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職場性向 trash talk

作者:D Yeh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懂得偽裝自己的人,不會,不擅長,不願意。

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把頭髮留長,想想原因也不過就是膩了短髮。長了以後又剪了,把稍微寬垮的衣物換成貼身,就變成現在這模樣。噢不,我不是踢,也不是婆,就說是不分好了省得大家浪費口舌。我在 yoox 購物網站找到一件螢光粉紅,上頭寫 「faggot」的蜥蜴皮革裝,穿得自在無比。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我那濃濃的同性戀氣味如同賀爾蒙般流竄卻缺乏自知。當辦公室的同儕老愛把 「我男朋友」,「我女朋友」作為開場白,好像少了這個代名詞他的周末活動便缺乏正當性。喔不不不,我不是一個人去迪士尼或是聖塔莫妮卡海灘。喔都是我男/女朋友把照片貼上臉書的啦 (哀怨貌)。喔我女朋友很喜歡那間餐廳。喔我昨晚約會的男人有點奇怪。喔。喔。喔。

週一辦公室對話如是地充滿語助詞和發語詞,像古早的 ICQ 在 windows 7 上叫春,穩穩地建立於多數 (majority) 異性戀關係的假設架構上,我通常選擇沉默。誰說米國人重視私人隱私的吶?坐在同一間辦公室不代表我想聽你們自動報告約會進展。

我越不說,身上的粉紅螢光越顯鮮明。上班三個月後副總裁要在家辦派對,大喇喇地在會議桌上說:「帶妳的女朋友一起來吧!」(微笑)。我口裡的黑咖啡差點沒吐在他三百米錢的真實信仰牛仔褲上。本是好氣又好笑的場景,而後也習慣了。我依然從未攜帶女朋友或約會對象出席公司的社交活動,閨中密友辣妹兩三枚倒是從未少過。這作為是彼此的默契自然最佳不過,但當同事們開始進行以下活動,我一貫笑嘻嘻的臉色越顯沉重。

「要不要認識我表妹,她也是喔」
D:這樣替親戚出櫃好嗎…..

「欸我認識一個正點女人,應該是妳的菜」
D:結果介紹一個鐵踢來是怎樣….

「你覺得同事 Z 是嗎? 他是對不對!」
D:我已經很久不幫人摸骨算命了….

「欸妳覺得我們這桌的服務生是嗎?」
D:讓我幫她排一下八字,只要等七七四十九天…

「我覺得女同事 Y 偷偷喜歡女同事 K,你覺得呢?」(羞)
D: Y 最喜歡肌肉猛男,下禮拜正好要嫁給多年男友,妳是不是沒收到喜帖啊….

諸如此類亂七八糟對話不甚枚舉,我都想擺攤作公司內部的壹週刊了。

月前換去新東家上班以後,新同事們自然看見了我的螢光粉紅裝。身處在一個女同性戀眾多的城市,這不是什麼頂稀奇的,我於是默默地備好小拉炮,準備在適當時機正式出櫃一番。等了一個月以後,終於在一次周五的 Happy Hour (註一)場合讓我逮到機會。

lesbian 同事 A:歡迎來到波特蘭!妳應該覺得這個城市很如魚得水吧?

D:很不錯喔,好山好水好啤酒。

A:不是說那個啦。妳有沒有出去派對狂歡認識同志社群啊?妳還年輕不像我老了不跑趴。

D:我不是很懂妳的意思?

A:呃,我是說,妳有沒有認識一些新的女性朋友?

D:妳這是暗指我是同性戀嗎!?我是虔誠的基本教義基督徒和共和黨員(註二),每個禮拜都上教堂還去上讀經課呢!
(原文: Are you implying I am gay!? I am a devoted fundamentalism Christian and proud Republican. I went to Church every wknd and attend bible study class!)

((((一片尷尬的沉默))))

D:(噗哧) 開玩笑的啦,我上禮拜去了女同戀派對,波特蘭的人都很好。(微笑)

眾同事: (大鬆一口氣)  (爆笑)

看到沒,這就是同性戀的逆襲吶。
—-
註一:Happy hour 多為晚午間至晚間七點的特價優惠,多發於酒吧或餐廳。米國上班族很流行大家一起早下(翹)班,喝幾杯酒社交。

註二:基本教義派泛指於最保守激進的基督教支,夥同美國共和黨皆大力反對同性婚姻和同志平權運動,認為婚姻是專屬於異性戀的神聖制度且同性戀是有罪 (sinful) 的。

——

D Yeh

網路購物重度成癮的過動女人。特喜海洋氣味佐暖沙,只有幾隻螞蟻的雪山,公路車與清爽的腳踏車專用道,以及華美的鞋。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