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雙面勞倫斯》──推薦給所有覺得自己很正常的正常人

 

〈雙面勞倫斯〉劇照

 

上週末的台北雨幾乎沒停過,我去看了〈雙面勞倫斯〉(Laurence Anyways)。男主角全名叫做Laurence Emmanuel James Alia,導演用了alia這個字,暗示了主角與主流社會格格不入的宿命。這是一部關於MTF的故事。MTF,male transfer to female。主角Laurence是一個渴望變性的三十五歲男人,他在大學裡教書,喜歡寫作,有一個交往兩年的導演女友Fred。他倆對生活充滿熱情,狂放不羈,最重要的是,他們深愛彼此。

某天,Laurence突然告訴女友,其實他一直都渴望變成女人,過去三十五年來,「她」一直都感覺自己的靈魂裝錯了軀體。她仍然愛Fred,只是她不能再這樣過日子,她要做她自己,做一個女人。而在Laurence一點一滴改變自己的外貌、越來越趨近於真實的自己之後,原本甜蜜的生活也如哀管急弦,急遽降至谷底。

前陣子台灣冒出一個新聞人物,這件事說大不大,重要性更是一點也無,但講出來人人知道,就是法拉利姊張婷婷。出名原因很簡單,她違規停車,把超跑停在紅線上,被擋到的路人心生不滿,刮了她的車。記者採訪時她說了句:「改天又遇到美女(指她自己),他是不是就可以拿瑞士刀捅我的身體,劃花我的臉……」,接下來的結果就不必說了,媒體大報特報,聚焦在「我美女欸」這句話上面,又針對她低沉的嗓音,強烈暗示她性別不明。一個小小事件(這甚至不配稱之為新聞)鬧上大版面,通告也來了,模仿秀也立刻跟進了,沸沸揚揚吵了好幾天,每個人都想把「真相」揪出來,看看她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這件事,我是從同事那裡耳聞,聽到的時候正是午餐時間,大家輕鬆談笑,喧嚷著當天的奇人奇事,我聽著,很有點小小的傷心。因為那個當下,對於法拉利姊所表現出的自信,每位女性同事都流露出了可笑,不以為然的態度,卻又對她到底是男是女展現了高度的興致勃勃。她們的不以為然,究其原因,還是源於法拉利姊「不是真的」女人。她們的價值觀,一言以蔽之,就是:不是真的女人,卻有女人味,很怪異。這樣「做出來」的美,不算是美。

很常見的歧視心態。以這種邏輯來看,只要她們是「真」的,胸部是真的,陰道不是做的,她們永遠有資格嘲笑或評判另一個人,因為她們是理所當然的存在,「先天」比較優越。真的,就代表比較好。如果換作一個生理女性想要隆胸整形,雖仍或多或少受到真\假的價值審判,但撻伐相對輕微,因為她只是希望自己能夠更美,而這是可以被同理的。(上述例子還有物化女性與審美觀單一化的問題,不過因為資本主義影響,全世界大概都陷入了自我物化的潮流中,在此暫且略過。)

對很多「正常人」來說,一個女人,若不是真正的生理女性,無論她怎麼努力裝扮,甚至動手術,在很多「正常女人」眼裡,都是醜的,怪的(除非妳美得像河莉秀,美得完全符合,甚至更勝主流價值觀,她們才會安靜下來),在「正常男人」眼裡,則表示她「噁心欠打」(到底多欠打,去看看那些新聞底下的留言就知道,總有人激動表示變性者多讓他們作噁,非除之而後快不可)。相對的,一個生理女性,即使她覺得自己的靈魂裝錯了身體,即使她後來把外在軀殼改造成自己心目中理當擁有的男性模樣,在很多正常的男人女人眼中,仍舊是假的,是一種僭越,一種偷竊。

大部分有LGBT認同和性別常識的朋友,很輕易就知道這些評論是謬論,是垃圾,然而如果從媒體反應來看,台灣的一般社會大眾並不具備這些常識。因為那幾天,主流媒體展露了極其嗜血的好奇心,而觀眾也不遑多讓,恨不得把放大鏡伸進別人的褲襠或裙子裡,好好審視。

其實,〈雙面勞倫斯〉的導演真正想要探討的,是一個變性者與其原有伴侶之間的定位關係,還有愛的種種可能樣貌,層次遠比我所提及的部分豐富許多。但我在看電影時,還是很難不聯想到這則新聞。片中的Laurence在社會上已非中低階層,佔有一定程度的優勢:他聰明,長得好看,在大學教書,還剛拿了個文學獎,前途一片大好。然而,在他決定塗上口紅,戴起耳環,穿上裙裝,試著「做自己」的那一剎那開始,他要面對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巨大失去。嘲笑,耳語,毆打,資遣,與一生摯愛別離。她的伴侶若不離去,也會跟著面臨極大的壓力,而這些壓力,大部分還是來自於外在社會,來自你我周遭每個覺得「男人就要像男人,女人就要像女人,這才是真,真才是美」的人;在我看來,這恐怕才是讓兩個相愛的人之所以分離的真正原因。(壓力多大?請點這裡,左下方第一個連結)

而電影之外的現實生活,變性者所要面對的挑戰,永遠只是更殘酷的。

Fred曾憤怒地對Laurence大吼:「你什麼都要,你想要的太多了!太自私了!」當時,在銀幕下的我,忍不住淚濕眼眶。之後再搜尋影評,也不乏類似評論如「勞倫斯太愛自己了……總是要求著別人。他自顧自改變自己,卻忽略了身邊人的感受,一段戀情不是只有彼此相愛……沒有溝通的愛情終將踏入墳墓。(來源:ptt電影版)」這種「你擁有這些,已經要心懷感謝,還嫌不夠就實在太貪心」的論調,正是典型異性戀霸權只以自我角度思考,還責怪同志「要求太多」的一貫心態。

如果你\妳是所謂的正常男女,在看這部電影時,雖然很可能搞錯重點,但我還是鼓勵你\妳去看看。因為你\妳擁有的,沒有理由不讓別人得到。你\妳要的幸福,我們有同樣資格擁有,我們,全部都要。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