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有光的地方,就會有影子 — 寫在同志遊行十年之後

這次遊行的話題意外地引起了熱烈的迴響,於是我也特別關心這次遊行的媒體後續報導。大多數媒體報導都是正面友善的,特別是這次有多位演藝圈一線大牌的現身支持,也有二十多國的同志朋友一同參與,以民間舉辦、在地起家的活動來說,能夠得到如此的國際知名度和讚譽,還能夠吸引來自臺灣以外的朋友自願飛來「朝聖」或是「取經」,我的腦袋裡真的是想不出來臺灣有幾個活動可以辦成這樣。更何況這其實本質上是個社會運動,又不是 My Bloody Valentine 演唱會阿!(註一)

在這裡要特別感謝臺灣同志遊行的主辦單位,辛苦你們了!你們好棒!謝謝你們!

i2054691

而我同時也拜讀了蘋果日報當天刊出的專欄文章—爭取同志婚 臺灣要加油(蔡季勳)。這當然是篇值得一讀的文章,不過我今天想要講的,和這篇文章的內容其實沒有什麼關係。

基於一種旅居異國數年,想要了解一下臺灣社會現況對同志觀感和以前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心態,我在看完了這篇文章之後,決定輕輕地滾動我的滑鼠滾輪,繼續往下看專欄下方的網友新聞討論。

雖然在這個 iPhone 一代比一代長 Web 2.0 已經出現了超過 10 年的年代,大家不得不承認網路上看到的留言總是比現實生活中會聽到的話惡毒許多(註二),而果然第一頁就出現了不少攻擊同志的留言,但戰場上有句名言:「要了解你的朋友,更要了解你的敵人。」雖然不知道這是在哪個戰場,但拿著攻略打 boss 總是比較容易,於是我決定耐著性子,把一共五頁的留言全部看完了:(以下包含惡毒攻擊同志言論,所以看了絕對會心情不好的,請作好心理準備再往下看吧!)

(註三)

From 114.4*****.166

同志要去看醫生
同志要去看醫生..你爸是同志嗎?不是..你媽是同志嗎?不是..那奇怪,你為什麼不如你爸媽互愛,而跑去當同志,你爸知道會氣死,不論你窮富,不論你博士或小學畢業,你爸生你就只是為了要傳宗接代,其他都不重要,你當同志,要怎麼傳宗接代?
From 118.1*****4.47
同志是童稚....
同人誌可以...同志不好..趕緊回頭是岸
From 111.2*****.53
作者想害人
朱惠珍的女兒同性戀,被與她相戀的女人逼死;幾年前某男書記官被同性戀人砍臉至血肉模糊而死。
From 123.1*****.244
別亂了
如果小孩以後認知上是,爸爸是女的,媽媽是男的,那老師要怎麼教,同學會不會笑他,這些小孩要如何立足於同儕間,有沒有考量到這些小孩的幼小心靈所受到一輩子的傷害,長大會不會恨你們,不要説同性多專情,劈腿的問題一樣一堆,要怎麼愛是你們的事,相信大家也無權干涉,敲鑼打鼓沒必要吧
From 27.14*****202
真男人不搞gay
幹恁娘死gay一堆
From 61.70*****117 
1995
低調一點好不好!插屁眼要注意衛生
From 1.175*****2
633
還是正常點的好吧~""~
From 202.1*****8.5
3344
嗎的 恶死人了 一群渣滓 GO TO HELL ALL U
From 111.1*****9.34
尊重但不應鼓吹
如果同性戀是常態,又敲鑼打鼓鼓吹,大家就準備接受女婿真的是女的,媳婦搞不好是男的,而且會愈來愈多,小孩也要接受爸爸不是帶把的,媽媽會長鬍子的景況,您說,這不就亂了套嗎?所以,可以尊重但不應鼓吹
From 1.165*****52
這些同性戀就不是跟性有關?少假了啦,哈!艾滋病的比例中同性戀佔絕大多數,可憐一下有限的醫療資源吧,這個社會有更重要的事需要被關注
From 111.2*****5.41
亂倫大酒店
母子婚父女婚兄弟姊妹婚是否也要解禁!?

