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可不可以不要同居

別誤會,我也曾經跟女友同居過頗長的一段時間,拼拼湊湊大約有個六年左右,在別人眼中也(曾經)堪稱甜蜜。住在一起的六年中,有快樂也有悲傷,每當我在外面情緒不好了,總知道回家還有個人等著我。

可是,時間久了,日子就過得有點膩。這種膩,絕不是不喜歡,也不是處得不好,一切都舒適柔軟得就像每天早上起床習慣披上的那件薄外套,舊舊的,但很舒服。只是有時一切都太過熟悉,熟悉到彷彿閉著眼睛就可以過日子,讓我幾乎要暗嘆莫非此生休矣?

要在一起,要維持熱情與火花,總得保持一點距離,而這距離人人不同,實在很難拿捏。

光拿睡覺來說好了,我喜歡一個人睡。熱戀期不算數,那種時期誰都喜歡黏在一起,即使睡得腰痠背疼全身骨節喀啦啦作響,也還是願意盡量把自己彎曲成可以縮進對方懷抱裡的姿勢。這樣的全力配合,每每換來一句:欸妳柔軟度真的很好。可惜我的身體柔軟度雖好,心的柔軟度卻很差很差,沒多久就會回復到原本那個死硬脾氣,一切都打回原形。而對方在看過我的超高柔軟度之後,面對接下來拒絕配合的屎面的我,通常也特別難以接受。

圖片來源:www.moko.cc/jianghuaihai
圖片來源:www.moko.cc/jianghuaihai

我的熱戀期不太長,大概就一個月,超過一個月,喜歡裡頭就漸漸混合了苦惱。無論床鋪再大、空位再多,我不喜歡旁邊有個人的感覺。有時黑暗中突然醒來,意識到身邊有個深沉的呼吸聲,其他情侶的說法是會覺得安心的聲音,我卻總是心生荒謬之感,有突如其來的陌生,想問自己:「妳在這裡幹嘛?」一度甚至有個衝動,想被子款款滾到遠一點的地方去。(好吧,當我女朋友有點可憐,但,我不這樣就會不舒服啊。)

不過,若我真的滾到其他房間去睡,就睡得香甜心安無比,尤其在知道隔壁有個人的狀況下,感覺更是美好。是,我的安全感來自於有妳在我隔壁。

我喜歡在一個人的房間醒來,窗外的陽光只撒落在我一個人身上,安靜地獨自享用每天睜開眼的最初幾分鐘,如果愛人想加入,拜託敲個門。我也喜歡去敲對方的門,人不在也沒關係。很難說明那是什麼感覺,大約更接近一個手勢,一個姿態,一個提醒對方:嘿,我在這裡喔。的小小聲音。

可惜沒幾個女朋友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同居可是不睡在一起!?為什麼??」哎,我覺得好難解釋。

我也不喜歡一起洗澡。老實說,我痛恨蓮蓬頭被拿走的感覺,我就是想要一鼓作氣地洗完頭接著洗身體,不喜歡洗到一半把蓮蓬頭交出去,然後在旁邊發傻。有人會說,妳可以幫她搓背呀。好吧偶爾來一次我OK,可是老娘不喜歡三天兩頭幫人搓背,而且我的背我自己也搓得到,前面說過了我柔軟度很好。說我不懂情趣我承認,可是我就是這樣!尤其到了冬天,我更是得屢次拒絕一起洗澡的要求──我很怕冷,而且我會因為考慮到對方在等我而有時間壓力,每次輪到自己都迅速地亂洗一通,以求能早一點把蓮蓬頭交出去──無論對方如何叫我慢慢來,再三保證她不會怎樣,我都無法慢條斯理,這種強迫心理不知道有沒有人了解。然後接下來我又憤憤不平地瞪著對方手上的蓮蓬頭,心裡頭犯嘀咕。有沒有必要把情緒搞到那麼差呀。

還有,雖然我很感謝難過的時候,陪在我身旁的女友(們),但我內心深處其實希望能夠先自我沉澱一段時間,再決定要不要把事情說出來。這件事是我歷經了幾次分手才恍然理解到的。我不想要一回到家,壞情緒無所遁形,而有個人在旁邊眼睜睜都看見,無論她來不來安慰我,都會讓我潰堤(說穿了,這是個人的人格缺陷)。可是我又不想因為這樣而在外遊蕩,回不了家。我想要一個黑暗的小角落,不與人分享,一覺醒來又是一條好漢,如果有人在旁邊,我搞不好就會變成難哄至極的壞心眼,一個勁地只想為難對方。

不要告訴我我還沒遇到夠愛的人,不是這樣的,如果是這樣,我大概是從來就不懂得愛人。

所以啊,如果要在一起,請不要跟我同居,不要二十四小時扣掉工作時間都讓我看到妳;如果要見面,我們可以打電話約時間;要上床的話,去去motel也許不錯(如果再說「錢我可以出」這句話,可能會被一拳打飛);總之,世事難料,愛情不是只需要定時定量的餵養,就會長得跟大樹一樣高喔。(掀了底牌後,也不會有人要跟這種人在一起了,噯我知道我都知道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