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

鴨子

如果說叫聲像鴨子,走路像鴨子,長得也像鴨子,是不是就是鴨子?

我也這樣以為,直到我發現我的叫聲可能是「哞~~~」

誰不想要一生一世,誰不想要安定的情感呢?小時候那些不曾成功的感情,更是讓我深信其實我跟大家都一樣,期望兩個人可以一起規劃未來,一起牽手走一輩子。

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叛逆期來的特別晚,又或是有些事情不到那個懸崖邊不會知道,大家都以為我可以有一個一輩子的情感,也許甚至連我自己都以為我想要跟我小時候想要的是一樣的。但在最近才發現其實自己並不是一個可以承諾的人,看到同志朋友結婚會恐慌,也沒有辦法認真的去思考和自己枕邊人可能會有的未來,似乎是腦子一想到那一部分就會自動當機。

那種感覺,大概就像是有一天發現其實自己是個男人一樣驚訝。(喔但我想我對於我是女生這件事情應該不會再有什麼懷疑了。)於是我發現自己也許是一頭牛,而不是一隻鴨子。於是我對自己承認,其實我有承諾恐慌。

我想這件事情跟男生女生同性戀異性戀並沒有太大的關聯,不過在談戀愛然後互相認定之後,我開始會想,感情到底應該會走到哪裡去。當然,結婚和有自己的小孩會是一個選項,那也是我一直支持和這個社群持續在努力的過程。但如果是那些仍然沒有把這些選項考慮進去的人呢?甚至是即使不考慮結婚也不考慮一輩子的人呢?一段持續中的感情應該要往哪裡走去?

認真回朔起所有感情剛剛在一起的時候,其實都是當下最合適自己的情感,而十年二十年的過程中,每一個人生的過程在不停的變化的時候,兩個人要怎麼樣繼續去走下去。磨合期應該不是只有熱戀期需要,也許每一個不同的階段都需要,甚至是我想,承諾的恐慌是不是只有不同的階段會產生,也許五年之後我會需要並且願意承諾?從牛回到鴨子來繼續找尋屬於自己的池塘。

於是一個披著鴨皮的牛(聽起來為什麼這麼搞笑),繼續尋找屬於自己的池塘。哞~~~

——

Raggae

我想我是批著人皮的火星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