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分手後,動物傷感

日安! 但我又錯過了溫和的陽光嗎?
見到的是刺眼又炙熱的, 所謂的危險級夏季紫外線陽光。

盥洗完畢, 拎了早餐就往我家三樓跑, 沒別的,只是想上網看看這個世界又變了多少?

三個冷掉的小包子, 吃起來還真是乾, 卻又不想配熱牛奶, 只因為冬天還沒到, 不必把自己搞的這麼溫暖…。

沒注意到的是網路上的人是這麼的像魔幻至尊般, 說出現就出現, 說消失就消失,雖說會例行公事的和這些網友噓寒問暖,但最後往往就沒有熱訊這個這令人心跳加速的螢幕顯示了。(KK CITY盛行時期,不管怎樣都要BBS一下)

昨天是很難熬的一天, 因為和自己最愛且不捨的人分開了, 感情結束在2002年的8月11日, 照著鏡子,發覺自己怎麼少了點光彩, 是該反省自己的感情呢? 歐不,是譴責愛情才是!

“愛情總是讓人這麼憔悴。”

看著鏡子裡自己的頭髮, 天啊! 好噁心! 昨天的髮膠全都還在上面, 包括風吹日又曬的髒東西。
我搔了搔頭, 嗯, 蠻癢的, 是該洗了, 而且待會還有三點的遠東飯店面試。

留了快兩個月的頭髮, 其實不就是長髮為君留嗎? (但我也不知道幹嘛要留…) 我無奈的拉扯著這些染過後髮質差到不行的頭髮, 搖著。

「喂~ 醒醒啊林凱文, 待會要面試, 有精神一點行不行?」,

「有啊! 我明明就很有精神了啊, 眼睛小就要怪我喔? 」,

好了, 我跟我快鬥起來了。
沒錯! 今天我真的有被掏空的感覺, 兩眼無神、呆滯, 這些形容詞用在我身上好用極了!

依照慣例, 找了件很不正式的上衣再加上蓋膝褲,我似乎想要挑戰面試的那種正式, 很令人討厭的正式, 總覺得他們都好假, 只不過穿上很正規正式的服裝,然後很客氣的服務他人, 嘔~ 天啊, 我竟然還是想做, 為的是九月份的一趟出國而努力存錢。

也許我也太偏激了, 今天, 種種不愉快的感覺躍上身彷彿就看這世界極度不爽。 該出門了, 看著手錶硬是要往前走向兩點四十分, 連襪子也不穿了, 反正就挑戰正式嘛! 唉呦~ 會不會錄取我也無所謂啦! (自暴棄中。。。)

外面的陽光真是嚇死人, 但今天的風特別大, 有什麼特殊徵兆嗎?
沒有, 想必是我想太多, 如果有的話我也不會知道。

SHIT! 我要搭的公車開走了, 我痛恨這種場面, 很痛恨, 公車再不來就要到三點面試的時間了, 神啊! 請多給我一點時間, 原來我心中也在吶喊著這個日劇的名稱, 是誰演的就不重要了。

下了車, 我深呼吸, 好, 進去吧。 走進大廳, 放眼是驚歎的高級與氣派裝潢, 幾位看似高貴的男女正坐在沙發上, 是不是我太敏感, 這些人身上一直散發著咄咄逼人的勢力感, 果然和我這個市井小小民拉開了貧富的距離。

挑高的大廳絲毫沒有任何壓力, 除了那些有錢人之外! 飯店貼心的準備指示牌, 上面寫著:『宴會廳工讀生面試請至地下一樓。』 沿途還有指示, 讓我很快的找到了面試地方。

「你也是來面試的嗎?」 我點了頭,

「好, 來, 這個麻煩你進去填寫一下。」我東西拿著正走進另一個房間,

「他是最後一個, 收攤了吧。」聽見他說我心裡笑了一下, 真幸運, 我及時趕上, 也更有信心對於待會的面試。

對面坐著也是像我年紀差不多的男生, 長的還蠻…嗯, 正派的。 我寫完後開始環顧四週熟悉環境, 怎麼, 飯店的冷氣都這麼強? 嗯, 公司有錢的關係吧!

