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關於目光的田野實查

每一個同志的人生,大概都跟目光脫不了關係。英姿颯爽的女人,妖嬌美麗的男人,走到哪裡都承受著他人的凝視,友善認親的眼神接觸、想要吸引你的注意的逗留不去的注視。不過大多數還是迷惑和不認同的眼光,除非在同志場合或在同志區,大概很少同志可以完全在沒有他人格外注意下進行日常的生活。

有時候沒有目光,也是有點令人煩惱,不那麼違反男女外表的性別刻板印象的同志,也有「不被自己人認出來」的困擾,很多婆都表示過,總是被男人打量,路上或夜店裡遇到天菜,又沒辦法被認出來,只能盯著她猛看,希望她可以注意到自己不尋常的關注(我認識的每一個婆,都曾經或持續有佩帶彩虹飾品的習慣),也聽過一些踢說,藉由目光裏的成分,可以辨別出是不是潛伏的女同志。

對我來說,我大學時代的確有一點「不被注意」的煩惱,但是隨著認同內涵的轉變(雖然不完全認同婆這個名詞,但也懶得思索其他的選項,所以先隨便擺著),以及不再那麼急於想要找到同伴(現在反而覺得我的生活圈裡面應該要多一點異性戀才對),不被注意的煩惱也已經淡去,除此之外,我的人生,一直到最近為止,可以說完全沒有目光的煩惱。

 

沒有目光的煩惱,當然一部分來自於我還是看起來是個女生樣(雖然我老母在我年輕的時候也是有問過我說,為什麼你跟S都要穿得那麼中性啊?女同志一定要這樣嗎?讓我大為吃驚,也了解到有時候父母那一輩的年代,關於「男/女」衣著之別其實是比我想像得更嚴謹的。)但是憑我那麼愛跟女友出街而且出街還完全不避諱親暱動作,我們做為couple怎麼樣也應該得到恐同人士和衛道人士(或其交集)的關注吧?

 

問題就是從小我母好像就沒有教我要注意她人的目光,特別是不認同、譴責的眼光。可能是我從小成長在長輩的疼愛下,做什麼都很好很棒很可愛,然後我本人小時候教養很好(咦?),很少在公共場合出包,所以我也從來沒有印象媽媽會訴諸「你看,別人都在看你了,羞羞臉喔!」這種群眾壓力來逼我就範。更重要的是,跟女友出門我高興的心情總是蓋過其他的一切,所以也沒什麼心情注意不相干的路人。

總之,我好像從來也沒有注意過別人不友善的目光、眼神這類的事情,直到最近,女友和其他朋友跟我提起他人的眼光的事情。有時候是說,路上有一個小妹妹看她像是看外星生物一樣,看到路都走歪了差點絆倒、在廁所裡大嬸從鏡子裡看了她很久,一直欲言又止,她只好喬奶以對;還有則是在服飾店的男生衣服區被一小癟三ㄘㄟ、或者被迎面而來的踢「文人相輕」了一陣,然後我女友就落荒而逃了。

當然以前我也不是沒聽過這類的事情,不過彼時人生充滿戰意的我(當然現在也不是沒有戰意,但是念書有點累,沒有力氣隨時都準備好人家火拼),對此的回應往往是,馬的那些異性戀真的很沒腦耶!你只要做自己就好了!不用在意!這種戰鬥式回應當時可能覺得很有鼓勵和支持的效果,但是究極還是嘴砲比人強,反正要在她人的目光下「做自己」的又不是我。

不過一開始,我也不是因為以上的道德反省而決定要採取一種新的反應,其實也只是覺得很好奇,還有想要挺一下女朋友。我一直不了解被ㄘㄟ或被打量是什麼感覺,也不了解為什麼女友被「文人相輕」之後就要落荒而逃,更對於踢跟踢之間高頻率的「文人相輕」的現象保持懷疑。另外,女友忍氣吞聲的反應也讓我覺得很難嚥下這口氣,通常對被ㄘㄟ或被目光解剖,她的反應都是假裝沒事,然後讓這些短暫的相遇過去,這讓我有點惱火,有人可以欺負我女人然後無事終了嗎?只有我可以欺負我女友好嗎你們?

