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

騷城傳 十二 (完)

 

「妳有開心嗎?」小虎問我。

「有啊。」我隨便回答。

乾涸的噴泉寂靜無聲,倒是四周蟲鳴鳥叫蟋蟋簌簌仔細聽起來,有一絲祥和之氣。我仰頭看去,夜空佈滿大小閃爍的星星,我這才發現此刻竟是這麼浪漫的場景,卻是我和小虎。為了掩藏我幾乎滿溢而出的落寞,我又笑出聲來。

「妳在笑什麼?」小虎好像也感染了我的笑意,她也笑起來。

「現在好浪漫。」我伸直了腿,狀似打著哈欠。

小虎望向上方交織成輝的樹枝星空,靜默了幾秒鐘。

「妳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啊?」這次是我發問。

「什麼?」

「我說,妳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啊?」我又問了一次。

「什麼意思啊,我就是我啊。」小虎又歪嘴笑起來。

「那妳愛誰?」我大膽了起來。

「幹嘛問這種問題啊。」

「我就想知道,妳現在到底愛誰?妳跟珍珍現在怎樣?」

「沒怎樣啊。」她沒有正面回答。

「那妳還是愛她嗎?」

「愛啊。」

真安靜,我們好像置身荒野,或是一個極小的行星上,就我們兩個,千載難逢。

「不知道這次回去,會變得怎麼樣。」我說。

「也不會怎麼樣,大家各忙各的吧。」她說。

「珍珍要離開,我很捨不得。」我又說。

「妳要捨不得的太多了。」

「那妳不會捨不得嗎?」我問她。

「不會。」她說的時候,眼睛炯炯發亮。

我看著小虎,不禁有點出神,她長得是這樣好看。良久,我才發覺自己的眼神有點過火,趕快看向別處。

「我覺得,妳是個最無情的人。」我笑著對她說。

她也笑起來,回敬我一句:

「妳是那個第二無情的人。」

我以為聊天將畢,準備穿回我的高跟鞋,站起身來。但是小虎忽然一把拉住我,我看著她的臉,心頭猛地一跳。

「Sorry 那天晚上亂七八糟,我喝茫了,把妳誤認為我以前一個女朋友。」

「誰?蕾?」我放肆地問。

「珍珍告訴妳的?」

我點了點頭。

「其實妳長得一點都不像我前女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妳好像只要站在那裡,什麼也不說,什麼表情也沒有,就像是她活生生地站在那裡。」

「竹子倒是說我長得像她前女友。」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提起這件事。

「那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前女友長什麼樣子,事實上我跟她也不太熟。」

「好像除了六哥,大家都跟她不怎麼熟。」我不禁說道。

「妳不是跟她很熟嗎?」小虎說。

「也沒有,我一直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我說。

「我最害怕別人知道我在想什麼。」小虎說。

「為什麼?」

「知道我在想什麼以後,我整個人都變成透明的。人沒有一點祕密,就像沒有靈魂。」小虎說。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是愛我,還是愛我長得像她前女友,還是根本只愛她前女友。」我發洩似地大聲說著。

小虎沒回答,她當然不會知道答案。我們一起沈默了許久,終於一起站起來。我挽著小虎,輕輕地往飯店的方向走回去。夜色濃濃,天邊似乎透著一點點粉紅色微光,我發覺自己似乎暫時偏離了時間的軌道,這景色竟又像是清晨又像是傍晚。

飯店門口聚集一簇簇不勝酒力的男女,從偌大的窗戶看進去,裡面仍然燈火通透,一夜未歇。我們緩緩地走進去,繞過各式各樣奇花異草,最終走進幾乎無聲的電梯。電梯直升十二樓,我感覺全身酸軟內臟疼痛,只想倒在房間床上大睡一場。小虎試圖連絡珍珍跟陳寶,兩人都沒接電話,只怕是都已經在房間裡休息了。快走到房間時,小虎的手機忽然響起,是陳寶,她說張導和Leticia她們完全醉倒在一樓大廳的沙發上,要我們過去幫忙。小虎叫我回房間,她過去就好。我默默點頭。

