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身體

Bloody Mary 血腥瑪麗

據說一個女人一生會經歷四百次經期,這個數字讓我看到第一秒髒話盡出。從第一次月經來體驗到這是一件流血流汗毫無回報的事情後,我思考過無數次如何擺脫子宮這玩意兒。

畢竟經期間實在有太多事情不能做,游泳、泡湯、島嶼度假……種種寵幸自己的行為,都不適合帶著棉墊上陣,加上老娘實在是太討厭夏天來夾著一塊濕棉墊的感覺了,不只濕熱難當,想要乾爽點挑個不黏表面,竟然發現會在騎腳踏車時磨破皮?!

關於從哪裡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衛生棉條這東西的記憶早已模糊,但擺脫不了子宮就只能試著擺脫萬惡衛生棉的念頭,讓我查了好一陣子資料,決定有機會的話試一試。第一次用衛生棉條是大一那年的跨年(註),和朋友說好要去北投泡湯,經期湊熱鬧也來報到。為了不敗興而歸,西元兩千年最後一天,我在車站廁所試著使用這輩子第一根衛生棉條,台北車站人滿為患,瀰漫著尿臭的公廁,我小心翼翼不碰到周圍任何自己之外的東西,將像是一發子彈的棉條拆膠膜、展開線、推入體內,聽起來步驟並不難,老娘也不是沒做過愛,吸一口氣將棉條塞進不疼痛的情況下可進入的程度,褲子一穿就上路啦!一跨上摩托車我就知道大事不妙,X的!說明書上指的”無感帶”到底在這宇宙裡面的哪個地方?總之肯定不在那根衛生棉條在的位置。帶著異物與疼痛感,我從台北車站騎車一路到北投泡完湯,再從北投騎回當晚要住宿的三重,才終於能夠卸下那根微小的重擔。當然,本人是鐵打的漢子,沒甚麼能夠阻擋我解決生理期的不便,又經過十次革命,終於給我找到那個謎樣的無感帶,從此以後經期能影響我的,只剩下隨時變身為”打的路人滿地找牙暴躁女金剛”的脾氣了(謎:好像經期不來時脾氣多好似地,哼)。
在那個台灣只有一種衛生棉條品牌選擇(嬌生OB)的年代,導管式全要靠人從國外帶進來時,想要用衛生棉條,一來資訊不足,二來要獨自對抗對自己身體的不了解。從我的慘烈經驗起頭,到哪個誰從國外抱回了一盒導管式衛生棉條,當時一狗票好友們全換成使用衛生棉條,大夥兒又拖著朋友介紹試用,到底是哪來的分享精神與勇氣,至今真是想不起來了。據說有個不成文地下調查,女同性戀對於棉條的接受度比較高。或許在情感路上能夠做一個重大選擇,會讓人學會做選擇的勇氣。曾經對不敢使用棉條的朋友百般說服,發現好幾個和男友早已奔回本壘的女生對使用棉條百般排拒,連試用都不敢,年輕氣盛的我總說:「難不成你男友的小弟弟比棉條還細?」看了queerology的文章“Can I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我驚覺這句話多麼粗魯無禮,幸虧當時大家都年輕單純,打打鬧鬧也就過了。

當時疑惑的我詢問她們不敢嘗試的原因,發現多半是手要伸進體內很奇怪、東西放進身體裡感覺很詭異。不過時間從我發問到現在已經過了十年,女性衛生用品的現狀也有所不同,或許當初不敢使用的人可以重新考慮。手放進身體裡的問題,台灣目前已進口蘇菲衛生導管式棉條,也有號稱台灣棉條教主凡妮莎的國內品牌(以色列代工)凱娜導管式棉條,當初若是為不敢使用指入式棉條,又懶得大費周章從國外弄導管式棉條回來,因而打退堂鼓的人,可再放膽一試。至於深怕碰觸自己身體,或怕會有異物感的人,我只能用使用者的角度推薦,棉條的異物感在正確放置情況下,絕對比吸飽血的溼熱衛生棉低多了,但尊重自己身體的感受是愛自己的第一步,無論如何都不敢、不願嘗試的人,你是幸福的台妹,台灣衛生棉的品項多如繁星,連外星人大概都找得到喜歡的型號。

總之我很開心台灣也能簡單買到導管式棉條,希望每個女人都能在愛自己的路上,保有開放多樣的選擇,傾聽你的身體,而不是一味聽別人說、在意別人怎麼看你。我一直認為,寧可是自己的暴君,也不要是他人盲目的群眾。

講到血與女暴君,各位看倌應該猜到我要介紹什麼調酒了,沒錯,就是「血腥瑪麗」。

這杯酒是1920年在巴黎發明的, 名字讓人聯想到燒死約300名宗教異端人士的英格蘭女王瑪麗一世,不過實際上這杯調酒的酒精濃度不高,蕃茄汁又富含維生素,往往被宿醉的老手當作解宿醉的「回魂酒」使用。

圖片來源:liquor.com
圖片來源:liquor.com

Bloody Mary血腥瑪麗:
Vodka 伏特加 2oz
Lemon Juice 檸檬汁 1/4oz
Tomato Juice 蕃茄汁 1can(加滿杯子為原則)
Worcestershire Sauce 烏斯特辣醬油 3drops
Tabasco 5drops
Black Pepper(現磨為佳)

杯子加滿冰塊,放入伏特加稍攪拌,加入剩餘材料,最後撒上現磨黑胡椒,有的酒吧會以略對剖過的芹菜架在杯緣裝飾,喜歡與否見人見智囉!

「血腥瑪麗」其實有加強版稱為「血腥凱撒」,用蒸餾後幾乎未稀釋的伏特加(最知名是生命之水,濃度次高是巴爾幹)替換一般40%的伏特加,並以蕃茄蛤蠣汁(國外有瓶裝,稱為clamato)取代純蕃茄汁,其它材料相同,用搖蕩法作成馬丁尼,喝起來也不賴,嗨更快!XD

註:國外教導如何使用衛生棉條的時機和使用衛生棉相同,就大約是我們上健康教育十四章時,我不知道因應少女初經平均年齡提早來到,他們有沒有提前教學啦!不過對他們來說,棉條和衛生棉都是一視同仁的女性生理期解決方案。台灣女性則多半是成年後自行搜尋或意外得知關於衛生棉條的消息。除了衛生棉條被列為醫療用品進口困難之外,處女膜問題也在棉條使用上被廣泛討論,我個人是不鳥這個東西,不過在意的朋友也可以三思。(在意的朋友理論上應該讀不下這個部落格啦:P)
凡妮莎的部落格有許多相關討論可以參考。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