 

圖片來源:Weheartit.com
silhouette image of two bikini girls holding hands

總之,我決定要一起了解一下她人的目光這件事,同時也幫她瞪回去,所以我特別跟女友說,如果再有類似的情形,請記得跟我講,然後我自己也時不時會提醒自己要多注意外界環境,不要總是待在跟女友的泡泡中。

 

結果雖然是我注意外界的程度大概只從5%提高到20%,但也足夠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情。

 

首先,LA根本就不是像大家所想像的同志天堂啊(TLW誤人良多!),一離開西邊電影藝術學術咖匯集的Santa Monica、century city、西好萊塢,過到東邊的華人區,和更深入內陸的沙漠區、還有南邊的橘郡,時不時走在路上,還是會有大嬸阿伯少年仔和小鬼頭對我們行注目禮,讓我深深的懷疑對同志認識和接受的普及程度。

 

其次,我也慢慢學會辨認不同種類的眼光,有些目光,尤其是一些小小孩的目光,並不是「有怪獸」的眼神,只是不了解我們是什麼生物,差不多是看到食蟻獸或者是四不像這類故事書上不常見的動物的狀態,這時候如果我跟她們吐個舌頭、眨個眼睛、做個鬼臉,她們就會回到她們一般的狀態,要不就是害羞(但是有點高興的)慢慢轉開頭去(並做絞手指科),要不就是跟我玩起來,忘記她剛剛本來在想什麼。

 

但是有些眼光的確是不友善的,其不友善程度可從「咦?」、「這三小」到「真噁心」,可以直覺性的從眼光中辨別,這其中有些眼光是朝著我女友而來,其他則是針對我們兩人,我的標準回應就是,你看我,那我就也看你,看看是有什麼好看的。朝著我女友的眼光比較難回應到,因為我必須用力讓正盯著我女友看的對方注意到旁邊有人想搶著跟他目光交會,有時候因為他們太專心了,我根本很難介入。針對我們兩個人的就容易一點了,很快對方就會注意到這邊有一個神經病,在一個大家會避免與陌生人目光交會的狀態下回看他/她。

 

這些眼光的共通點是,當他們注意到我回盯著她們看(並且我的眼神總是明確的寫著「看什麼」→此句的兇惡程度視我判斷她們的惡意程度而定」),大部分人就會快速的轉走,不過也有一次,我在一個outlet裡面,遇到一個提著大包小包的家庭,從十公尺外,我就無法不注意到其中的媽媽不友善的視線,衝著我們而來,因此我也毫不客氣的回瞪她,這時我真覺得有電影裡那種兩束光波互相衝擊,發出滋滋滋地火花爆裂的聲音的視覺想像,隨著兩方人馬的慢慢接近,她的目光毫不退縮,脖子也隨著視線相交的角度而轉動,等於是釘住我了,我想說喔喔這個人戰力好高,是我從來沒遇到過的,真是令人興奮啊(西索的顫抖),於是我們倆就這樣毫不認輸的目光膠著、互瞪對方,直到她已經走到我身後一公尺然後轉過頭去為止。我的人生中從來沒有遇過當著我的面歧視我是同志的人,這也算是第一次。

 

另外,還真的有為數不少的踢很喜歡打量外型踢模踢樣的我女友,但是這我就有點難判定了,因為通常如果我和女友在一起,我們就會一起被注意,通常這種眼神都不會有什麼意思,就是「喔,喔,是另一對couple」這樣,如果是女友被踢打量了之後才告訴我,我當然也沒辦法知道先前的情況,倒是有一兩次,我先在路上遇到一個踢,然後女友才來跟我會合,在那電光石火的一刻,我會有機會目睹對方看到我女友的第一眼,哇喔,真的是會瞬間嚴峻起來,再放鬆下去耶,然後的確會感覺女友塞縮一下,然後假裝去忙別的事情(笑)。

這是目前為止關於被注視的田野實查的報告,也算是我個人在生活中非常細微的反抗的經驗,藉由特別注意投向女友的目光,並且把自己視為她的代理人,回應那種目光,好像也有點了解到很多踢在不友善的情況下生活的感受。而在小小的反抗之後,總是有一點小小的成就感,然後再手牽著手一起繼續我們一起的生活,感覺不錯。

