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認同, 身體

【有稿來Q】重生

 

“如今我們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但那時候就要面對面了;如今我所知道的有限,但那時候就要完全知道了,就像我已經被完全知道那樣。”- 聖經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2節 (注一)

上班族的早晨一定是匆忙的,我忘了刮鬍子忘了更換四角內褲就衝出門。

因為我已經不再做噩夢夢到在一群人中束胸突然脫落,也忘了不久前寧願錯過地鐵也會折返家中在三角內褲里塞上soft packer(仿真的“命根子”)(注三)。

上公車打卡,“Thank you sir,” 司机通常很有礼貌。“Good morning,” 我可能只有嘴角在笑,接着趕緊溜去後門坐好。總有一個年輕媽媽帶著3個小男孩坐在前排空間最大的地方,跟旁邊坐著的任何看起來可能會說英文的人聊她每個月都要給孩子買新的運動鞋因為沒兩下就磨爛了。總有一個伊斯蘭老爺爺,戴著跟我爸爸一樣的金絲邊眼鏡,包著一層層的單色頭巾,耳側有一根繩子把白白的鬍鬚卷起來收在下巴裡,一根都不淩亂。總有獨自一人拎著大堆食物的老人艱難的爬上車蹭到最近的空座然後腿直著就一屁股坐下。總有一個亞洲男子穿著地鐵工作人員制服過5站就下車,臨走會跟司機伸手說謝謝再見,胳膊伸的老遠幾乎跟身子成直角。

輕輕的掃視四周,我已毫無壓力,可以輕鬆的觀察路人。再沒人想得到除了“一個矮小的亞洲青年”之外我會有其他可能的屬性,即使臉用厚厚的圍巾包的只剩眼睛,即使說了話。微笑要動用3倍以上的臉部肌肉和力氣,眼睛也被發達的眼廓肌肉群擠得小了一半,於是有人以為我不笑了是因為不快樂。有一天我也會是個好爸爸,熱烈的愛著女兒。我的鬍鬚要多久才能長到還能捲起來。老的腿也不能彎的時候,會不會有一個老太太陪我一起去買菜呢。車上的那個亞洲男子並不很man,爲什麽他的姿勢如此誇張要占那麼大的地盤,還好我沒有變成那樣。

工作自然是上班族消磨生命的地方。我工作的一部份是跟素未謀面的保險公司接線員們無窮無盡的討債。一天聽800遍 “Listen, mam”, “Hold on sir”。大老闆頂著大大的肚子,脖子往前探著好像等魚吃的鸕鷀,老是從廁所一出來就猛地拍我肩膀問 “How’s it going?” 可不管我說什麼你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公司前臺都是面容姣好的年輕女子領子一個比一個低…啊對不起走題了。看著看著(是手裡的資料不是胸),就撞到可愛的Dr. Barton,是個個子不比我高多少眉毛長得很無辜說話口音奇妙女朋友是亞洲人的年輕男牙醫。我喜歡他是因為有一天發狂的會計大喊著“I can’t do this anymore!”從我身邊跑走的時候,他同情的望著我,食指在太陽穴划了幾圈,嘴型是 “This woman is crazy.”女實習生一起吃午飯懷疑的盯著我,表示不覺得我有一丁點像女生。

拜託誰訓練的爲什麽每句都要加mam or sir,還有其實你決定好再叫我也行。不過就算有个接線員1小時之內說了44次mam,我的心情卻不再被牽動。大老闆小老闆三老闆前臺醫生快遞客戶實習生,沒有一個知道,我才剛剛開始習慣被人用力的拍肩膀,撞到大老闆肚子還是會不自覺的縮縮身子。普通男人,怎麼越來越不像男人。普通女人,怎麼看起來都很柔軟。踢都有一張嫩嫩的臉,較圓潤的輪廓,細的聲線(特別踢分類因為我也“做”踢很多年)。好像男人也可以是好的,可愛的,想要接近的。我還記得,很多人拼命搖頭不肯相信我是男生的那些撇開的嘴角。

窮苦留學生的生活不孤單,因為好朋友愛迪生常常跟我褒電話粥扯淡。他比我小一歲滿臉絡腮胡懂得修車修鍋爐遇到感情總是胡思亂想不得要領。跟我的拉朋友一起出去玩之後一定會接到他的電話猜測我的拉朋友有沒有可能喜歡男生,如果是XXX頭髮留長點他也可以接受等等等等。他是我唯一的男性好友,自認為對同志接受度很高,其實心裡輕微恐同但死都不承認。

