是我們。若你活下來了,我們能為你做些甚麼?回想在你憂鬱/躁鬱的時刻,我們又曾為你做過些甚麼?

去年底回台灣,是最後一次見你。同是午夜時分,你見到我們在 facebook 上的打卡於是前來打招呼,還跟店家領了你寄放的酒,就坐在我的對面和大家寒暄。一個晚上可以去三四間酒吧,你就是這樣,像花蝴蝶般地不冷落誰,總是直白地問我現在交往的是男友還是女友。

祥說那是你狀況最好的時候。

我們是怎麼認得的呢?每年中秋在凌家的烤肉,身為鄰居的你總是受邀。起初我們並不熟捻,直到那回你以灰濛濛的眼神望著我說『妳這麼帥的樣子一定很多女生會喜歡』,讓我和凱文乍舌對看,當下我們三人才坐下來彼此坦誠,也成就了我人生裡空前絕後的『被』出櫃經驗。

你還會拍很好的照片。去澎湖的暑假我們才大二,你帶著相機細心的為每個人在沙灘上都拍了獨照,至今我都還記得大家在照片裡的青澀模樣。你總是貼心的為大家準備,肩上的大包包就像是哆啦 A夢的口袋,任何人需要甚麼,裡面都能找著;若不是最新的舞曲精選,就是上周誰才發行的 mp3,或是麥克風的海綿套、助興的鈴鼓、羽毛圍巾、麥克風腳架,你也一應俱全。

蘇陳,沒有了你,誰還想去 KTV?

多少日子,我們經驗了你試著對家人表態,你是同性戀,未果後的不懈努力;追求愛情,卻一直沒有聽到你的好消息;接著知道你有了憂鬱症纏身,開始服用多種藥物,開始流連夜店;幾年後加入熱線,也有活耀的表現,很是為你開心與驕傲;雖然失聯了些許日子,直到去年祥的婚禮再相遇,才歡喜地在 facebook 上重新連結。

Whitney Houston 離去的那天,你還寫下要她安歇,說是情緒和身體上的痛苦得以因此消逝。如果這是你的依循,那你也得這麼做。

回頭看,你是這麼樣的需要我們需要你,但我們都沒有好好珍惜你。蘇陳對不起,我好傷心,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你,我很喜歡你這個朋友。而現在,只能透過文字,和不斷落下的眼淚,試圖描繪我心裡對你的不捨與回憶。我希望最後的那一刻,你沒有遭受痛楚,也沒有遺憾地睡去。

面對你的決定,我們都很無助;然而欣慰的是,記憶中的你帶給我們的都是愉快的畫面。其餘的,我都不記得了。

R.I.P. my friend, we love you, and your goodness will be always remembered.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kevin Lin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