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那一夜,我們在WEHO(下)

前情提要:請見那一夜,我們在WEHO(上)

在我們認識的第三分四十八又五分之三秒,我吻了她。

那個吻是一個直覺之下的產物,一個再自然不過的動作,我們的眼睛都閉上了吧,這一刻世界只剩我們,我們的呼吸與心跳,我們的笑聲與熱度,我們的雙手與皮膚。

離開她的唇,我望向她的眼睛確認著我也不知如何言說的一種感覺,她也看著我。

「好美的一個人。」我想。

一曲停歇,她看向她朋友的方向,我問她是否要過去跟朋友一起,她微笑 “She told me to dance with you.” “She’s so right.” 我回道,並且更用力地摟著她的腰。

“Can I have your number?” 我想我真的超級醉,主動到不行。

“Sure!” 她輕快地答應。

我拿出手機,她也拿出她的。我醉到字都打不好,她接過我的手機鍵入她的號碼,並且撥給自己。我看著她的號碼微笑,我知道我的生活或許將會不一樣。

音樂再起,我們吻向彼此,我捧著她的臉,她探向我的頸子。好不容易分開喘息的時候,我聽見周圍的朋友們的驚呼,我知道這有點瘋狂,W 與Y 拼命向我擠眉弄眼,但我卻再鎮定不過。我毫不遲疑的牽著她的手,並且在談話的空檔把頭靠在她的肩膀上。

好喜歡她的味道。

生命真的很美好,是吧?


打開車門,我勉力穩著步伐走向家門,回身向好友S 揮手,她的白色小車閃了一下遠燈,便疾駛而去。

我握著手機,回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我決定不要再遲疑,不讓理智的種子萌芽。談戀愛,或管她是甚麼的感情關係,總是要有點衝動才行的嘛!

我看著自己打好的那得體的簡訊,深呼吸之後按下 send.

我倒在床上,已經三點多了,但是我一點也不疲累。她應該早上才會看到回我吧,正這樣想的時候,躺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

“Error Invalid Number. Please Re-send……”

What the Fxxk?!

後面的內容我已經無心看下去了,酒完全醒了,我double check 了手機號碼,沒錯啊!卻發現另外還有兩封系統寄送的簡訊,發送時間比較早,內容卻一樣是告訴我「這個號碼是她媽的錯誤號碼」的簡訊!

等等等等,有一件事情…..我的大腦正以時速三百的速度搜尋,沒錯,那件事情……是關鍵,是當下如果發現並處理現在不至於在這裡被現實生活幹的我要死的一個事件……可是這感覺就像穿著標籤沒剪乾淨的新衣服一樣,你知道它就在那裡刺著你脖子或是側背,但你當下跟人親得正熱烈時當然不會想去剪那啥鬼標籤!!!

「沒錯,她輸入手機號碼。」我正在幫自己做現場重建:「然後她撥了自己的號碼,但是她手機一直沒響。然後現場好吵,我們都覺得是訊號不好……我拿過我的手機傳簡訊給她,傳我的名字…」

“It’s okay I just text you my name, then you’ll know that’s me.” 我笑盈盈的,音樂聲懂雌懂雌,她羞怯地笑。

咖差一聲,謎底已經解開:「笨蛋,當時簡訊就被bounce back了啊!」沒錯,我腦海中的確有傳完簡訊後手機在手上震動的模糊記憶。但當下我只想繼續與她交纏,哪來的美國時間檢查手機?我坐在床上,確確實實地無語了。我人生中許多次蠢事危機都在驚濤駭浪中度過,沒一次讓我覺得那麼冏的,啊除了申請學校時把AB兩校的推薦涵裝錯信封……但那又是另一個笑話故事了。

但這次我真的很想問:「老師,柯南怎麼還不出現用麻醉槍射死我?!」

人生,真的很「有趣」!
今夜又要無眠了。(事實證明還是有睡著,只是隔天起床宿醉加上遺憾滿天邊,我醜得要死XD)

後記:

同學們,我知道妳們一定想問,接下來呢?後來呢?你有沒有找到她?她真的給你錯的號碼嗎?你確定不是她故意留錯的號碼?你們不是同校嗎?你有去她系館站崗嗎….etc.

我很想瀟灑的說關妳屁事那都不重要了!重點是我們曾共同擁有彼此生命的四十七分鐘又二十七點三三三秒!但我承認我有股狗到她的臉書,只是寫信給她她沒回。也相信她是真的想互留連絡方式只是她太醉,畢竟不想要留電話何必當場用我手機撥她的手機呢?何況在場證人都能證明我們吻的天崩地裂讓大家都很想get a room, not for me but for themselves.事情過了將近兩個月的現在,她的臉我已忘懷,但我會記得這一夜,我們在WEHO。

或許會有下一夜,下下一夜……或許。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