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那時候我們相信永恆。

『出道』的時候,我剛好18歲,身為一個從小交錯看愛情動作片和充滿翻滾情節言情小說的女同志來說,對愛情的想像卻很簡單,就是『我要一輩子跟讓我快樂的人在一起』。那時候,我們相信這秒的親吻和激情,都會持續下去,心會永遠為彼此跳躍;身邊的這個女人,會跟我一起面對重重壓力,直到生命的盡頭。那時候,我們都相信永恆的美麗。

永恆的幻想像肥皂泡泡般破滅,在初戀女友說不出口我們是同性戀之時,也在我情不自禁吻上另一個女孩的唇之時。生長在台灣的填鴨式社會裡,沒有人教我吵架要怎麼和對方和好,怎麼用對方喜歡的方式來表達愛與關心,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尋找自己想要的什麼。我們學習上一代用管教約束和『我覺得這樣對妳好』的方式來愛人與被愛,然後一次次地發現這的確不是我想要的。

然而,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我用一段段的曖昧、情人和床伴交錯的關係來尋找我的想要,重複著欣賞、看對眼、試探到交往,然後再從毫無理智的熱戀、爭吵不斷的磨合、平淡無奇的安穩到下定決心的分手。療傷之後再重新對未來充滿期待。it is my repeating life.

時間久了,次數多了,也不得不開始思考:到底是誰告訴我,這世界上有永恆的?如果我在追求一個不存在的東西,失望是否為必然?

然後我開始觀察那些看似正在走向永恆的伴侶們,不管他們是異性戀或同性戀,我發現總有一些共通點(優劣並陳,歡迎挑戰):
1.她/他們願意為彼此妥協自己的人生。
2.她/他們有共同的責任義務而難以分開,如:孩子、合夥、房貸等。
3.她/他們生活常在我看來真是平淡無比。
4.多數的性生活都有下降的趨勢,有些甚至幾乎無性,或轉為開放式關係(刻板印象中以男同志居多XD)。
5.她/他們的永恆並不美麗。

到了最後,我才發現不是永恆不存在,而是美麗的永恆不存在。我心目中美麗的定義只存在於童話故事或偶像劇中,公主與公主雙宿雙飛之後,沒寫出來的是她們會因為誰煮飯誰洗碗開始,吵到妳是不是不尊重我的主體意識;沒演出來的是當初的一秒都等不了的慾望、天雷勾動地火,最後會變成妳給我去洗澡不然不能上床做愛。美麗與永恆幾乎是一個相互違背的概念,像太陽與月亮、北極與南極一般。煙火之所以燦爛動人是因為在那瞬間的閃亮,而深夜門口夜燈雖微小不引人注目,卻能為妳指引回家的路。當初最純粹的愛,開始加入家庭、認同、工作、未來、經濟等各種不同的元素攪拌之後,永恆的模樣,也就開始模糊了起來。

圖片來源:www.5719.cn
圖片來源:www.5719.cn

在走過女朋友沒有認同、性生活沒有高潮、對方不能跟家裡出櫃、對不起我還沒準備好繼續去愛、和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各種分手狀況之後,我也逐漸接受永恆真的不那麼美麗,甚至可能會經歷醜陋、令人害怕、不知所措、與互相傷害的階段。抑或是,我追求的一直是燦爛的煙火,一瞬的火花碰撞和那純粹的最初的愛?我還在思考,也還在尋找。但最後,我依然相信終有一天,我們都會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然後獲得平靜。

20 Comments

  1. 寧靜致遠,真的是一點也不錯。我的第二篇文也有稍稍從另一角度講到相同的發現。任何一段關係都需要經營,every relationship takes work,而那個work也不外乎是不停打破完美的口號、自我修正目標、放棄原先理想的過程,唯有兩人(或多人)不斷有意識的溝通和磨合,才有可能致遠。

    1. 多人太可怕了,以女同志綿密的溝通過程,除非大家不上班不上課才有可能(我試過了所以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XDDDDDD)我有看到那篇,I love it so much~~~完全說出我的心聲!

  2. 今年受邀參加 NYC gay parade 的嘉賓,包括了去年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後,第一對登記結婚的 lesbian couple,Phyllis Siegal & Connie Kopelove。去年大約這時候,Phyllis 76 歲, Connie 84 歲,Connie 已經不良於行,照片裡,Phyllis 彎下腰擁抱著 Connie。他們已經在一起了 24 年(驚!)。

    我也不怎麼相信嘴上說的永恆,但是每次 gay parade 的時候,看著互相扶著對方的手參與遊行的 gay couple,站在車上接受大家的歡呼,我就忍不住熱淚盈眶。

    附上一張我覺得很美麗的圖:
    http://tinyurl.com/78hocyl

    我們都加油。:)

    1. 嘴巴上的永恆不是真的,但不說卻又永遠看不到這條路的盡頭在哪裡的感覺呀…..妳知道84歲時在一起24年是60歲交往的(對不起我不應該問一個博士數學問題XD),這是否代表我還要等個30年(換句話說也就是可以再玩個30年?)

      都加油:)

    2. 這就是我驚的原因阿 XDDD
      但是我覺得我應該活不到 60 歲,所以感覺現在差不多可以開始準備相親了(菸)
      不過可以再玩個 30 年感覺也很不錯阿 XD

  3. 長得這麼大,我一直認定自己是叛逆保守派。所謂的叛逆保守,意即扭曲既有的體制,客製成自己覺得舒服的樣子,當然這其中也包含對體制的妥協 – 念好書上大學,找份稱心的工作等。

    面對女人、婚姻,和所謂的永恆,我總以為既是生活的一部分,便少不了妥協。住哪個城市,在哪裡工作,原生家庭責任,樣樣都得是 “兩人共有默契” 後的抉擇。大多時候我們紛議妥協的壞處,卻忘了生活的美麗也是兩人共有。有一個人能讓我說 “as long as i am with you, I dont care where we live”,在平凡無奇的周二晚上為妳燒一頓飯。經過了東奔西跑的混亂二十來歲,我很嚮往清麗的生活呢。

    1. 那我可能還沒遇到願意讓我如此妥協的女人吧(笑)。燒飯完還是覺得無聊啊好想去把新妹壓,新妹等等我XDDDDD。開玩笑的。我的確也如此期待,那種我就是願意為妳如此但也不覺苦的日子:)

  4. 寫的真是讓人心有戚戚焉~~~~~!!!因為美麗的永恆看不到~所以也只能勞心勞力的繼續相信編織~
    每一個人所走的道路~都略不同~但是能開開心心的走過~即使沒有永恆~但是能擁有美麗的過程吧~
    (自我安慰中~笑)

Leave a Reply to 林佩和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