所有跟LGBTQ沒概念的直人朋友個個驚訝我怎麼才變聲,工作很辛苦吧成熟很多越來越男人了,這樣才好女生才會喜歡(胡說八道爺一個女人都交不到了),那個XXX是你女友嗎,喔不是啊。對了我第一次見到你/認識你半年多了一直以為你是女生。那你會喜歡男生嗎?我到底要什麽時候告訴愛迪生,你每次問我尿尿會不會分叉雞雞有多粗容不容易硬這種問題的時候我才會意識到我們之間也許永遠會有隔閡。還是,其實我永遠不會告訴你。

KTV,一定會有人要點小情歌給我唱。擦身而過的gay man 時常對我行注目禮,我愛的小踢們當我是空氣。大爺大娘這麼愛跟我嘮嗑,阿姨們親切的叫我“小弟”。再也沒人讚美我“秀氣”。只要幾個月沒見,再見面的拉朋友會從下列臺詞選1到3則“大叔,你胖了,男人離遠點,你刮刮鬍子吧好髒,走開啦不要抱我”。爸爸媽媽不再追著我要求視訊,絞盡腦汁把兒時好友的近況全部找到然後一條一條發給我,無外乎A結婚了,B生孩子了,C的爸爸媽媽過年要去看她。

狂飆汗,我連假音都失去了,我愛青峰但再也唱不了他的歌。只有我在變,他人的記憶卻不會跟著變。在交友網站跟gay man聊天,只要一提我是Trans就立馬消失,在路上很愛看是吧。其實就請叫我克里斯大叔吧,挺好的。當然也是有令我沾沾自喜的臺詞“好好喔不用鍛煉就可以長肌肉,我也好想有鬍子,你現在開心嗎,其實你這樣蠻帥的,你好娘噢”。給爸爸發的那麼多關於Trans的資料你到底看了沒有哇,鬍子長出來就不會再消失了,聲音也會像你一樣越來越低。就算你一直給我發3歲5歲你拉著穿裙子的可愛女兒,我只能放下手機默默流眼淚。最奇妙的是我也想過要不要來交一個gay man,或者,結婚?這樣爸爸媽媽是會高興還是自殺呢?

克里斯,28,transman(跨性別女變男)。性別氣質測試永遠是女性化。7年前切掉了胸(因為當年第一份工作年終獎金跟手術費一分不差自認為是上帝憐憫的旨意),2年前開始自己打針(可是每次都還手抖時而扎到血流滿地),目前美國麻州身份證性別男。我一點也不覺得做男人比較好,只可惜我是男的。

“你知道雪為什麼是白色的麼? 那是因為它早已經忘記了自己的顏色。”(注二)
原本的顏色曾經是很重要很重要,我在調色板上卻遍尋不著。當人生中(似乎是)唯一的困擾快要消失殆盡,我忘了怎樣以討好的心態對父母細聲細氣的說話,忘了束胸帶來過多少次的強烈偏頭疼,忘了在公共廁所會心跳爆炸以至於尿不出來,忘了編造了多麼離奇的謊言說服女友我是男生。

如果看出來我抱怨很多,並非是不滿意現在的樣子或是他人如何對待我,而是我已經很幸運的成功過渡,已經佔據著新身份帶來的自信,才終於能夠理所應當的抱怨(並且其實我是千年怨婦化身為男性的巨蟹座)。雖然他們會說我是黑色黃色藍色,但其實他們知道,也看到,我是白色的。我也很快樂的看著白色的自己,堅定不移。

每一個平靜的日子都是一次重生。

注一:此節聖經經文描述人對神的國的嚮往和感知。借著聖經,信仰和人生,人對於神的屬性和神的國慢慢有了一些概念,但就像照著一面滿是灰塵油膩的鏡子,模糊不清自己的面容和身後的背景。到見到上帝的那一刻,一切都會明瞭,所有的知識跟因果都會被明瞭,就像上帝原先就對你瞭如指掌一樣。

我用這段經文想要告訴大家,在完全成為男性身份以前,對於將來成為男性後的自己和這世界有著一些概念,直到真正親身體驗了這個過程,才有恍然大悟的感覺。這世界看著我,就像我從未身為女性一樣。此短文中的抱怨,心態和想法都是現在進行時。

注二:日本動漫“反叛的魯魯修“,女主角C.C.經典臺詞之一。根據百度百科,魯魯修說她的名字不像“人類”的名字,而C.C. 就反問魯魯修“你知道雪為什麼是白色的嗎?”,之後她自己就回答“那是因為它早已經忘記了自己的顏色”,暗示C.C. 忘了自己的過去。 其本名到現在為止,還未正式出現在觀眾面前。 但CC表示魯魯修讀她的名字的時候發音錯了,表示她其實是知道她自己的本名。她本人的Geass能力是“被愛”,因為不老不死太可悲了,她才給魯路修Geass的力量,希望魯魯修能讓她解脫。

