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枕頭皇后(誤)的冒險

推開厚重木門,一陣煙捲來,像是綜藝節目的乾冰特效,只不過這不是特效,煙全是pub裡的人一晚上抽出來的。我曾經留到打烊的時候,日光燈照射下,夜晚頹靡情調的沙發椅顯得顏色慘淡,上面還有一堆被煙頭燒出的洞。空氣裡漫著永遠散不去的煙味,和燈下照看更明顯的粗糙粉塵。即便對環境多有不滿,我仍每個週末都來這裡,因為我需要T。

喔不,應該說,我需要T來上我。

半年前第一次到這間pub玩時,我是個迷路的小T ,穿上白色的過大襯衫,喝下幾杯酒滿臉通紅,在舞池裡沒有節奏地搖晃,迷眼中看去,每個可愛女孩身邊都有人伴著了,我搖啊搖正在無聊,突然一個T靠近我,他溫暖的手從背後環上我的腰,頭靠在我右肩,嘴唇有意無意地碰觸我的脖子,雖然我一向喜歡女性化的女人,不過那個T不會讓我想抗拒,反而有種跟稱兄道弟的T亂來的刺激感,也許是酒精的影響,當時心想就這樣隨他擺佈也不錯,那個T走到包廂區其中一張單人沙發坐下,拍拍自己的大腿要我坐在他身上,我依言,他說:不不,不是這樣。把我朝向舞池的身體扳向他,面對面讓我跨坐在他大腿上,接著熟練地親吻我的臉頰,輕啄嘴唇,雙手鑽進我衣服裡面,滑動、撫摸、輕重有致地揉捏,我忍不住呻吟出聲,隨著我的投入,他的呼吸也變得粗重,邊親我的耳朵邊說:到我車上。一進車裡他就把我放倒在椅子上,(我忍不住想,原來都市傳說裡,T放倒女人是這樣子啊。)他更深更深地親吻, 解開我的襯衫,很快又脫下我的運動內衣,我抓著他襯衫領口,也試圖要鬆開那排釦子,他把我的手拿開,一次、兩次、三次,再醉昏頭我也發現不對,睜眼看他,他說:我不要。(我遇到都市傳說中的鐵T了嗎?)我說:可是我也想碰你。他說:嗯,我只喜歡上人,不要碰我。我頓時有點傻住,不過還是順從地繼續躺著,沒跟T上過床,不知道我想碰觸他的話該如何表達。只好偷偷在他頭上蓋隱形的章:鐵T無誤。

躺著享受他愛撫的感覺,老實說真的非常非常好,他敏銳地知道我的反應代表還要或不是這裡,酒精和新鮮的雙重催情之下,他用略微侵略的力道進入我,(本段已遭刪除),讓我享受人生中第一次,性愛裡的高潮。說來有點不好意思,雖然已經二十有二,交過的三個女友卻都是清清如水的女孩,別說想要上我的慾望沒有,有一個居然還說她的處女膜是要保留給老公的!(崩潰)在一起兩年只得到她給我一張永遠的好朋友卡。妳沒事會讓好朋友親妳胸部還發出叫聲嗎?後來,後來我跟那個T沒有纏綿悱惻從此跌入愛河的情節,我愛的還是可愛小女生,不過那一晚我們感覺都很好,所以在pub裡遇見時又做了幾次。我會開玩笑地叫那個T「師父」,是他把我領進門的,而且我就此玩開了。每個週末到這間pub找T做愛,或求或命令或勾引他們上我,變成我生活裡最值得期待的事情。尋找過程不總是順利,但慶幸世上有寂寞與酒精,往往我還是能把他們帶回家。在pub裡我已經是有名的pillow queen(注),通常主動找我的都是不讓人碰的鐵T,各取所需的夜晚,我的呻吟和反應愉悅他們,而他們讓我高潮。

被T上的感覺會上癮,我在校園裡穿著襯衫軍靴,大剌剌地跨坐長椅,跟朋友描述那種欲仙欲死、欲罷不能、欲語還羞,講得朋友們全瞪大眼睛:靠!妳這樣子哪有T要上妳啊!?
可不是嗎?所以我換裝了啊。

今晚稍早,我在鏡子裡檢視修飾自己妝扮,經過半年的練習,我已經能熟練地塗抹蜜桃色唇膏,對鏡子笑笑,是漂亮的,ok。接著低頭確認吊襪帶乖乖待在裙子下面,我愛惜地撫過自己光潔的大腿,今天會是誰吻上它們呢?這樣的夜晚我總穿得特別有女人味,平日的短靴和襯衫收起,那會阻礙我找到正確的對象。正確的,對象。出門前我親了牆上貼的Victoria’s secret海報一下(買性感內衣送的),跟女神們說:wish me luck.

推開pub的木門,穿過煙霧之後我就看見他了。他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卻是第一次身邊沒有帶著女伴。我走到他身邊跳舞,近距離望進他的眼睛,他薄薄的嘴唇帶著戲謔的笑,我知道他有點醉意了。他的皮膚很白,細得像小女孩,在昏暗的地方看起來猶如發光,很帥的風度,但是笑起來好可愛。互有意思的調情之後是略微交代背景,我們都必須知道對方跟自己現有的交友圈不至於過度重疊,一來避免尷尬,二來我還有另層顧慮,總不能讓這些T在學校碰到我,然後發現我其實是個小帥T吧!(喂)

幾番來回挑逗,喝下足量的酒,兩個人都知道時機差不多了,上計程車回到我家,一關上門就開始熱吻,他熟練地扯下我身上的馬甲,撩起短裙,看見吊襪帶時他深吸了一口氣,令人滿意的反應。然後他開始拉著我的手把他襯衫釦子一顆一顆解開,露出裡面的棉質背心,我親吻他的鎖骨,往下,再往下,噢他裡面沒穿!已經單身好一陣子,我很久沒有看見除了自己以外的女人胸部,它們就像他白細的臉龐一樣發著光,我感到心裡沉靜許久的熱血上湧,貪婪地撫摸吸吮他的身體,他抓著我的手說:等一下。

(噢幹,我又忘了不可以碰,他們是鐵T,鐵T不給碰,再碰就打手。)我心裡一邊默念然後快點把注意力拉回他身上,露出甜美的笑問他:怎麼啦?

他說:先把我褲子脫掉。
(等下現在是怎樣,不是不能碰嗎?)

我問:你想?
(還盡力保持女人味的笑容)

他說:我想要,妳上我。
(熱血又全湧回來了)

(本段已遭刪除) 。。。

後來,後來當然就,上他啦。我這麼聽話是不是。再次碰觸到女人身體的感覺真好,而他上人的慾望和技巧並不亞於我碰過的其他鐵T,遇到他實在有相見恨晚的感覺。一夜情之後,結尾並非是皆大歡喜在一起,我跟那個T始終沒有發展成情侶關係,但他幫助我結束了短暫卻真的非常愉悅的枕頭皇后冒險,我開始尋找喜愛我身體的女孩,用我本來的樣貌。

很感謝那些日子遇見的鐵T們,希望你們發現我也是T的時候不要追殺我啊。(逃)

(注)pillow queen:參照urban dictionary,是指在性愛過程中只注重自己單方面的愉悅,不願意去取悅對方的人。
Pillow Queen (誤)。圖片來源:www.houzz.com
Pillow Queen (誤)。圖片來源:www.houzz.com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