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Re:性不性真的由妳?

這個月我本來想寫同居五年這件事,不過箏箏和fifi前兩天的文章,讓我改變了心意。XD

原因其實無他,只是剛巧我現在在有固定伴侶的情況下,其實並沒有活躍的性生活,不論是跟伴侶的,或是非伴侶的。

其實年少時候我應該算是相當貪慾。剛和女朋友交往的時候也還滿熱中床笫,後來應該是因為種種精神壓力的關係,我開始慣性保持自己高度清醒。做愛時的那種失去控制,彷彿成為我不敢嘗的迷藥。這點在我同時少喝了很多酒上也可以應證,我變成極度控制自己和各種生活變因的控制狂。

開始的時候不要說是馬子了,我自己都有很多疑惑,因為我非常清楚自己有多貪戀喜歡的人的溫度和身體,所以難道我不喜歡她了嗎?後來我才漸漸發現,我還是很喜歡碰觸她,只是不再偏好奔回本壘的這個過程。我對她毛手毛腳的程度跟公車癡漢差不多,常常開車開一開,我的手就開始不規矩。

性在以前對我來講跟吃飯一樣,不能不做;也不能想像自己有辦法和在床上不契合的對象長久。現在我的看法則有點不同。這不是說性對我來講不再重要。我依然認為,每一場性愛都是至高無上、獨一無二的儀式,只是我不再覺得我的愛情或伴侶關係任一方必然得靠性餵養。

Credit: unsplash.com/@dcp

如果簡化來說,就是我認為精神式的愛情是可行的,我喜歡一個人,與之締結伴侶關係,但慾望不見得要放在這個等式裡。也就是說,我認為慾望、愛情、伴侶關係是三個單獨的命題。

有人講:相愛容易相處難。我反而覺得:相幹容易相處難。假使一定要我選,現在的我會毫不猶豫選處得來的,而不是床上分數比較高的。做愛當然有天生的直覺在裡頭,所以有人是天生好手。但就算不是,後天總有比較大的可能性去鑽研、磨練、學習,這卻是你不能寄望處不來的靈魂去做到的。

因為喜歡、所以在一起;確實因此大部份的關係與身體是相連的。但我相信身體和關係也可以脫鉤:我可以忠貞不二的愛著一個人,但也可以同時是另一個人床上的浪女。因為敞開我的身體並不等同於愛情或伴侶關係,有些時候甚至不等同慾望。

不能否認的是,很多時候愛慾就是緊緊相伴而生,我也曾經有過性與愛與伴侶關係三位一體的年紀。不過這就好像是不同生活方式,有些人喜歡做上班族,有些喜歡做Soho,也有人喜歡做嬉皮、龐克。我尊重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所以我也尊重女朋友的。

如果難得的對女朋友以外的人起了慾望,我會自願放棄發生性關係的可能性。因為她跟我不同,她並不是慾望和愛情、伴侶關係分離的人。而雖然我一直都很希望是分別對待三個命題的實踐者,但這是一個重要性排序的問題罷了,不去和她以外的人發生肉體關係並不太困擾我。

至於女朋友怎麼看待我認為精神式愛情的可能?她其實滿感嘆我不常想要,但可以接受的原因是她知道我的感情。

有天我們在家裡看到非關命運這個節目,其中有一段是選一張塔羅牌看你的慾望熱情程度。她笑著把我挖出房間來看,結果我選到的是99%熱情如火。她裝哀怨的看著我說怎麼都沒表現,我就很正經的告訴她慾望跟愛情於我現在不是等比,還有我非常喜歡她這件事情。

當然我也有思考,現在我因為生活種種狀況不特別想要,但等她年紀長了做不動了我很想要那不是太可惜。XD 所以我可以說服自己的理智的話,還是趁早多做點吧。

 

5 Comments

  1. 可是我經歷過很愛的時候很想要,不愛的時候一點都不想被碰,我想我性愛無法分開。以前也因為身體不契合而上了別人的床,是因為那時候年紀輕嗎?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衷心希望我能找到心靈與身體都很合的伴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