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身體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

記得小時候有一陣子,我喜歡在放學之後待在圖書館裡一頁又一頁地翻著動物圖鑑,記下各種生物的特徵,還有分辨他們公母的方式⋯⋯(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小時候竟然沒有出去玩紅綠燈或是跳橡皮筋而是待在圖書館裡!!我現在真的已經不是這樣子了!請大家不要不跟我作朋友阿阿阿!),那時候覺得有妹在旁邊的時候能夠一眼看出來樹上小鳥的性別,或是馬上指出動物園的水池裡到底哪一隻是公河馬哪一隻是母河馬,就跟辨認出天上的星星是屬於什麼星座,還有那些星星背後的神話故事一樣,是一件很酷的事情。難怪一直交不到女朋友!!

Hippopotamus baby Gregor (R) is caressed

(我曾經遇過一個非常喜愛河馬的女孩)

現在回想起來,的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我們就開始在潛意識裡會為我們每一個遇到的人或是生物(如果是正在學法文的人的話還要包括書包桌子跟鉛筆⋯⋯)作性別歸類,⋯⋯不,或許是更早,在還沒遇到她/他之前,我們就已經會張大眼睛伸出食指朝著媽媽的大肚子問:「他,是男生?還是女生?」

不過來自英國的萊先生跟萊太太在六年前倒是在他們的孩子 Sasha 出生的時候,作出了一個超級酷的決定:就是除了至親好友之外,不告訴任何人 Sasha 的生理性別,需要使用第三人稱的時候就使用「寶寶」(infant),Sasha 的房間裡有洋娃娃也有樂高(樂高傳統上被認為是男孩子的玩具,不過像樂高這類益智型的積木遊戲其實應該是屬於不分性別都可以玩得很開心的玩具),衣櫃裡有給女孩穿的也有給男孩穿的衣服,萊家從不干預 Sasha 對玩具和衣著的選擇,只要 Sasha 覺得喜歡開心就好。萊家在 2010 年寄給親朋好友的聖誕節家庭賀卡裡,就放了這張 Sasha 打扮成小仙女的照片:

sasha 2010 christmas family card

(照片來自於這篇關於 Sasha 的報導

一直到 Sasha 五歲了,不得不進小學校了,萊先生萊太太才公佈了 Sasha 的生理性別 —

Sasha is a boy.

結果這引起了英國社會一陣軒然大波,輿論排山倒海地斥責萊先生萊太太怎麼可以把小孩子當實驗品,這樣小孩子長大之後會性別錯亂,在學校裡還可能被欺負,這樣是毀了 Sasha 的一生等等等等。

對此,萊先生只淡淡地喝了一杯淡定英國紅茶回應:「Sasha 知道他是個男孩,而在他成長的過程當中,我們讓他自由地選擇他覺得有興趣的事物。」

在一段萊太太上傳至 youtube 的短片裡,萊太太問 Sasha 說:「你覺得女孩和男孩有什麼不一樣嗎?」Sasha 回答:「沒什麼不同。」萊太太接著問:「關於顏色,其他人都是怎麼跟你說的呢?」Sasha 說:「粉紅色跟黃色是女生的顏色,藍色跟綠色是男生的顏色,可是我覺得那很瞎(silly)耶!」

而無獨有偶地,2007 年在瑞典出生的 Pop,以及 2011 年在加拿大出生的 Storm,性別也都被他們的父母當成了家裡的小祕密,讓他們自由自在地在 gender-free/genderless/gender-neutral, whatever you call it 的環境裡長大,不過他們也一樣在新聞披露的時候,受到許多輿論的抨擊。

只能說大家對孩子的教育到底哪些可以等、哪些不能等都很有自己的一套看法(畢竟我們每個人都曾經當過小孩子嘛⋯⋯)。在這裡無論如何,希望 Sasha, Pop, 和 Storm 都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地長大(雙手合十)

不過從這幾則新聞裡我倒是想到另一件我個人覺得很有趣的事情:當我們回頭想想 Sasha 的例子,萊家一直到 Sasha 要上學了,才不得不(在社會制度壓力下)公佈 Sasha 的生理性別,也就是說,他們真的成功地隱瞞了 Sasha 的性別長達五年!而且我想如果不是因為外界要求,這個祕密應該還可以一直保留到青春期。

因為回到生物學觀點來看,萊先生萊太太的詭計⋯⋯呃不是,計畫之所以能夠得逞,部份當然是歸因於相較於其他動物來說,人類的外顯性別特徵,尤其是在幼蟲幼兒時期,除了性器官之外其實沒那麼明顯(想想你頭一次見面的小寶寶或是小孩子,如果不是靠穿著打扮或是爸媽提示,你看的出來他們的性別嗎?而且如果 Sasha 一出生就跟公孔雀一樣沒事就開個屏,不說出他的真實性別還有意義嗎?XD),而哀傷的是當我們的大腦試圖辨別來到眼前的這個人的生理性別以選用適合的代名詞的時候,我們所作的並不是實事求是地走到那個人的面前說:

Screen shot 2013-04-13 at 2.14.02 AM

(大家記得要看別人的胸部之前要先問過人家的意見喔!)

