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生活

On your mark, turning 30

大抵兩三禮拜以前,臉書牆上如野火似地分享一篇名為 『三十而立』(註)的文章。趁上班打混的空檔,我看了不只一次。第一次匆匆掃過,第二次捧著茶拿鐵細細地看了,回去想了想,又看第三次。

二十二歲時,以為生命束縛了我,所以一意孤行往某個方向走去。二十四五六很快隨之來到,撞上人生谷底。好多時候,坐在那間破爛的大房裡,透著打不開的窗戶和冷氣的呼吸,揣想我如何把自己逼來這死胡同,又要去哪,能去哪。二十七八, 和其他人一樣嘗試追逐生活裡的某些穩定,不外是渴望且保有,一份稱心固定的工作和一段長久的關係。工作容易,而所有牽扯到情愛的耳語都太複雜。

掙扎著保持平衡,依然時常摔得滿身傷。『沒關係。』輕聲安慰自己,如是說著。再壞,也沒有那段日子糟。比其他人幸運,謀得一職,誤打誤撞地留下來,還是急躁地處處想要證明自己。我會說英文,我也會寫英文,真的。對自己催眠五千四百七十一次,依然克服不了偶爾隨機出現的挫折。為了證明,人生的所有項目皆需得分上壘,工作地沒日沒夜,玩樂也要沒日沒夜,女人自然越多越好。一覺醒來,記不得她是 Lea,Laurena,還是 Leanna。

沒為了年齡數字節節迭升而煩惱,卻煩心達不到自己的莫名標準。蠢笨昂揚地說四年坐不上總監位置就要走人 (當時不知哪來的骨氣,現在也不想坐了:p),又陷在沙灘上,忘了怎麼起身 (南加的沙真溫暖~~)。看著好友居住在一段比婚姻更真切平穩的關係裡,也無風雨也無晴,看著看著都心慌。生活至此,卻沒能想過「以後」會如何,那概念如此模糊,卻無時無刻地隱隱刺著我,坐立難安。

好友問,妳究竟想要什麼呢? 想了半晌,『I wanna find peace with myself』,我們一陣爆笑,「妳知道那比升官加薪拿綠卡難上許多吧?」我點頭,喝了口她替我泡的熱茶,沒說話。

二十八歲的時候,有人同我說 『別鐵齒,三十撞牆症候群一定會找上妳,再怎麼自我感覺良好都沒用。』我笑笑搖頭,知道我們衡量年紀的方式不同。二十九歲的早夏,陽光的金色粉塵灑在石板路上,是一生最美好的時刻,她說 『不要擔心,所有妳想要的,最終都是妳的。』我像迷途孩子找到回家的路那般安心。

將滿三十歲的殘酷四月,把生活撥回原點,補滿對人事的好奇心,在晨騎途中享受理所當然的陽光,以及對未來許多年的期待。Hey, 30 is the new 20, and I never feel this ready for turning 30。

(註): 三十而立,是謂立志,我以為和經濟成就無大關係,更無需和年長或年稚者比較,立志是自己立志嘛。且如我這般自我中心,又旅美許久,三十歲的願望大概是天天騎車滑雪吧? (誤)

pic from: http://www.theminimalists.com/30/

——

D Yeh

網路購物重度成癮的過動女人。特喜海洋氣味佐暖沙,只有幾隻螞蟻的雪山,公路車與清爽的腳踏車專用道,以及華美的鞋。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