 

以上這些充滿偏見的言論,若要一一回應的話實在可以寫個七天七夜,有人和我說無須介懷,但我卻認為這些留言提醒了我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就是經過了同志遊行十年,臺灣仍舊是一個嚴重歧視同志的社會。

相信 Queerology 的作者或是很多現在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人,大概心裡都在想「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勒,這不是廢話嗎?」

但是我想說的是那些更多沒有反映在這些留言裡面,那些我們大多時候選擇忽略的歧視。

比如說剛剛那位告訴我「無須介懷」的人(為什麼別人都說到這份上了但我應該要作的卻只是「無須介懷」?);比如說我們的身邊那些曾經和你說過「我覺得同志沒什麼,和一般人一樣」,但在聽到別人開歧視同志玩笑的時候默不作聲,講到某政治人物疑似貪污卻疾言厲色大聲駁斥,像是他們早已和此政治人物相交多年可以用項上人頭保證絕無此事。更別提我也曾經聽自己本身就是同志的人說過,「現在臺灣社會已經很開放了,我們有必要遊行嗎?」類似的言論,或是對於婚姻權的爭取和孩子領養權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我也曾經覺得自己已經過得很不錯,家裡和同輩的朋友都能接受,網路上有社群、有資源,走在台北街頭可以和自己的女朋友手牽手。在工作場合不談私事是專業,雖然把頭髮剪短的時候會被唸一下,但唸久了也就習慣了,不男不女是自己的問題,要面對社會的時候還是要假裝一下,反正晚上還有 T-bar 可以去。

當然也有想過結婚的事,但那時浪漫的想像多於實際的考量。有聽說過荷蘭和比利時准許同性結婚這件事情,當時只覺得「哇!好好喔!」然後翻開報紙下一頁,又重新拿起便當裡的筷子,挾了一口飯到嘴裡嚼著。

如果我沒有來到 Massachusetts,也許這一切都不會改變。

我在來之前就知道 Massachusetts 是美國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州(而且比在 2005 年全世界第三個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西班牙,還早一年合法化),但當我剛開學沒多久,就在實驗室一邊作實驗一邊側聽到美國人 Catherine 跟 Nick 聊天,講到 “My wife…” 的時候,我還是嚇了一跳,仔細一看,Catherine 的手上的確戴著結婚戒指,臉書上的狀態是「已婚」,公開相簿裡盡是她們依偎在一起的合照。

而且沒有任何人避諱,Catherine 對每一個新來的學生都直接講「我老婆⋯⋯」,語氣沒有猶疑、沒有停頓,聲音也沒有特別放小,而別人在回覆「那你老婆⋯⋯」的時候也一樣,沒有人先左顧右盼,沒有人把頭壓低還把手放到嘴邊,若是沒有看到說話的人光是聽,你並不會覺得這段對話有什麼突兀,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於是本來還打算看看情況再說的我,卻在來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到一個月,就在我認為是工作場合的地方出櫃了。

但就在我出櫃之後,我才發現其實我連出櫃的必要都沒有,因為大家根本也不在乎你是不是同志,性向就跟你的髮色膚色一樣天然,沒什麼好爭議也沒什麼特別好討論的。於是我甚至可以在工作場合開自己是 lesbian 的玩笑,或是偶爾在同事之間聊天的話題之中神不知鬼不覺地插入「喔對阿!我前女友有一次⋯⋯」;每天出門的時候也不再花半個鐘頭擔心「這樣穿會不會太 man ?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很怪?」有次連自己都覺得頭髮好像剪太短,雖然自己是覺得蠻好看的啦⋯⋯,結果一進實驗室 Nicki 就大叫「你剪頭髮了!?」下一句則馬上是「很好看耶!」

那天早上我覺得我能夠在這個地方工作生活,真的很開心。

在有 16.3% 的伴侶是同志伴侶的 Provincetown,路上常常可以看見兩個男人十指交扣。跟住在加拿大(2005 年通過同志婚姻合法,世界第四)的朋友說我在魁北克看到好多十指交扣、雙雙對對的同志情侶,朋友一臉我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說:「這在加拿大很常見耶。」

有一次從加州來拜訪的朋友問我說:「所以 Boston 的同志區在哪?」我很認真地想了一下,回說:「嗯⋯⋯,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們好像沒有也不太需要同志區耶,我倒是知道有一區保守區在哪(哈哈大笑)。」朋友愣了一下,然後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沒有同志區只有保守區這個 idea 實在是太酷了!」(註四)

還有隔隔隔隔壁實驗室的 Kate 決定和在這裡認識的 Caitlin 舉行婚禮,全實驗室的人都去了。Jen 的口試場合上,她的姊姊和她的女朋友手牽手,陪著她媽媽一起出席,整個系上的人對待她姊姊的女朋友,就真的如同她是 Jen 的家人一般自然⋯⋯。

如果不是經歷過這麼多,也許我還不知道我可以,也應該擁有這麼多。自由與尊嚴,就和鮟鱇魚肝一樣,一旦嚐過那樣美好的滋味就再也忘不了(註五)。而當我回頭看見自己國家的同胞說:「這個社會上還有其他很多比同志平權更重要的議題。」自己的家人對自己說:「這社會上處處是偏見,所以不必太過介懷。只要你的親朋好友都能理解與包容,這就是上天給予最棒的禮物了。」我只覺得無法接受。