而是直覺性地使用人類社會建構好,從我們一出生開始就時時刻刻灌輸給我們的這套性別分類系統:女生 = 粉紅色、男生 = 藍色;女生 = 長頭髮、男生 = 短頭髮;女生 = 裙子、男生 = 西裝(雖然我高中有次即使穿著制服裙子還是被認成哥哥了,這中間我也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XD);⋯⋯,我想還有很多例子不用說你們也都知道了。

於是在這套也許比世界上任何一種已知的文字都還悠久的性別分類系統之下,平胸短髮又穿著男裝的我,在結帳櫃台前被喚成生理男性的機會,也許就跟她差不多吧:

如花

如花,父母及生年不詳。曾擔綱過多部知名賣座港片的演出。)

所以其實結論非常簡單:我們總是把 gender (性別氣質)以為就是 sex(生理性別),而反之亦然。但是我們都錯了。如果這是一道數學題的話,就算在 95% 的狀況之下,你看到的 gender 就等於 sex ,或是 sex 就等於 gender,但 gender 和 sex 之間還是永遠都無法劃上等號,就像你在考試的時候,永遠不會寫下 0.95 = 1 一樣。

(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在這裡對於 gender 和 sex 有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明確定義:sex 指的是生物上的生理性別,而 gender 指涉的則是社會對於男女性別所建構出來的特定行為,我想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話就是所謂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了。這句話的「男」和「女」說的是生理性別 sex,而「外」和「內」則是這個社會分別賦予男性和女性的角色 gender roles。好可惜這個頁面並沒有中文版本。還請各位多多見諒。)

在得到這個結論之後我真是嚇壞了,為什麼呢?因為我想到過去這幾年內我在路上認出的那些公河馬、母河馬、公獅子、母獅子、還有公狒狒和母狒狒們,是不是也許曾經有其中的那麼一隻生理性別為母的河馬,在我自認為非常帥氣地在那個女孩面前指著她說:「你看,那是一隻母河馬!」的時候,回頭瞪著我,心裡面想說:「這些人到底煩不煩,你看不出來我其實是一隻 transgender hippo,我的內心其實是想當一頭公河馬嗎?」

但是,等等,所以⋯⋯,我們知道生物界裡跟同性別的同類作愛是很常見的事情(目前登記有案的約有 500 種物種,這個數字除了在維基百科上可以找到之外,在科學人雜誌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上也有被引用過),但 gender 這種事情,剛剛都說了是社會建構的了,難道 gender 意識除了由外界灌輸進去 安裝install 之外,有可能也有硬體內建自然天生的部份嗎?

在之前那篇《Pink or Blue?… 》的文章裡談完男孩和女孩對於玩具的偏執之後,我曾經預告說這個答案很有可能是 yes,而且從觀察帶有先天性腎上腺素增生症 CAH 的女孩兒身上,可以看到一些有趣的現象。不過在這邊我又要繼續賣關子拖稿了,哈哈,對不起,這篇文章實在是夠長了。我先推薦對這個話題有興趣的朋友看一本書好了:

image

(《中性》Middlesex 的中文版書皮封面)

《中性》是一本非常迷人的家族史小說,雖然主角本身並不是 CAH 患者 ,但在生理學上其實算是有和 CAH 患者接近的困擾。小說的內容側重於家族移民史的描述以及大時代的變遷,所以即使是對性別研究完全沒興趣或是完全不懂生理學,也會為作者 Jeffrey Eugenides 的敘事風格和內容所深深吸引,相當推薦!

終於,到了文章的最後,我想補充的是,前頭我說過其實「人類的生物性別特徵除了性器官和青春期後發展的第二性徵之外,其他沒這麼明顯」,但真的是這樣嗎?

