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後照情史三兩回(下)

二零零八仲夏,有著空調的法院裡,兩個身著西裝的男子坐在指定房間外,握著彼此的手,約十數名朋友圍繞,再過二十分鐘他們就要成為一對合法的已婚伴侶。

我的父母不在場,我告訴自己是因為他們的身體狀況不適合長途飛行,只是想掩蓋自己還未親口向他們出櫃的事實,在這很清楚地自知將改變自己一生的時刻。我親撫著我藏青色的領帶,背面清秀的黃墨字跡:「敬祝心想事成,伊翔敬上」。那是我幼年時母親以我名義贈與我父親的禮物。

我是一名已婚男子,我的配偶是我的前男友。

若你問著二十出頭的我關於婚姻,我會羞赧地和你述說我是如何深愛Robert,那種濃烈直到現今憶起仍會在我心底暗湧,當然,我對他的愛早已隨時間褪色,而那股悸動卻永遠是我的;他仍是我這一生唯一真正想過要共度一生的對象。

若你問著三十出頭的已婚的我關於婚姻,我會誠懇地和你說,不確定何時開始,我質疑起婚姻的對於個人的價值。婚姻作為社會結合的一種形式其歷史幾乎和人類記載的歷史同長,往西可追溯到西亞與古希臘時代,在東則有女媧與伏羲氏的傳說,即使當今所有文明對婚姻的定義有所出入,所有文獻都指出,婚姻的誕生極可能是基於社會與經濟因素:男子需要生養後代的保障,風俗、制度與法規隨之而生。說到底,婚姻的本質是一種社會制度,即使這種結合是基於愛情或性需求。

從人類學和動物學觀點來看,人類並非天生為單一配偶制(monogamy)的生物,觀看哺乳動物裡約四千六百種不同物種當中只有百分之三至百分之五為單配,而人類的性衝動來自繁衍後代的本能,但生物學者同樣告訴我們單配制哺乳動物的存活率及其後代存活率較單身者高。從人類學角度來看,人類是多重配偶制(polygamy)的動物,從採集、狩獵到遊牧社會,「分享」是首要的條件,分享獵物、資源也分享性伴侶,而愛情或感情的存在並不與此制度相悖;直到農業社會誕生,人類有了擁有資產的概念,延伸為組成家庭的需要,單一配偶制便突顯其重要性。即便如此,單一配偶仍非所有人種或文明採取的唯一制度,一男多女或一女多男在現代西方思潮興起前仍多有所見。

中國歷史上的同性婚姻,若不算皇帝寵臣的關係(戰國時代龍陽君或漢哀帝與董賢的斷袖之誼),有說是明朝期間福建有兩男或兩女結親聯誼之俗,有說是清朝康熙年間「有通州漁戶張二娶男子王四魁為婦」(《居易錄》卷二十八),但也有更早的非婚結盟(domestic partnership)錄於宋朝《太平廣記》:「潘章少有美容儀,楚國王仲先聞其美名,故來求為友。一見相愛,情若夫婦。」當然,當恐同(homophobia)隨著西學和基督教傳入中國後,此風便遭打壓,但仍可窺見帝制被推翻前的中國風氣之開放,不免令人心神嚮往。

圖片來源:http://www.wikiwand.com/zh-mo/中國同性戀史
圖片來源:http://www.wikiwand.com/zh-mo/中國同性戀史

每每我行文意圖總是想以自身經驗與思維對照這世界並逆行。在現代社會裡做為同性戀者,繁衍後代自然不再是單純的生物本能,而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領養?代理孕母?甚或是非婚或前段婚姻產生的後代)。而當單配婚姻制度失去其生物因素,剩下的除了社會、經濟因素外,就是感情因素。現代人慣性的以愛為出發點思考婚姻,同性戀者也不例外。但始終,婚姻是一種社會制度,是社會對於兩人結盟的接受,是法律對於兩人結盟的保障,而對於「擁有這個形式」的抗爭,我們同性戀者認定為人權尺度及平權表現。為了這點,在現行的社會體制之內,我完全支持同性婚姻。

但是作為人,我不認為和另一個人相戀、相愛與結合是需要兩人以外的他人認可的。在這前提之下,婚姻可以單純地只是為了追求社會最大利益的結盟(稅務、經濟、醫療等)。

當我和我的法定配偶Sean仍在交往時,他向我提出了結婚的想法,並不是為了愛,而是為了人生的備案。他知道我在台灣無法完全忠於自我地實驗與追尋自我的真實原型,無法肆無忌憚地體驗並打造我需要的生活藝術,便慷慨地提議,不論我們之後的關係為何,只要我願意,我們就在加拿大結婚。於是在我抵達蒙特婁一年後,我們正式結縭,即使我們在離開台灣的時候就已經分手。這使得我的婚姻是貨真價實地利益結合,獲利的並不只我,他也因此能夠節稅。

Sean是個超然於世界架構之上的思維存在,他的成長經驗讓他能夠看穿許多偽障直視真相,而這真相包含了自由與愛。在他能力所及之內,他願意給予我另一種自由,出自於愛。我想光是以這短短敘述我已經說盡我和他之間的關係。最終,我的婚姻仍是因愛而成形的。

昨晚有朋自遠方來,把酒言歡之際談及愛情與關係,某友人稍不以為然的說,If you love someone, you won’t break up with him (or her),我說,No. When you are in love with someone, you don’t break up with him (or her). But even if you break up, that doesn’t necessarily mean you can’t or don’t love each other anymore. 我們都分得清楚「相愛」與「愛」的不同吧。

延伸閱讀:從CNN主播Anderson Cooper之男友Ben Maisani公開與另一名男子親吻來看關係的可能性。

4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箏箏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