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擇我所愛,愛我所擇。

記得這是年紀還輕,還不明白愛情坎坷的時候,曾經很喜歡的一句話。當初一點不覺有什麼沈重,只以為都是浪漫的韻味。

等到年紀長了些,撇開其中談論感情承諾山盟海誓的意義不說,這句話對於開始認知到自己喜歡同性的我來講,翻轉成了完全不同的意義。

這個意義有兩個層面。一是,因為自己的選擇和「傳統」的或「大眾」的男生愛女生不同,即使不在乎外面的人怎麼說,我要如何告訴家人、堅持擇我所愛。二是做為一個同性戀,是我「選擇」後的決定,其實是一個更大的禁忌。

什麼樣的禁忌?比如說,文章寫到這裡,我相信一定有不少人在電腦前驚呼:同性戀不是選擇啊。

我知道對很多人不是,但對我來說確實是的。

為什麼是選擇
話要從小時候說起,也不知道是怎麼形成的想法,15歲開始我心裡就很清楚知道我不期待踏入一男一女的關係(婚姻),那不是我要的人生。在我想做的事情裡面,和一個男孩子結婚、做為一個男性的妻子,和他的家庭的媳婦,完全榜上無名。

在當時,這跟我喜歡同性與否毫無關連,因為那時我連自己愛的是女生都還不清楚。重點在於,我期望的是非常對等的、沒有性別預設的關係。沒有那種因為妳是女生應該怎樣,或你是男生應該怎樣的前提。

(當然任何戀愛都有因為認為對方應該如何而弄擰了的時候,但那是談感情。至於有沒有男生可能可以跟我談關係非常對等的戀愛,一定有,只是我也沒遇到。)

在生活中,無論是家事或工作,追求或是床上,我希望這裡面沒有誰應該如何如何的預設,而是更多的、從同性別而生的理解,像是月經的疼痛或多愁善感。

幸運的是,我在生理上也喜歡同性,如果不是的話,我的人生RPG挑戰可能就大了。(身邊有朋友,感情上喜歡的是女生,慾望上渴求的是男生;我非常理解那種矛盾感受,也真的覺得自己運氣很好。)

也就是說,我認為喜歡誰與和誰談戀愛,是兩件分開的事情。我喜歡女生是一個事實,但對我來說更是選擇的結果:我選擇了我的人生要和我慾望的對象談戀愛。(我們不也都聽過,同性戀踏入異性戀婚姻的故事?)

photo by Purple Sherbet Photography (CC 2.0)
photo by Purple Sherbet Photography (CC 2.0)

這個選擇的壓力
所以我有沒有猶豫過?當然有。第一次決定跟同性交往前,我心裡問自己的問題就是:此刻我還認為自己男女都有可能會選,為了家裡父母的心情著想,是不是還是不要接受女生的告白,以後選擇男生比較好?

當然,我沒有做出那樣的決定,因為我的心要愛哪個性別不是我能控制的,這部份確確實實出自我的天性。即使選擇了和男生的生活,大概也只是因為那時我的考量是覺得那樣的生活是我要的,但我也不以為我就會不愛女生。

然而另一方面的壓力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說不出來這是一個選擇的結果。每當大家在說同性戀是天生的,我總沈默以對,因為這在圈子裡,被認為是政治不正確的、是會遭到異性戀以:同性戀可以矯治,或者,是一個墮落的選擇,等等理由攻擊的說法。

愛什麼性別可不可以被矯治,上面其實已經說得很清楚。而更根本上來講,我們愛什麼性別為什麼需要被矯治才應該是大哉問。如果有人說,反正妳愛誰都還是可以選擇跟誰在一起,那為什麼不「正常的」選擇跟異性在一起,我的答案很簡單:正常只是一個定義,誠實的擇我所愛,我覺得才不扭曲,才是正常。

首先聽到我說,我是同性戀是個選擇的,其實是一些異性戀的好友們。當他們問起,妳怎麼知道自己喜歡女生;我實在不願因為政治正確的理由敷衍以對,於是總會和盤托出。有意思的是,至少我的友人們,都非常理解,對於我的選擇說,接受度比圈內朋友其實要高。

我想或許是因為,我陳述了一個情感的理由,和一個理智的思考過程;比起用:「這都是天生的」來說明,其實更容易被用同理心理解;因為愛情的抉擇誰沒有過?但作為天生的異性戀、在異性戀文化中長大,要他們「同理」喜歡一個同性那種自然而然的感覺,我想有點難。就像我雖然也會欣賞男生,但終究很難同理那種深層的慾望:因為我沒有。

行文至此,回頭一看才發現本來以為寫不長的這篇,居然變得洋洋灑灑。找女友進來讀了一遍,她說結尾呢。我說其實我寫完了,說得都是自己的事情,也沒有什麼結論什麼的。不過為了收個尾,就希望今後的我,能像勇往直前不斷出同性戀這個櫃子的我一樣吧:也大方的踏出同性戀天生說的櫃子,告訴大家,不論在哪一個層面上;異性戀的社會窠臼也好、同性戀的認同窠臼也好;只管大膽的擇我所愛,愛我所擇。

3 Comments

  1. 之前和朋友也聊到天生說和後天說,我覺得她講得很好,以下原文轉錄:

    angel: 我個人覺得最好的運動策略不是在天生說或後天說擇一,而是去強調選擇天生或後天說背後的預設立場。對反同或 恐同的人來說,選擇後天說是為了要矯正同性戀,而先天說則有利於基因篩選(優生學)理論,更是反對同志生養下一代的好理由
    —–
    換言之,異性戀為什麼都不需要檢視自己是先天或後天?反而把同志當作必須「病理性」對待的族群?

Leave a Reply to Yi-Ning Huang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