借用C.C.的臺詞,是想說,你們,我,似乎看到一點我原本的顏色,於是我們都猜測究竟那是什麽顏色。現在我們看到的都是白色的我,褪去其他顏色的白。於是我跟這世界就有了連接,變得有形有體。原本的顏色忘了就忘了吧,因為回頭看,那只是一團混沌。

注三:對packer感興趣的朋友,這有一個不錯的入門貼,是英文的。
http://www.ftmguide.org/packing.html

另:對Transgender的身體變化感興趣,可以Google到很多影片甚至跨性別出演的A片。Youtube上面也有很多大家自己發佈的變化過程。關鍵字FTM, trans, transman, transwoman, transsexual, transgender, porn。雖然我自己是Trans但看到各式各樣的別人還是覺得好奇妙。

 

10 Comments

  1. 在美國拉子影集The L Word 裡 曾有著一個FTM的角色 角色名字好像是Chris(如果沒記錯的話)
    影集中的他 很介意週遭人對他的稱謂(特別是在開始注射男性賀爾蒙之後)
    當然 他跟一名gay在一起 還懷了孕 但對方卻因種種原因而棄他離去
    於是乎 他便挺著日漸隆起的大肚子與注射賀爾蒙後長出的濃密鬍子 低沉嗓音 中性裝扮 清湯掛麵般的中短髮 示人
    想當然爾 除了朋友圈裡的LBGTQ不以異樣眼光看他外 到超市等的公共場合購物 卻換來異性戀的怪異眼光
    彷彿眼裡正訴說著: 老天! 你看看那是哪兒來的鬼玩意兒?!
    雖然影集最後 並無交待Chris是否生下孩子 與往後的生活 但 在那位gay伴侶離開他時
    心裡的折磨與調適 不是”複雜”足以形容地
    雖然一直很想寫些對Chris這個角色的想法 但又產生 不知該從何下手的窘境!
    雖不清楚作者您是否看過這部影集 但是對於劇中角色同是FTM 也許你會懂得我的些微陳述吧?!
    感謝你的這篇文章 激起我一直未完成的某些想法 謝謝你!!

    1. 還好時代在進步,比起TLW的時間背景,如今的拉朋友對FTM也是越來越開明,就算有一天我也交了男朋友,懷了孕,她們也是應該會很支持的(自以為 XD)。 gay朋友們就還不太清楚畢竟還不太熟。 只是據比較可靠消息,1/3的FTM在激素治療后都(變得)可以接受男人,這很有趣吧。

  2. 謝謝克里斯大叔和我們分享你的故事。
    我曾經短暫地和一名ftm交往,曾經短暫地窺進那樣難以言喻的心境與歷程。有時覺得跨性別者的人生比一般的同性戀者人生有更多困難,但看著我的朋友現在愉快地生活著,煩惱著一般人的煩惱,就又覺得最終到底我們都一樣,一樣只是人。

    1. 大家都不容易(握手)。但我們喜歡特步,不走尋常路。(這是大陸一個運動鞋的廣告,周傑倫拍的)
      有機會aeolusxiv來寫寫那段戀情呀。
      啊~~ 有點想搞gay

  3. 謝謝伊比利半島的糾正!
    我對於Max這個角色的諸多想法 無法付諸文章 最主要是出於不了解 也不想胡亂臆度猜測 故 才延宕多時
    若真如大叔所說: 1/3的FTM在激素治療后都(變得)可以接受男人的話 是否意味著: 過渡期間 性傾向的變動機率頗大?
    不知大叔或有類似經驗的作者們 能否多寫些文章呢?
    舉凡生活 心情 工作 戀愛 甚或生/心理 的變化…
    其實我想了解的是: 想重生的念頭為何? 過程? 過渡期的轉變? 結果? 影響?(這也是入門者想了解的吧?!)
    希望這個建議不會帶給作者(們)困擾與侵犯隱私的不舒服感!! 謝謝~

  4. 之所以(變得)加了括號,是因為不見得激素治療”改變”了性取向,更大可能是”顯露“出原本的(或原本能夠接受的)性取向。此議題較新,田野調查也不足夠,那1/3的數據來源與前年一個比較大的LGBTQ的國際會議。我個人應該不會寫這方面的事(不敢冒風險造成前女友們的恐慌 XD)也許有一天可以斬斷情絲,那就可能會來找死。

    重生嘛,我個人是沒想過會搞這麼大啊,因為其實以前並不清楚這跟重生一樣奇妙,不知道一個普通的日子里也會看到這麼多變化。身為trans似乎還有許多可寫,但我好像又沒什麼可寫了(事實上有稿約壓力很大啊)。

    慢慢,慢慢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