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FUNKY, FUN KEY

台北市杭州南路與忠孝東路口有著這麼一間享譽國際的GAY BAR – FUNKY,FUNKY在那個保守的年代並沒有屈服於異樣的眼光或被打壓,倒是這十年裡我見證了這個隱形招牌轉變成為金字招牌,也由於同志市場大,後來很多女藝人都愛來FUNKY沾個邊,但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道理,說甚麼對同志友善就會變紅甚麼甚麼鬼的,雖然我也去參加過溫嵐的發表會,還偷摸了一下dancer的肌肉,但不代表我喜歡FUNKY這種轉變,是說,下禮拜周末黃小琥還會去哩! FUNKY你真的是個始終如一的酒吧…。 

 

在那個全盛時期的FUNKY,沒有區分是所謂的阿妹仔的天下或是型男哥的靶場,只要你是男同志,每到星期五白天大家早已約好晚上的局,或是連玩五六兩天也大有人在,沒有去過或很少去的人一定會被身邊的朋友給數落一番或是熱烈排擠吧! 我大概已經有將近兩三年沒再去過了FUNKY(以下簡稱方),於是乎上禮拜我回”娘家”了,不再像從前總是會跟朋友擠進酒池肉林的舞池裡尋歡作樂(誇飾法),這回,我倒只是靜靜的坐在場邊細數這過去十個年冬裡有多少的故事與回憶在這裡被翻攪著。
Funky
上禮拜六晚上十點半,天空是下著毛毛細雨,風吹來是會讓人汗毛豎起的溫度,在前往方的路上我已經跌入了回憶裡,縱使路過的些許建築物已經改變,咖啡廳也貼出大大的出租字樣,不變的是我會頻頻的看著手錶,然後加快速度甚至小跑步,為的就是要在晚上11點以前進場蓋到章,說穿了也是為了只想花200元的入場費罷了! 那晚我提早到了,驚訝也跟著開始呼我巴掌了,這…通常在方的一樓騎樓裡一定會有很多人,在最盛況時排隊人潮可以繞著建築物在排,而非那種在排雞蛋糕的隊伍,今天竟然…,竟然只有我一個人在遊蕩著,不誇張,以前沒甚麼人排隊的話也會有些許人在騎樓抽菸聊天等人之類的,那天完全不復見,我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了?!

其實我心裡有底,只是還不願意想看見這麼難堪的方,但是待在裡面的三個小時內我反倒是被安慰,被FUNKY安慰著。 雖然生意已經被瓜分掉很多,尤其以東區的一級戰區最甚,那裏就有三間強打著我們的酒最濃,酒保最帥以及客人最優的廣告,不可否認我也曾流連過LA BUCA,但是相較之下卻沒有方來的讓人感到親切或是有趣,至今我仍對東區戰區感到質疑,究竟是甚麼因素可以把客人都拉到那裏去了? OK,這不是我這回討論的重點,拉回來。 那一天方的外國人算多,是唯一比較特殊的異常狀況,然後那天還有一個參加過超偶的男生在卡拉OK時段裡硬是唱了三首歌,也算動人好聽,也值回票價? Anyway,雖然每次都會罵台上的陌生人說唱歌難聽走音甚至品頭論足一番,結果還是喜歡聽的,也喜歡看的!

時間到了12點半的happy hour,場面人數已大致底定,人數大概是我以前禮拜三去看到的人數而已,我邊喝著買一送一的酒,一邊跟我朋友苦笑著說: 好要哭了啦! 以前那種要進舞池進不去,要看人看不到,要前進進不了,或是有時想要和看上眼的人故意的以全身身體面積來跟他借過,今天都沒有了!沒有了!

FUNKY的故事說不完(不是風流倜儻的故事喔!),感嘆也道不盡,但我真的很開心在我當同志的這段時光裡能有這個酒吧的存在,不過我想更重要的是當時陪在身邊的每一個朋友,曾經是男朋友的,曾經是曖昧的,曾經是搞笑死黨的,曾經是固定班底的,曾經是酒國扛霸子的,曾經伴我失戀的,曾經一同慶祝的,FUNKY對我這個單純的人來說(好敢說自己單純)都已經這麼刻苦銘心了,每每想到方,腦海裡就出現一大堆很芭樂也很high的中文歌,甚至有一首邦喬飛的英文歌-It’s my life也能榮登同志尖叫排行榜,恭喜之餘還是會覺得幽默想笑,更機車的還有一代女皇…武則天,真是莫名其妙吧! 哈哈哈!

這不是一篇廣告文,而是僅僅身為一個同志的多年深切感受,雖然我們不能嫁出去,但我們還是能時常回我們自己心目中的”娘家”,抑或是讓自己找到一把快樂的鑰匙。

8 Comments

    1. 真的嗎? 我只去過一次t吧,好像大家都純聊天為主~(很久以前的年代去的)
      原本想聊聊更多上次在方看到的趣事,像是跳舞的事情真的很好笑…. 有機會再跟大家形容吧!
      但百聞不如一見喔! ^^
      歡迎回娘家~ 好娘歐 HAHA

  1.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去闖關是高二的時候,根本不滿十七歲,想當然爾被硬生生擋在外面。後來去了幾次,也見識過你說的動彈不得的盛況,也去過小貓兩三隻的場面,和酒保與身邊的酒客閒扯。現在只能感嘆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