讓我們先看看這張照片:

skulls kissing

下方的文字是說,這是多麼完美阿!當你看著這張照片的時候,你不知道這是一個男孩正在親吻一個女孩,或是兩個女孩,或是兩個男孩正在親吻彼此,又或是這兩個人一個是黑人男性和一個是白人女性,或是一個白人男性和一個亞洲女性。看著這張圖你完全不知道。你看見的只有兩個人類因分享彼此的愛而聯繫在一起,這是多麼簡單又美麗的事情,而且也應該只是那唯一重要的事。

但其實我下方裁掉了另外一段文字,那段文字的大意是:其實勒,根據略為前突的上額骨還有較小而圓的頭骨以及比較尖線條又不那麼剛毅的下額骨再加上比較平緩的眉骨,我們可以合理的推測,左邊那一位是個位非裔女性;而右邊那位因為他上額骨又平又大頭骨也大眉骨鼻梁的交界處也比較凸出下額骨又方正剛毅所以!他應該是一位男性高加索人。另外再因為兩個人頭骨接合處的地方都已經關閉還看得到智齒,我們還可以推測這兩個人大概都是在 25-40 歲之間的年紀⋯⋯。

actually

是說有在看 Bones 《識骨尋蹤》影集的朋友大概對這個結論都不意外啦⋯⋯。而我提起這張照片的用意在於,我相信作家村上龍在他的小說《共生虫》的後記裡所提到的:「若是無法正確掌握現實,就沒有辦法思考未來。」而現實就是,對於我們的身體來說,多一個或是少一個 Y 染色體,可以改變的事情真的很多。男性的基礎生理代謝率平均高於女性 6-10%,同體型的男性和女性相較,平均來說男性的肺容量多於女性 30%,紅血球數目也會多大概 10%。這些差異有些可以歸因於賀爾蒙,有些則否。

這些數字也許聽起來很令人(起碼我)覺得挫折,但別忘了承認男女有別並不代表你不能隨心所欲去作自己想要作的事、變成你想要變成的人。也許我們一輩子游泳都游不贏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世界知名游泳天才),但我相信李娜在網球場上絕對可以把即使比現在還要年輕四十歲的李遠哲都電得哇哇叫。

更別忘了那代父從軍十二年,連好萊塢都為之著迷的花木蘭的故事。

而我從小時候就為那首木蘭詩的最後一段深深著迷,常常夜深人靜的時候,在心裡反覆唸誦,不能自已。我想這幾句話剛好也為這篇文章下了最好的總結: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5 Comments

  1. 這篇寫得真好,推~

    那個英國夫婦的實驗當時新聞出來就覺得很奇特
    然後也認真思考到底性別是由外界給予的定義還是天生的認同?
    身為原裝配備FtM,在工作場合遇到的五歲小男孩總是問我是男是女
    我無法正面給他二選一的回答。說女,不可能我說不出口好噁;想說是男的,但老闆同事都在,
    他們清楚知道我身分證上的性別…
    於是我反問他:那你是男生還女生,他答當然是男生
    我又問: 你怎麼知道妳是男的?
    結果我讓他極度困惑,他無法理解我的問題,畢竟他才五歲

    其實我只是想知道這麼小的小孩對男女的定義是來自父母教導(什麼男生短髮女生長髮這類的刻板分類)亦或自身認同。他們能分辨男女嗎? 一定可以,否則就不會對我的外表產生疑惑因為我讓他
    不知道該分到何處。

    中性那本書我覺得不太好看耶,我覺得主角成長過程對於女生性別角色沒有衝突,但後來發現他的身體結構偏向男生就突然決定要當男生,這實在很奇怪,好像是為了當男生而當男生,身體給你什麼器官就選什麼性別一樣…在沒發現身體有男性器官時他沒有不喜歡女生的身分啊..所以我覺得好矛盾,個人不喜歡”由器官決定性別”這主流模式。六、七年前看過所以不記得細節了,當下看完的心得是這樣,如果誤解了請見諒!真的太久了 哈

    男女可以非常不同,也可以說二者無異。在控訴社會過度區分性別的同時其時淡淡覺得FtM族群反而更容易被限制在規範的男性標準的框架裡,例如要很man啊要大肌肉這類的,但明明男生也百百種..總之性別真的是有趣又神祕至極的議題

    希望能多看到你的文章!

    1. 哈,我可以想像那個小男孩臉上的表情XD。好棒的回答,我也要學起來!我很喜歡那種時代影響個人還有一些冥冥中某人的決定影響了另個人的一輩子這種小說,而且《中性》那本書的翻譯品質也不錯,我記得我看的時候覺得主角的心理狀態好像沒有被著墨很多,但種種跡象讓他有感覺他跟其他女生不太一樣這樣。但你說的應該也蠻有道理,我應該只是那時候沒特別想到這點。的確阿 gender 是個複雜的議題,我也還在思考很多事情,也算是藉著寫文章的方式試圖釐清一些想法,謝謝你喜歡這篇文章阿!雖然我不確定何時能夠產出下一篇就是了。X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