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Life , Fear , AIDS

作者:Effie

“…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Franklin D. Roosevelt

台北市一名男教師於上個月被匿名檢舉疑似為愛滋病患者並傳染給他人,引起軒然大波,該名男教師雖否認該項指控,然而在台北市教育局與校方「柔性勸導」下,已至醫院接受篩檢。(參考自自由時報電子報

認真去看報導內文所引述的話語便能馬上瞭解正確的愛滋觀念宣導工作做得有多麼不普及與主管單位的處理方式有多麼粗糙,導致愛滋的污名更為加深,透過媒體的報導只是帶來更多因為未知而產生的恐慌、懼怕。

愛滋病(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AIDS)由發現至今已逾三十個年頭,由人類免疫缺乏病毒(簡稱HIV)所引起,因免疫系統受到破壞而成為許多伺機性疾病的攻擊目標,促成多種臨床症狀,統稱為症候群。此症候群可通過直接接觸黏膜組織的口腔、生殖器、肛門等或帶有病毒的血液、精液、陰道分泌液、乳汁而傳染。(參考自wiki

基本上愛滋病是種傳染途徑非常特定的疾病,HIV是人類已知最脆弱的病毒之一,病毒只能生存在活體細胞內,只要離開人體並接觸空氣,平均只能存活30秒至3分鐘,運用各種物理及化學方法便能輕易將其破壞,因此HIV在環境中存活相當不易,要藉由環境傳染是不可能的。

所以,與愛滋患者共處一室並不會感染到AIDS,而人家就算打了上千個噴嚏,也不會將病毒傳染給坐在隔壁的人。

愛滋病的傳染途徑有以下幾種:

 

一、危險性行為:

與他人進行沒有保護措施(使用保險套)直接交換體液的性行為是主要傳染途徑,因為它集合了精液、陰道分泌液及血液等多重感染之可能;另外,若是因肛交或拳交造成肛門或直腸黏膜的損傷導致接觸了精液或帶有愛滋病毒的血液也有可能感染。

所以請全程使用保險套,那不僅僅只是為了避免鬧出人命(EX:小孩),有更多的考量是保護自己。

 

Q:那麼口交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A:目前的研究皆顯示口交「有風險/有可能」感染,但極為罕見,若擔心的話建議全程使用保險套且切勿吞下精液。(反正保險套也有很多種口味能夠選擇)

 

二、血液感染:

 

(一)經由輸血感染到愛滋病毒:

若對自己是否感染了愛滋病毒產生疑慮,請至醫院進行篩檢,若害怕曝光,愛滋病虛擬博物館提供了全國匿名篩檢的醫院可供選擇,表格也清楚註記了如何預約及服務時段,切勿存心利用捐血來逃避前往醫院篩檢的恐懼。

 

(二)共同針頭感染:

較常見的是藥物濫用者輪流共用針頭,愛滋病毒經由靜脈注射直接進入血液中。

 

三、垂直感染

若母親是愛滋病毒感染者,有一定機率會將病毒直接傳給新生嬰兒,一般認為可能在子宮內或生產中由母親傳給胎兒,然而生育後經由哺乳也是有感染的風險。

以上是愛滋病毒傳染途徑,若不屬於上述幾種情況,就不會傳染。

所以:

Q1:接吻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Q2:看牙醫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Q3:握手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Q4:擁抱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Q5:與人共用牙刷或刮鬍刀或修眉刀或鼻毛剪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Q6:與愛滋患者共食或穿同一件衣服或使用同樣的洗衣機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Q7:使用愛滋患者用過的馬桶會感染愛滋病毒嗎?如果前者的精液或血液殘留呢?

Q8:被蚊子叮咬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Q9:我在西門町被流傳已久的針頭刺到了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Q10:若與愛滋病患者一起游泳或泡澡會感染愛滋病毒嗎?

A: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不會。如果看見精液或血液殘留在馬桶上還能夠視若無睹坐下去那我也只能說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但是答案依舊是不會感染。

但是請注意在短時間內連續共用牙刷與刮鬍刀或任何可能造成出血的器具是有風險的,不僅僅是感染愛滋病毒,也可能感染到其他以血液為傳染途徑的疾病,為了自身衛生及安全,建議勿與人共用。

請記得,HIV是很脆弱的病毒,脫離人體後只會生存很短的時間,比流感病毒生存時間還短,也更容易被高溫、強酸、強鹼、一般消毒液給殺死,所以也不會透過水、食物、握手、擁抱、空氣、蚊蠅、昆蟲、小動物(EX:貓狗)傳染。

目前因為醫藥進步,愛滋病也不再是現代的黑死病,而是一種慢性病,藉由藥物控制降低體內的病毒量,平日攝取均衡飲食及充足睡眠保持身體的免疫力,愛滋病患者自發病後依然能活上二、三十年,只要定期至醫院看診與服用藥物,在與伴侶取得共識後也能繼續經營感情關係,日常生活皆與一般人無異。

恐懼來自於無知,愛滋病不會立刻致人於死,真正能將人凌遲至死的是隨之而來的歧視。

因為愛滋病的主要傳染途徑與性掛勾,於是成為了社會上隱晦又難以啟齒的疾病,彷彿感染到愛滋病毒等於該名患者的道德全面崩盤,被貼上了標籤後,連抬頭挺胸都得用盡一生的力氣才足以對抗每道如刀割般的目光與竊竊私語。

報導中的教師因為被匿名檢舉而得自證清白,然而這究竟有什麼好證實的?會有人特地去醫院做B型肝炎篩檢後拿了報告開記者會聲明:「我沒有得B型肝炎」嗎?得了高血壓、糖尿病的教師就不適任了嗎?

無知帶來排除異己的行為,愛滋病的污名仍像是寫在木製桌面上擦不去的麥克筆字跡一樣,要很用力、很用力才能擦掉一點點。

在中小學致力於性教育及兩性關係教材的同時,若能再對大眾宣導關於愛滋的正確觀念,或許該名教師的案例就能少一些些,而莫須有的恐慌也能夠少一點點。

——-
若對愛滋有更多疑問可至下列網站:

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
愛滋虛擬博物館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
財團法人台灣紅絲帶基金會
社團法人台灣露德協會
社團法人台灣誼光協會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台灣懷愛協會
台灣愛滋病學會
社團法人台灣愛之希望協會
希望工作坊


Effie

擺盪於十字路口。沒耐心任性難搞挑剔龜毛。
山頂洞人。夢想是扛著狼牙棒對某個人說:「just shut up and be mine.」

2 Comments

  1. 剛好近期又有因《時報文學獎散文首獎》毒藥【楊邦尼】此篇得獎文章所引起的爭議,故一併附上。

    這是毒藥原文:http://heartvalley.blogspot.tw/2010/10/blog-post_15.html

    這是針對爭議所提出的看法之一:http://yclou.blogspot.tw/2012/10/blog-post_17.html

    由此可知愛滋病仍舊是凌駕一切之上的聚焦所在,甚至超越了一篇令人動容的文章所能帶給讀者的感動或啟發、勇氣或者是被理解的安慰。

  2. 今天看了 1993 年根據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費城》,真是感觸良多。臺灣對愛滋病歧視真的很嚴重(不過天龍國裡的人要求很高,連得癌症都不行xD),就連許多專業醫療人員都難免會不自覺落入對愛滋病毒不夠了解而產生對愛滋病患者的歧視,這部片實在應該要列入臺灣全國中小學健康教育必看教材才對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