「你也是來應徵的嗎? 網路上看到的嗎?」突然冷空氣被你這波暖流給趕跑。

「對啊, 可是我是同學介紹過來的, 他也在這邊做。」還是有點不習慣跟陌生人說話, 但還是要放開心胸去說。

「那你知道這邊累不累啊?」你又接著問。

「嗯, 基本上飯店都蠻累的吧, 要一直站著, 然後上菜啦, 收盤子啦…等等。」說的很輕鬆, 其實我只是在裝堅強, 這我最會的, 其實最討厭做這麼累的工作, 自從當過一日的京華酒店工讀生後, 我暗自發誓再也不要做這種累死人的飯店工作了。

後來我們各自被叫去一對一面試, 我遇到的這個主管人還蠻和藹的, 讓我覺得還能夠自在的說話應對。

「喔, 你之前有在LULU做過啊, 我最愛吃他們的雞肉青醬麵了。」你講完這個我笑了出來。

「真的嗎? 可是現在都收掉了, 聽說只剩民生總店。」原來這個主管還不嚴肅的嘛, 原本挺直的腰都鬆了口氣小彎了下來。

之後的第二次面試, 有四個人坐在一起, 跟一個主管, 幹麻弄得跟真的一樣? 算了, 也好, 就當作經驗嘛。

我又得開始正襟危坐的了, 主管漸漸走向我們然後坐下來, 咳了一聲, 他要我們開始自我介紹, 還好, 之前在寫資料的時候有偷聽到旁邊他們自我介紹的方式, 緊張退去了一大半。

「好, 那下一位。」主管的眼光降臨在我身上, 旁邊的人…突然都消失了的感覺, 輕輕的輕了嗓子一下, 我開始著我的第一次這種正式的自我介紹。 三分鐘, 巴不得用快轉, 我講的真糟, 怎麼可以講這麼白濫的話呢?

說想來這邊打工的原因是因為飯店有他高水準的服務品質與方式, 不是在外面一般的餐廳就可以學到的, 因為我自己之前也有從事餐飲業的服務, 一些基本的服務方式都還可以, 所以想來這邊吸收更高一等的服務態度與方法。

不知道主管會怎麼想, 反正, 我只是想進去, 然後賺一些錢, 走人, 出國, 如此而已。 再離開飯店的前五分鐘, 我領教到了人人說飯店像迷宮的說法, 真的! 希望我下次還記得怎麼樣去到我該去的地方。

回想到以前在晶華的那天, 我跟我同學迷路了不下五次, 最後還沒準時上班, 原因是迷路了, 可笑吧! 幸好那天人潮洶湧, 我跟我同學混在人群中裝忙, 沒被發現遲到, 不過那天真的是徹底的累, 除了累還是累。 走出了飯店, 正再猶疑著我該往何處去, 我選擇走路回家, 只是天氣真熱, 並且讓我汗流浹後背。

在家附近的一家超商停了下來, 想說該消暑一下買支冰棒什麼的, 都挑好了, 突然想到我錢包並沒有足夠的錢, 連一支也沒辦法買, 世界上最可悲的是正是如此。

「請問, 這裡面有提款機嗎?」 其實我是問心酸的, 明知道沒有還要裝笨, 自以為這樣可以解決窘境。

隔壁就是郵局了, 提了錢, 卻不想吃冰了, 被剛剛的冷場給冷到。 嗯, 這邊有一家很讚的碳烤餅店, 很久沒吃了。

原本要買一個鹹的就好, 卻在這個時候突然想到”你”, 我駐足了下來, 翻出手機打了電話給”你”, 這個既破戒又該死的一通電話。

「喂~ 你在家嗎?」我緊張的問了你。

「對啊!」聽的出來你這個”對啊”是對的如此驚訝。

「那…那我可以去你家嗎?」我還是又繼續破了第二道戒的問你, 同時也想得到肯定劇的答案。

「 好啊, 可以啊!」好吧, 既然你也讓我破戒成功, 嗯, 不是我一個人的錯, 哈!

「老闆, 兩個鹹的、兩個甜的。」我怎麼了? 怎麼還是對你放不下? 因為想要給你吃很好吃的餅, 因為怕你中午又省錢沒吃東西, 不知道, 就是想要給你吃好吃的。

沿路, 再次經過一家便利商店, 我幫你買了條蘇打餅。 怎麼? 之前的怨恨、之前的不滿、之前的不愉快都到哪去了?

