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性不性真的由妳?(這標題怎麼好像有被用過了…)

日前煩心時打給大學好友聊聊,沒想到我們禮尚往來(?)地同時有了性/愛之間的拉扯與煩惱。

我這位好友雖然身為異女,但這異女可不得了了(喂什麼意思啊妳XD),她可總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呢!早在我們大學還在搞校園戀情時,她就已經把觸角伸向校園旁的小酒吧,也因此跟幾個外校/外國男人睡過。睡一起不代表在一起,這事情是她教我的XD。害我每次去熱線時都得偷渡幾個保險套給她以表彰堅貞的友情。

90年代性教育經典《Miss阿性》。圖片來源:www.nicedays.com.tw
90年代性教育經典《Miss阿性》。圖片來源:www.nicedays.com.tw

好友現在交往的對象是個性格安穩不過的男人,忠貞正直又誠懇,偶而又很有童心簡直迷死人;兩人興趣相當,職業相當,是很能生活在一起的伴侶。

但是!霸特!根據我那目前春心蕩漾的好友所述,同居一年多的他們竟然已有高達半年,六個月,一百八十個夜晚,未有性生活!連三壘都沒有!重點是…男方似乎很有一些這個所謂的那個障礙,才24歲耶!不過我這樣講好像對男人很不公平,該好好檢討。(現在想想我應該對於某異男對我說過的:「你們這樣好爽都不用擔心會軟掉。」好好給予肯定的回應,而不是覺得自己被言語騷擾了才對,哈哈哈)

總之這是單身許久的我無法想像的,在我心裡所有浪費躺在身邊肉體的人都該好好檢討為人處世的道理才對。

好友說她煩惱了許久,也很懷疑是否自己失去了女性的魅力,不然怎麼男友都不想跟自己親密呢?這也讓我想起多年前的往事…

剛開始踏入圈內時,曾跟一個婆走很近,當時的我又害羞又不知道該怎麼跟婆相處,(畢竟本人是只交過異女女友的踢嘛!)然而在某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因緣際會之下,我們恰巧睡在同一張床上。我秉持著正直踢的矜持原則,連人家的小手都沒敢碰(其實也不是很確定想不想碰…)我迷迷糊糊地睡著,又迷迷糊糊地起床,渾然不知道自己自以為君子的行為已經傷了人家的心。

後來很輾轉地得知那位朋友內心很崩潰,所以我只好再設了一個局:還是一樣是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我們擠在我的單人床上……天氣很熱,棉被很薄,衣服很好掀…我看著她她看著我,我牙一咬~她眼一閉,於是你想得到的,該發生的就都發生了。

那是我人生中難忘的一夜。後來回想起來我都不知道我跟她怎麼辦到的。XD

我興/性奮嗎?我想是的,她興/性奮嗎?我相信是的。過程爽嗎?唔…我其實不太確定。

但是我們隔兩天就結束這段所謂的關係了。

當時的我還不明白「睡一起不等於在一起」的道理,也分不清楚我到底有沒有喜歡她,只是覺得上了床不就要負責(現在寫出這段話我好羞愧XD)我相信她本來也是這樣想。但我現在還記得她跟我說:「妳不覺得感覺不太對勁嗎?」(不是在上床的時候啦~)我那錯愕的感覺——事過境遷之後我才明白,原來被自己不喜歡的人甩是這麼機歪又靠杯的fu啊!!!

好像離題了。不過其實也沒有離題,我想問的是,性與愛到底能不能分離?我的好友還愛著男友,男友也愛她,且兩人中沒有第三者,但男友就是沒有性趣。這是問題嗎?是!問題可大了!性愛合一是人神共樂的極樂天堂,不分性向的愛情都應該,也值得品質數量都良好的性生活。

就如我最愛的愛情動作片(真的,literally)《史密斯任務》中的最後一個場景,史密斯先生得意的舉起雙手對於他們的性生活給了十分一樣。肢體的親密接觸是最直接給與親密感的方式,而我們卻常常把親密感的需求與愛情混淆了,(也或許兩者要真正界定真的很困難吧,老一輩不是常說感情是可以培養的?)所以才會產生很多錯待與誤會。

我相信愛情的起頭就像戰場一樣,那曖昧的拉鋸,眼神的糾結,內心的猜測,不都是我們不想輸給自己(我到底有沒有足夠的魅力吸引她/他?)跟不想輸給對方的心情?(先表達或是先露餡就輸了!),要怎麼雙贏實在是很靠天時地利人和,更不用說真正進入關係之後,兩人如何調整與磨合,才能達到最近很火紅,我自己也很崇拜的陳雪與早餐人的境界了。難怪有些朋友常跟我喊「談感情傷感情」啊。

性不性真的是挺由不得人(與自己玩耍除外),有些人無法跟不愛的人上床,有些人可以把性當成運動,可以常常換隊友XD;有些人在嘗試身體的界限;有些人根本鄙夷/害怕性(尤其是女生)。但我想多瞭解自己是好的,只要注意安全性行為,愛用保險套與指險套(延伸閱讀:fifi的或許只有這一夜,我們相擁)我個人是蠻鼓勵大家多嘗試的,畢竟我們都知道很多女人一輩子都沒有性高潮(大家千萬不要亂問媽媽這個問題,很可怕…)秉持著一生一次一個人走,我們總要面對自己的身體的原則,以健康的態度面對性就沒錯啦~
對了,最後要跟大家分享我的異女好友的人生座右銘:沒有興趣合不合,只有性器合不合!


簡直是根本不需玩味,直接命中紅心跟戳中笑點的精辟言論啊!

謝謝大家~

 

4 Comments

  1. 在同居的情況下半年沒有性生活,這已經到了需要尋求專業協助的程度了啊~~不過就我自己感覺,異性戀伴侶之間(尤其是台灣人)真的很難在「不傷害到另外一方自尊」的情況下坦然討論這件事情…

  2. 性跟愛對我來說是綁在ㄧ起的。 沒法想像,有性無愛或有愛無性。不要問媽媽是否曾達到xx那部份真的很好笑。 : P

  3. 我覺得這個提問也是開放式關係的某個執行的基礎:在性方面需要常換隊友的仍有只獨愛一個人的可能。又,一段關係久了,對彼此身體失去性趣也是常見。愛和性,對生理男性來說,或許更容易劃分清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