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愛唷

過去這一星期台灣出現了兩則女同志的社會案件,一件是發生在花蓮的未成年青少女同志持刀揮向她的男性情敵,另一件則是中壢的一名女同志因為女友劈腿男人而燒炭。前者的男性「小三」不幸身亡,後者企圖自殺的女主角則是幸運獲救。
看到這兩則新聞,身為交往過數個異女(到底是幾個大家就高抬貴手放小的一馬)的我,不禁感概萬千。以上兩則新聞的主角與我,都是女同志中的踢。我雖然未曾尋死尋活,但也曾因為感情困在人生的低谷。對於她們,或是其他缺乏資源協助的同志朋友們,我可以理解她們的困境,甚至對他們的苦痛感同身受。而每思及此,我便在想我們可以怎麼幫助自己?當我們在一段不健康的關係時,我們能夠想清楚自己想要的,勇敢溝通,然後進而提升兩人的關係嗎?當關係不再美好或難以延續,我們是否有勇氣說謝謝掰掰,為這段感情劃下句點,然後好聚好散?

我們的社會風氣與家庭教育缺乏情感上的教育。因此我們身邊或是社會上,總是發生層出不窮的感情事件。小則使人傷神傷財,大則危害生命。而同志之間尋找伴侶的相對困難,更加深了不健康的關係延續的可能性。記得我上段戀情瀕臨分手之時,我找來好友訴苦,當我淚流滿面訴說我多麼不想失去她時,好友一針見血指出:「妳只是怕找不到下一個吧!」
bki-20120910195138-1504149563

當下我的確想一掌掐死好友 XD,一點台階都不給我下是怎樣?要我跌死嗎?(可能吧)不過的確,那段戀情是苦多於甜,身為基督徒的異女前女友(大家就別再問我幹嘛跟她交往了)甚至邀約我一起進戲院看《我看見獸》(註一),我當下本著富有認同的女同志尊嚴還是嚴詞拒絕了。由此可見前女友與我實在是兩個世界的生物。不過因為我本人的不見棺材不掉⋯淚,我還是直到她變心愛上男人才認真面對:「再跟異女這樣攪和下去是不行的喔!」這個事實。
 
接著我痛定思痛:「我發誓從今之後只跟圈內人交往」!於是我開始了一段認識圈內朋友之旅。對我來說這是個漫長的旅程。我想很多踢都理解(好啦也可能只有我),從小我們就跟女生,而這中間有極大部份是異性戀女生混在一起,我們可以是姊妹淘,也可以是紅粉知己,更可以發展成情人。跟異女相處?我是行家。那「婆」呢?「不分」或「不想分」呢?雖然說大家都是人,但不知為何我只要一想到她們是我的可能對象,我就全身不自在,更別說當我面臨那些打量的眼光⋯⋯那大概是我這輩子最想當男人的時刻(大誤)。於是我總是躲入其他踢的懷中假裝小鳥依人⋯⋯XD
我必須承認十幾年前一開始進入圈子時,除了短髮的那些哥兒們我知道怎麼跟他們相處之外,哥兒們身邊的女生當然就是哥兒們的囉(對不起我完全沒思考到女孩們的主體性),我壓根不會去思考這些女生的認同,直覺假設她們是異性戀吧。我也不認為她們會是我的對象,因為「朋友妻不可戲嘛」(看官別急著丟雞蛋,這廂我自己邊寫也邊翻白眼啊)。總而言之,我不知道怎麼跟婆相處!更不用說發展出感情了。於是我一直在異女圈,也就是我舒適的生活圈裡打滾,交往了一個又一個異女,忽視認同議題,直到與前女友分手,才終結我的異女交往史。
 
另一方面,我以前也不喜歡問跟踢在一起的女生朋友對她們自己的認同。當時只是一股直覺,從未深究過原因,現在想來,除了自己一味的忽視認同的重要性外,還是一股對自己身為同志一事的逃避心態吧。即使我大學時認識現在的婆好友,她讓我真正認識一個有「婆」認同的同性戀長甚麼樣(好啦很),並且體驗到一個會喜歡「踢」這種生物的女人是真正存在的,不是只存在在張娟芬寫的《愛的自由式》(註二)裡。但我還是遲遲沒有主動多去認識婆的動力與想法。(原因如上述)我想我潛意識害怕著婆的侵略性,害怕著婆想要看穿我的那眼光。並且對自己很沒有自信。
 
要承認自己的恐懼是非常痛苦的,而要面對它又更加痛苦。記得大學時上表演課,學的是方法演技,找到自己的內心恐懼是某一堂課的練習作業。那時正在失戀(怎麼又在失戀啦吼)的我,還有幸跟當時的前女友一同上課,那個學期有多折磨人就不用說了,重點是我真切的感覺到自己對於不被「完全接納」的恐懼,大到幾乎是逼近生死交關的強度。所以我說,某程度我可以理解情殺事件的主角心情,因為當人的恐懼被觸發時,是很有可能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來的。幸運的是,我擁有更多資源,諸如身邊朋友的支持、參與社群獲得的認同感等等;而來自中部的我更瞭解城鄉差距造成的資訊不足情況下,沒有足夠情感網絡支持的同志朋友更容易走入死胡同,造成終身憾事。
 
其實親密關係雖是兩人(或以上)的事情,卻更能成功地建立在我們是否夠瞭解自己的需求與行為模式之上。夠瞭解自己的人,往往能夠經營較為健康的關係。而在靠近彼此的過程中,也會更加瞭解自己,(希望也能夠更瞭解對方囉)。 單身有單身的快樂自在,不需要牽掛別人,或是喬schedule喬到內褲都快掉下來,也省去費神吵架/冷戰/猜忌/賭氣等等令人血壓狂飆的鳥事。但美好穩定的關係可以讓我們有多快樂我就不多言了,畢竟這是人類的基本需求。


(以下呼籲只針對踢們,其他認同的朋友搜哩啦!)所以身為踢的大家,在競爭激烈的圈內,有好貨就要快搶,別害羞別遲疑了,人生只有一回!幸福要自己去爭取跟把握!像我這樣臉皮薄愛面子又重事業懶得花時間把馬子認識對象的熟踢,都想努力抓住青春的尾巴了(應該只能抓到幾根毛)。各位年輕力壯的孩兒們,趁著年輕有姿色(無誤)時,多多戀愛吧,好好認識自己,然後盡情歡暢吧!人不瘋狂枉少年啊!!!(但快別瘋狂到動刀動槍好嗎please
 
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好奇我是否成功踏出與圈內人交往的第一步⋯⋯有的話答案下個月再揭曉好了。XD

 

註一:《我看見獸》為2007年台灣導演劉議鴻的長片作品。故事敘述一對基督徒女同志情侶以不同的方式向上帝臣服並且承認自己犯了同性戀的罪。兩個人最後都看到上帝派來的野獸向她們轟隆隆地奔跑過來,獸角上面還綁著「走出埃及」的旗幟⋯⋯(我必須要說我光看電影簡介文字都生氣XD 所以如果我就亂寫故事大綱!!!(呈現任性)好奇的人請自行股狗,感恩合十)
 
註二:《愛的自由式》為著名文化工作者張娟芬所著,2001年出版,是台灣第一本經過作者詳實的田野調查之後,以生動的文筆寫出許多女同志生命故事的精彩好書(副標題為:女同志故事書)。當年連認同緩慢的我在老家書架上也放了這麼一本書,期待哪天我媽心血來潮拿起來翻一翻⋯⋯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