14 Comments

  1. 其實我還蠻認同樓上的話,某個程度而言台灣人頂多飄你一眼,如果你飄回去,對方的頭可能已經或正在撇開,表面上相安無事地度過那不蘇胡的三秒,費城這邊有些人比較大膽除了飄你還要念你,”fucking dyke…” “is that man or woman…”。而且接受到這種目光和言語除了和你的打扮也跟你的種族習習相關,我跟我女友剪類似的短髮穿類似的中性服飾,單獨行動的時候通常只有他會被飄被唸,可能只因為她在很多西裔或非裔人的眼中確實越界了,身為亞裔女性的我在他們眼中(及歐裔人眼中)可能永遠都會是”溫柔小女生”,我想除非我穿寬大的類男性服飾理平頭騎重機,他們頂多只會覺得我很酷很潮罷了。一起行動的時候除了有時招來惡意的眼光或被嗆 (畢竟兩人合體就算沒牽手也變得比較閃),常常也會分別吸引不同類型的異男目光,黑色人和褐色人多半只會看他不看我,黃色和白色人比較常看我,有趣的是這些偏好的背後又隱藏了多少的族群+性別的政治意涵?

  2. 班長的回應真的是很insightful啊(推眼鏡),你跟Akei都說得很對,在這點上台灣感覺起來是比較友善,因為衝突不會是表面化的,在台灣,對方可能心裡會嘀咕說「這什麼不男不女的人」但是表面上並不會表現出來,你ㄘㄟ他,他可能還會一瞬間覺得驚到然後就退縮回去,感覺好像很apolegetic的樣子。
    但是反面來說,我覺得這也表示1.台灣人其實比較難溝通,因為他也不會把衝突表面化啊,所以你也無從跟他談起,然後哪天就會來個回馬槍(比方說在檯面上講出一些腦殘的話、或者是打槍對同志友善的政策)。2.很多台灣人可能是因為根本對於同志的存在不上心,比方說你跟小墨遊台灣,很多人可能根本就覺得:啊跨國的友誼可以這麼親密真是太好了,台灣人真是地球村的公民啊(飄)這樣,awareness差很多(雖然負面的awareness我也不是知道到底是不是還不如完全沒有awareness好….)。

  3. 沒錯,大家覺得相安無事並不代表現狀就會往正面的方向發展,也許只會原地踏步或者阻礙前進。多數台灣人好像不大愛碰觸或討論跟自己不相關的事情,非得家裡或朋友當中有誰是同志了才來思考那些問題,衝突才會浮上檯面,也才有溝通和解的可能。對於外人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究竟比verbal abuse來得進步或退步實在無從而論(或許也只是文化差異而已),小墨遊台灣啊這事戳到了個重點,其實我覺得從小到大的很多時候(尤其指在台灣的時候)我都是活在灰色地帶裡面,雖然身為同志但還是有很多有形無形的”技巧”可以讓自己get by or be safe,灰色地帶的存在其實某種程度上也呼應了主流文化對同志族群的不敏感不關切以及不願意理解,灰色地帶能實質上提高主流異性戀對性少數的容忍度嗎?(當然也可能是主流對少數已經變得更容忍了所以才會有灰色地帶的存在..)我覺得灰色地帶沒有不好(畢竟本人也算是灰色地帶的既得利益者),但要能跳出那的灰色部分才能更快地爭取更多東西,當然也就免不了衝突了。

  4. 我滿喜歡這篇,Lir的田野調查這樣的idea我覺得非常可愛!我不是戰力很強的人,很欽佩像Lir這樣敢跟陌生人眼神交會或唇槍舌戰的人。大概也是因為我有點怕事,因此影響了我的打扮和外表,譬如說我覺得我做中性打扮其實也滿好看的,但可能為了日常生活/社交/工作上/不想莫名其妙被踢敵視/想隱身眾人之中等等的方便,我選擇把頭髮留長,慢慢、慢慢地越來越女性化,現在根本不可逆,我好像也就活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想想用Lir所謂的目光來解釋,也滿說得通的,真有趣 :D

    1. 有的,我不懂幹麼莫名對我有敵意(翻白眼)。更多的經驗是莫名被當成兄弟,或是被女生用熱切的眼神盯著看或主動對我示好,這些都讓我覺得好煩好困擾啊 囧

    2. 大概因為她們不是我的菜所以覺得很煩, 有時是異女們想從我這邊獲得…獲得什麼我也不知道, 跟女生調情的新鮮感或自以為有魅力之好像我會愛上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