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

愛,就夠了嗎?

年紀越大,對於所謂理想伴侶的追求也越顯疲態。不要說是追求了,就連幻想、假想、設想都懶。

小時候總覺得,我的對象一定要多高多帥、聲音要多好聽、談吐要多得體、思維要多成熟,還要有藝術性、好品味⋯可能是多年來不斷「向下修正」的結果(內涵比較重要啦、至少要有幽默感⋯)抑或是自己和自己不斷妥協(只要對方真心愛我就好⋯),我漸漸放開那份執著,於是某一天連「白馬王子」的概念都捨棄了。

從現實角度來看,即使心裡有個完美形象,每當遇到新對象不免都會以此標準錙銖比較,不僅搞得自己彆扭、每一舉手都要一再想自己是否真的會開心、是否真的能安於這個不完美的現實;若進行順利,自己是否能夠不再多看其他更好的對象。再者,堅持原則的要是遇不到接近那完美標準的人,就要守身如玉(可能)一輩子嗎?

這麼多年在情場中打滾,和歷任前男友們對手磨合,越琢磨越顯真切的道理只有一個:carpe diem。相信看過電影「春風化雨」(Dead Poets Society)的都知道這是什麼意思:英譯為seize the day,中譯為及時行樂。要貫徹這個座右銘,我歸納了幾點前提:

一、體認「萬物皆有盡」:
Everything ends。不論喜樂愁苦,事物總有終點。此指形式上、或實體上的終止,如分手、死亡等。其他心理的、或形上的影響,如回憶、內化性行為等,都是副產品。

二、體認「天理循環」:
屏除道德意指、或佛家的因果論,這真理其實就如道家所指的世事常變,但總有循環。有結束就有開始,有起就有落。說穿了,我們的一生雖說是在追求快樂,其實也是在追求痛苦。

三、再生的積極態度:
體認到前兩者後,真正頓悟想超脫的人應該就出家了。但剩下的凡夫俗子們要如何自處,就靠那源生不盡、永不放棄的積極觀。形式上的終止與情緒上的痛苦大抵是世間最普遍的挑戰,坦然接受之後,還需如打不死蟑螂般的積極才能浴火重生。

v1.bTsxMTIwNDgzNDtqOzE3MDYzOzIwNDg7MTU5OTsyMTMy

為何這回我得寫這番哲學概論用參考書般的大哉問,全是因為幾週前和交往兩年的男友分手後有感罷了。

仔細數算,A是我這一生認定的第四個男友,也是我第一個年紀比我小的。一開始我們只是炮友關係,當時廿八歲的我並不想要穩定的關係,而他雖然想法成熟、熱愛五〇年代的老搖滾,卻仍不掩他眼角眉梢小我近九歲的實情。我自然沒有把他當成認真的交往對象。

兩、三個月後,於他發展出多一份的感情,並不是基於我自己想要個伴的心理需求,而是當時眾多玩伴裡就數他最特別,和蒙特婁滿街遊走的、只看外表、貪戀短暫而無意義的歡愉的男同志們有所區隔,(註:蒙特婁有著北美州數一數二出名的同志區(gay village),也是大家口中的”Sin City”。)但還是不足以讓我動念。無奈此時,一次和某個墨西哥籍相識的朋友閒聊引出一場風暴。

我們發現A同時與我們兩人都是炮友,我完全不以為意,但極年輕且純(蠢)情的墨西哥友人「自願退出」這場根本無名也無實的「三角關係」,我再三婉拒他還是一意孤行;之後的兩週友人都拒絕和A會面,導致最終A上門來與我劃清界線。於A而言,似乎酸葡萄才是甜美,而我自從和友人會談後便已作好走到這一步的心理準備。(當時的內心獨白:「我都活到這把年紀了,還和你們小毛頭們演什麼連續劇!」)沒有什麼情緒波動,我們劃下句點。

他從我住處離開後,不到一小時,門鈴作響。A再度出現在我門前,眼眶泛紅,「想到以後再也看不到你的臉,我就哭了。」

我讓他進門坐下,整理思緒。他說他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受,心會抽痛;不是隨便找個看不順眼的人揍兩拳就沒事的那種不悅,而是從更深處來的、強大的情緒。我看著他,像看著個懞懂的大孩子,第一次體驗到某種比自己生命更浩大的感受,竟有種母愛油然而生。

他問我:「這是愛嗎?」我說:「我不知道。」他頓了一下,「我想我愛你。」他問,我們能繼續交往嗎?

大約一小時前,我心裡已經為這段鬧劇收尾了。但看著他,我想到將近十年前的自己,為著大我十歲的德國前男友如此癡情無悔。那段戀情即使最終不歡而散,我卻永遠感激,因為他讓我見識到我小小的一顆心能產生撼動山河的能量、能像多重人格般在彼此間周旋晃蕩、能在遭受重創後療癒還原;是他讓我更瞭解愛是怎麼一回事。(當時的內心獨白:「難道這就是現世報?現在該我來當別人的導師了嗎?」)

於是我點了頭。在我點頭的同時,在我腦海裡的某個角落閃過了「萬物皆有盡」的念頭。於是我決定我要趁有限的時間給他我的愛,我要接受他的每一分毫、不論好壞,我要認真地看著他的雙眼、毫無保留,注視著最真實的他,不讓任何扭捏虛假來浪費我們的時間。

這樣子過了兩年,我們來到了真實的盡頭。我們分手的根本原因是彼此對兩人關係走到了一條難以再交集的岔路:他需要一段開放式的關係,而對我而言那並非必要。或許是年紀的差別,或許是本質的不同,最終都無所謂;心痛會過去,傷口會癒合,最重要的是那份愛已經在那段時空裡永遠留存。

反覆思考這段感情的來龍去脈,此刻我再問:「愛,就夠了嗎?」我說,在那些心靈最真切的、彼此最赤裸的時刻,有愛真的就夠;不論在逝去後的多少年,那份愛都會是如此真切,像真空瓶中的一朵玫瑰,即使再無法親手觸碰。

3 Comments

  1. 沒錯的,追求愛情也是追求痛苦的開始,但也是一次又一次重生的開始,
    我覺得我現在好多事情都慢慢看得好開喔我…
    歐蜜陀佛

Leave a Reply to 沐川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