我沒有覺得臺灣獨立不重要,經濟不重要,失業率不重要,環保不重要,反核能不重要,反貪污不重要,這些議題我一樣關心,一樣重視,和大家一樣義憤填膺;相反的,可能是臺灣社會覺得我並不重要,我能以同志的認同存在彷彿只是異性戀們寬容的施捨和許可。

其實我也沒有覺得自己很重要,但是我愛的人對我來說比什麼都更重要。我希望我愛的人可以生活在一個不用時時刻刻擔憂會不會出櫃,不需要懷抱被用異樣眼光看待的恐懼,還可以享有和其他異性戀伴侶一樣權利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話,我好希望這個地方是臺灣。

我更希望我的所有同志朋友們都能享受到鮟鱇魚肝生活在陽光下的味道。就像我生活的地方沒有同志區一樣,其實我最希望的是,有一天同志就像搭電扶梯的時候靠右站,只是我們日常生活中自然而然的一部份,我們每年在這個時候舉辦的是慶祝同志平權的節慶,而不是要求同志平權的遊行。

其實在我看那五頁滿滿充斥著同志偏見的網路留言的時候(終於發現自己離題了!)(但是我又扯回來了哇哈哈哈!),我的心情是很平靜的。有光的地方就會有影子,而通常光越強,映照出來的影子也就越黑。因為有這次同志遊行的大放光芒,我們才能知道,我們的社會上,還存在著這麼深的黑影。

這次遊行過後朋友們轉載著一張感人的照片,是一位媽媽和自己的兒子一起參加支持同志遊行的照片。我有的時候也會疑惑,我的父母難道不希望我能夠享有和其他人一樣的權利和祝福嗎?

但當我看著我手上,我的異性戀朋友讓我抱一下玩的小孩的時候,我堅信無論這個孩子長大之後愛上並且決定共度餘生的人是同性別、不同性別,還是跨性別,他的父母絕對都會成為他堅強的後盾,如同他們曾經以朋友的身份站在我的身旁支持我一樣。

因為我想我如果害怕身旁的黑影,那麼就讓自己成為光。(註六)

 

註一:從頭到尾只出了兩張錄音室專輯,卻成為全世界瞪鞋搖滾的開山祖師爺 My Bloody Valentine,明年 2/13 就要在台北顯靈現身了!除了日本之外目前 My Bloody Valentine 只停臺灣一站,這種一生難得一次的機會,實在是從馬達加斯加搭飛機來都值得阿!

註二:還有心理學家特別針對這個現象作研究,雖然大家認為應該是因為匿名性導致惡意容易被彰顯,但最近有個新理論,說其實這跟要贏得女人的芳心一樣,都是靠眼神!(”Eye Contact Quells Online Hostility,” Sep. 16, 2012. Scientific American

註三:現在這些留言已經都被蘋果日報的系統刪除了,所以這也算是珍貴的史料吧XD

註四:雖說沒有同志「區」,Massachusetts 倒是東有一個 gay town(就是 Provincetown),西有一個 lesbian capital(Northampton, 也是美國知名出櫃政論者 Rachel Maddow 和她的伴侶所居住的地方)

註五:有朋友請我形容一下鮟鱇魚肝的滋味,我想都不想就說:”Like heaven.” 維基百科對於鮟鱇魚肝的描述是:「鮟鱇魚肝有海底鵝肝之稱,據稱有清熱解毒的美膚功能。」還沒吃過的朋友請務必嘗試阿!

註六:我在查 Massachusetts 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資料的時候,從維基百科上面發現了一件事。就是原本堅決反對並且提倡禁止同性婚姻的 Massachusetts 共和黨州參議員 Brian Lees,後來改變了他對此議題的態度,並且開始傾向支持同性婚姻,他在 Massachusetts 同性婚姻合法化不久之後說:「同志婚姻已經開始了一陣子,而麻州州民的生活並沒有因此而改變,除了那些以前無法,但現在終於可以結婚的人之外。」(”Gay marriage has begun, and life has not changed for the citizens of the commonwealth, with the exception of those who can now marry.”)

 

2 Comments

  1. 說得好,身在台灣深深覺得台灣社會對待同志的主要問題在於刻意的漠視,不問不聽不看不處理,公開而大聲的同志運動在台灣絕對是必須而且必要的。

    另外離題提醒一下,鮟鱇魚是底棲魚類,為了撈捕牠們會對海洋生態造成很大的破壞,還是少吃一點好喔!
    請參考這裡 http://e-info.org.tw/node/81292

Leave a Reply to Jo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