這長廊真是美輪美奐,紅艷艷的地毯上全是變形蟲圖騰,天花板綴滿一整排輕靈靈的水晶燈,一眼望去,又迷人又詭譎。終於走到房間門口,我聽見裡面哼哼哎哎,不禁啞然失笑,於是躡手躡腳地插入鑰匙開門,想說不要打擾到其他人。房間裡頭燈火輝煌,連浴室的燈都開著。我抬頭望去,忽然覺得背脊一陣涼颼颼,那兩個人正在樓上大床忙碌著,竟連有人進來都沒發現。我想不起來到底是誰,可能是張導或是Peter Pan,我現在毫無頭緒,連臉頰都麻了。

就這樣呆滯地站在一樓,我聞到一股輕輕地茉莉花香,我又抬起頭,從牆上的鏡子裡,看見了竹子的臉,另一個人的臉我沒有看見,但我一轉頭,看見珍珍的寶藍色高跟鞋散落在樓梯上,像是瀕死的鬥魚,鮮艷的讓人毛骨悚然。我沒有作聲,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看著她們柔若無骨地交纏在一起,聽著她們柔腸寸斷地不住呻吟。這旖旎風光毫無遮掩地攤在我面前,好像是這世界上最理所當然的事,我甚至有點責備自己無理地闖入了他人的私密空間。我腳上好像長了釘子,附著在地毯上,動也不動,我簡直拔不起來,急得滿頭是汗,我連喉嚨也啞了,叫也叫不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碰地一聲打開了,小虎等人拉拉扯扯地走進來,她們一眼就看見我,也看見樓上那兩位半迷茫半驚惶的表情。我想我應該是沒什麼表情的,我竟然還對著小虎她們微微一笑,然後逕自走出房間,走出迷宮似的長廊,走出燦爛的飯店大廳。

走出去,外面已是藍灰色的晨光一片,這落寞的沙漠都市。

我打開我的手拿包,裡面有我的錢包、手機、口紅、鑰匙,我掏出了兩張二十元鈔票,於是隨手招了一輛計程車,直接往機場去。

往LA的飛機全滿,於是我頹然地坐在機場長椅上等待候補。四周也都是跟我一樣滿臉倦容的旅客,看著大家,我忽然感覺一陣清明。旁邊一對拉丁裔的女同志情侶耳鬢廝磨,共享著一杯濃郁的咖啡,還有一個長髮花褲的老嬉皮,聽著他自己的手提式小音響裡傳來的梵音。漸漸地,整個機場寧靜下來了,只剩下梵音沈穩又溫柔地傳送著,大家眼睛半睜半閉,像是進入一種奇妙的集體涅槃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櫃台叫上我的名字,Chen Hsiang,又一次完全不標準的美式發音,與我的中文名字陳香幾乎劃不上等號。但我當然知道是指我,在這個國家,我已經接受這另一個名字,並和和氣氣地與之共存,從不抱怨。領到我的登機證的那一刻,手機響了,是竹子。但就在響到第二聲的時候,手機瞬間沒電,自動關機,一點餘地都不留。我連猶豫要不要接起來的機會都沒有。

迷迷茫茫地走進機艙,身上只有一個手拿包,隔壁座的白人大伯興致盎然地看著我的裝束。狂歡結束回家是吧,他瞇著眼睛對我說。我說對,低頭看見自己的高跟鞋磨損地也太嚴重。這就是青春啊,他又說。我卻沒有再回了。青春?二十八歲好像已經不在青春的範疇裡,我剛剛才從機場廁所洗手台的鏡子裡看見自己因為任性縱慾而過早來到的蒼老皺紋。皺紋裡卡著粉底液,更顯得我這趟旅行荒謬無稽。

旅途時間一小時十五分鐘。雖然疲累,但我卻清醒到不行,瞪著窗外日正當中,我想起剛剛來洛杉磯時的那些純真的熱切與期待。人人都說這是一座健康陽光,到處都是美麗人們的都市,但我現在只覺得這座城市由於過度地縱慾與任性而顯得早衰。從機場回到家裡的那一段時間我彷彿失憶了,最後映入眼簾的,是家門打開以後,一塵不染空空蕩蕩的客廳,連壁爐裡的火都熄了,安靜的廢墟。

