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同性戀只是個話題?我可是活生生的人!

好吧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月經文,抱怨文,黑特文。原諒我公器私用這麼一次,因為我很悶。

圖片來源:hragvartanian.com
圖片來源:hragvartanian.com

由於身處半個藝文圈的緣故,工作環境裡時常有作家來來去去,其中不乏頗有名氣的同志作家。也正因如此,「同性戀」在我們辦公室的午餐時間裡是永不停歇的發燒話題,三天兩頭就要提一次;又,不知是否為了證明自己擅長\熱愛思辨、跟得上時代的脈動、具備應有的人道關懷……總之,只要說起「同性戀」這三個字,每位同事都精神為之一振,非常熱烈地參與討論,然後一連串不忍卒聞的言論就如大江大河般開始。

這種時候,我總是食不下嚥,感覺神經緊繃到快吐出來了的地步,再聽下去,就覺得自己即將瀕臨崩潰邊緣;這種場合,總是讓我避之唯恐不及,又忍不住想在原地奮戰到最後一刻,逼自己親耳見證那些言論之荒謬愚蠢和自私自大,要自己開口,一一反駁;也只有在這種場合,我總是異常害怕與憤怒,並發現自己是何其懦弱:我害怕自己會因怒氣上湧而脫口說出原本不想說的話,我害怕我的理性隨時都要翻覆,也怕暴露自己的位置。

他們沒有一個人承認自己恐同,他們的開頭總是說:我認識的那個誰誰誰也是同志,他很nice啊,很可愛,很熱情,我很喜歡他。

每次聽到這種言論我就想翻白眼。你提起一個人是同志,接著你就要想辦法說他的好話,為他的同志身分開脫,但後面常常隱藏一句未說出口的「可是」。那不可愛不熱情的同志呢?太C太T以致超出你接受範圍的同志呢? 你打算怎麼對待\描述他們?還是你就當作他們不存在?

然後他們常掛在嘴邊的也包括:我有同志的朋友(強調語氣),但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是同志,因為我不想要他以後過得辛苦。

最是冠冕堂皇的,莫過天下父母心,好感人。但你就不會反過來想想,當你所謂的那些同志朋友,在聽到你說「我不希望孩子成為同志」時,會如何看待你的這份友誼?默默退後,只因為自己選擇了艱難的路?還是因為根本心知肚明身為朋友的你終究認為那個選擇是低人一等?

其他常見的言論包括:

我可以接受同志,但沒辦法接受同志喜歡我……我會覺得很怪,反正,我是不可能的。

同志OK啊,可是我不懂為什麼他們不能潔身自愛一點,社會觀感已經不好了更應該好好做給別人看。

同理可證的還有:

同志為什麼不能低調一點,還要出來大聲討權益,我們已經試著對他們很友善了啊!

偶有神來一筆例如:

我不能接受同志之前是同志,後來又是異性戀,然後又變成同志,這代表他\她們是有選擇的,這樣違反自然!(蛤?)
(莫名其妙的自然\演化論總會時不時出來作為佐證……)

這些話語動輒出現,內容好像沒什麼大不了,但真正親耳聽見所有人異口同聲地說著時,著實讓人吃不消。我的神經時時繃緊放鬆放鬆繃緊,一直調整自己的呼吸,試著平靜地開口,但一開口的同時,所有人也靜默下來,這對我是種煎熬。

某次,一位同事主動提起自己前天晚上去了紅樓,並說起那裡的gay bar。她說:「雖然知道他們是喜歡男生,但是看到那麼多gay的時候,還是覺得好恐怖……我去上廁所的時候,也忍不住一直看馬桶圈,不知道是被什麼樣的人坐過,會不會有什麼病菌……」當她說了「好恐怖」的時候,我還能笑嘻嘻接著說:「放心吧,你大概是他們最沒興趣的生物了。」但是當她說完馬桶圈的事之後,我就陷入了完全的無言。接下來的討論陷入了生理和病毒等等文組人不甚了解的範疇,但偏偏這時候文組人們又都大言不慚,講得興高采烈,我坐在位子上好想念我所有的第三類組好友,並且好希望有機會可以倚強欺弱,霸凌他們──這是不對的,可是我當時真想,以一種卡通式的自嗨想像──雖然我也知道,當想像變成事實,剩下的只有醜惡。

他們之中,大部分都是好人,絕無僅有的好好同事,可是(這樣的句型,連我自己都覺得似曾相識)……我不曉得,除了維持表面的和平,我與恐同人士之間,還有什麼其他可能;而尷尬的地方在於,只要不提同性戀,大部份時候我衷心喜愛他們中的某些,樂意時常與之為伍,絲毫無法想像他們有天會厭惡我。人到底為什麼可以這樣排斥自己不理解的事物?我不理解箇中道理。我猜,我們所身處的這個社會,比大部分人所認知的還要落後很多,很多,很多,而我唯一能確定的,大約也只有這件事……作出這麼爛的結論,實在很抱歉,但我想不到別的了──因為這是一個小上班族勢單力孤的無力黑特文。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