怎麼, 難道我還是這麼愛你嗎? 面試通過了, 我巴不得跟你一起分享這個喜悅, 跟你訴說面試的經過, 巴不得再跟你說紐約的Timberland打來跟我訂人, 說九月份開學之後一樣可以在他們專櫃當工讀, 五六日的薪資也蠻可觀的。

這些, 都是我一路上迫不及待想跟你說的話, 你知道嗎? 至少我做的好他們才肯請我去做, 你知道嗎? 原來我真的可以做的很好啊!

在公車上的我安奈不住待會就要見你的心情, 同時也怕碳烤餅冷了就失去它的風味了。 原來我是路痴, 應該明明記得的路卻還是像黑白棋一樣混著了。 陸續問了三個路人, 麗水街終於進入眼簾, 而你家, 我正抬頭看著。

「喂~ 我到了, 幫我開門。」汗也都快飆光了。

「喔,好, 你按電鈴啊!」

「什麼啊?? 你幫我開們啊, 我在樓下了。」我愣了個眼, 我明就在樓下了, 還要我按電鈴? 我以為是什麼高科技的產品, 要先按電鈴才可以幫人家開門的鬼東西。

唔? 房間空無一人, 啊人哩? 我喝著解渴的綠豆沙, 一邊想起一個冷笑話, “誰殺了珍珠? 答案是綠豆, 因為綠豆沙珍珠”。

嗯, 很無聊, 誰發明的? 門打開了, 是你, 還綁著個工人頭巾, 還以為你剛剛在修水管…。

見到你, 我們好像有一點尷尬, 尷尬著昨天才說好的分手, 現在卻又在同一個房間了, 我真該死, 愛情真不偉大。

我開心的跟你說完我的事情, 你也蠻開心的說很好啊, 或許你心中會萌生什麼念頭, 不過這是我喜歡的事, 老爸退休了, 該賺點零花錢自己用, 之前老媽還念我說:

「不要什麼都跟人家伸手要, 自己可以賺就賺。」嗯, 應該吧, 我也老大不小了。

看到你其實想狠狠的抱住你, 但礙於那份尷尬, 我選擇躺在你的床, 看著模糊的電視, 翻來覆去。 知道你十點多就起床唸書了, 但你四點多才睡的呀, 雖然你很上進很好, 但身體還能撐多久呢? 唸了你許久, 從好幾天前到現在, 你哪天早睡過? 這樣下去, 我不敢想像, 真的不敢, 因為我怕失去你, 一個健康的你。

「腰傷好點沒?」我摸了問著。

「沒有, 好像有嚴重的趨勢, 我只是在撐著。」你很無奈的說。 立刻, 我心痛了一半, 巴不得可以跟你換傷, 因為你升大四了, 課業、補習都可以讓你的傷勢不覆緩和。

我不在你身旁, 你要會療傷喔, 你要會按摩喔, 心裡說著說著, 眼淚也快出來了。

我要走了, 順勢的開了門準備穿上第一隻鞋, 你卻從後面抱住了我, 另一隻腳也再不捨得穿上鞋子。

我們抱著, 客廳當時很安靜,

「不要走, 留下來陪我, 陪我睡覺。」聽他說完這句話, 我的圍牆也為他築了一道門, 方便隨時進出。 我們仍然抱著, 臥在沙發上, 那曾經是我們愛的擁抱。 手一牽, 回了房, 我們甜蜜如老情人般。

曖昧, 撫摸, 親吻, 擁抱, 我們以微笑替代了言語。

「今天, 我們是炮友。」你說, 我的眼珠繞了下, 雙眼注視著他:

「對阿, 好噁心阿。」 真的嗎? 我們只是炮友? 不灰心, 是事實, 原來我不知不覺也加入了一夜情的行列。 脖子上還留有你的吻痕, 是激情過後, 到底是不是最後一趟往你家的路??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今天是我們分手的第一天,卻顯的那麼不正式了, 因為一直都很希望愛情永遠都在, 如果真的必須分開, 也希望有人能繼續跟我一起種下愛情的果實,並且勇敢的栽培下去。 分手傷感難免,但淚珠子絕對是超級營養的果實肥料。

圖片來源:滾石愛情故事
圖片來源:滾石愛情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