我和衣倒在沙發上,終於癱軟下來了。身體因為骯髒而稍稍發癢,腳底起了水泡,嘴皮乾燥脫皮,臉頰上沾黏少許脫落的睫毛膏。酸痛是我最後一個記憶,然後我就昏過去了。

等我再醒過來,已經是半夜一點二十分,四周仍然一片死寂,手機充電後,發狂似地直響,大概有四十來通未接來電、以及十來封簡訊。我拿起手機一一察看,無情無緒,沒有反應。我只回了老莫,說我已經回到家了,一切都好。

一切都好,也是。

放了一張兩個月半房租的支票在餐桌上,我開始打包行李,所有的東西混亂地塞入我的大箱子裡,像是逃難一般。地毯上零落的大麻煙草在房間燈光下顯得綠意盎然,我將它們撿起,輕輕地灑在我的行李裡權作點綴。

外頭又是微涼夜半,我想起那次竹子奔逃到我宿舍的夜晚。我以為我們是這麼地靠近,原來,我從來沒有真正靠近過她。昨晚老莫在我耳邊說的那句,忽然又在我腦海裡響起。

這個圈子太小,大家都知道,可是偏偏捨不得離開。當我發覺了竹子跟我之間的距離以後,我曾試圖推開她,甚至用低級的手段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到最後,我僅僅是把自己推開了。

我無話可說了。

最後走出家門時,我不覺得悲傷,只覺得一切彷若夢中。我把鑰匙放在門前的牡丹花盆裡,又在階梯上坐了下來,抽起一根煙。想起我和Yvette曾經一起坐在學校宿舍樓下的小階梯上,無所不談,語言的隔閡使我們甚至感覺更靠近了。那天Yvette親了親我的耳朵,說我真是她見過最漂亮的台灣女孩了。

妳有見過其他台灣女孩嗎?我說。

沒有。她哈哈大笑。

我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系上事務的群組信她偶爾也會回,語氣一如最普通正常的某位同領域學姊。我和她之間那些風風月月,集體消失不見好像未曾存在過一樣。我今天離開這個家,大概也就是像這樣吧。

有一次一起煮飯的時候,珍珍邊切菜邊說著:

「我們這些人,看起來像一家人,其實,有一天說散就散了。」

我那時候只覺得她老氣橫秋強說愁。珍珍啊,她就是這麼一個文藝少女。只是如今想來,原來那些幾乎要將對方揉進自己身體裡的瘋狂企圖,以及那些全宇宙只剩我們兩個交纏在一起的至死感受,通通都可以像是浴缸裡的泡沫一樣,流進排水孔以後,從此消失。

我不能否認,小虎作為一個大眾情人,某方面讓我一度以為自己成功地遠離了竹子。但是我最後更不能否認,她只是另一個深淵。那些我們自以為四下無人,熱熱辣辣的親吻與愛撫,她的手綿延在我赤裸的後背,像野火燎原。我記得我那時甚至在心裡說著,我就是愛上妳了,我就是愛上妳了,我就是愛上妳了。我索取著我的需要,也許小虎也是,在她激情的深處,大概是蕾的香氣與身影。

最後一支香煙抽完了,我起身準備離開,聽見兩輛車子駛來的聲音,我憑直覺知道是大家回來了,我甚至已經聽見張導大叫我的名字,她的聲音總是這麼暖洋洋,讓人覺得可以依靠。

我使盡全力拎起兩個行李箱,急急地,半走半跑地離開了。這是我最後最後的努力,使我不致因為不捨而讓自己陷入更為不堪的境地。親暱生狎侮,我想我的努力,是我最後表達我對這些人們的愛的方式。

(完)

 

 

7 Comments

  1. 嗚…
    沒了!!!!!
    很喜歡對於那些畫面(場景?)的描述!!

    從這句話之後:
    「我們這些人,看起來像一家人,其實,有一天說散就散了。」
    情緒就再也沒回來過qq

    謝謝你的連載
    私心希望只是第一季結束罷了!!!

    1. 謝謝Peace的朋友的支持 :)
      目前沒有第二季的寫作計畫,不過我會努力推出新的作品的!

  2. 「但是我最後更不能否認,她只是另一個深淵。那些我們自以為四下無人,熱熱辣辣的親吻與愛撫,她的手綿延在我赤裸的後背,像野火燎原。我記得我那時甚至在心裡說著,我就是愛上妳了,我就是愛上妳了,我就是愛上妳了。」好動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