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的同性密友

花了比平常多N倍的時間,幾句話刪了又增,換過無數個開頭,還是不滿意。要是我是用打字機,大概已經被我揉掉一簍的紙了吧。

讓我那麼不知道該如何書寫的主角,是我失聯近二十年的小學最好朋友C。(啊暴露年紀惹…)

去年吧,一個小學同學A君神通廣大的在臉書上找到我,已經將近二十年沒跟國小同學聯絡的我,跟他說話時的確有種很奇異的感覺。我們對彼此的印象都停留在彼此還是十二歲哪!但說實在的,我也沒想太多,有因為這事稍微想到C吧,但與她失聯的這些年,早已習慣想到她但不去聯絡了。就算找到人,或許也很難聊天吧?她寫的那封絕交信的內容我早已忘記,但當時傷痛的感覺、後來在學校走廊上遇到連點頭都辦不到的那巨大的尷尬與不適,實在無法讓我跨出聯絡的那一步。每每聽到朋友們還跟小學同學保持友誼,除了大呼厲害之外,心裡更多是強烈的遺憾感。想到曾經那麼要好的她,也只能苦澀的對自己說,她一定過得很好,這份想念就放在心裡吧!

幾個月前,A君問我是否有C女的聯絡方式,我自然是沒有。上週二中午,人在紐約的我收到了臉書上A君建議我加某人好友的建議。我因為用英文版的關係,看不到這個人的中文名字,那是個檔案照有些模糊的一個中性女生的側臉,我試著唸出她名字的英文拼音……是C!

帥T網路示意圖:福建農大帥T邢雅晨。圖片來源:big5.guhantai.com
帥T網路示意圖:福建農大帥T邢雅晨。圖片來源:big5.guhantai.com

我大概只花了兩秒就決定要加她好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花了兩秒時間考慮,近鄉情怯吧。當時更多是想說,反正就加,不講話也沒有差別,至少知道這個人還好好的在生活著,就夠了。

不多久她就回應了我的好友要求,並且馬上丟我訊息。她叫我的名字的方式(其實就是叫我本名啦)竟有讓我跌入時光隧道之感,到底是人年輕時記性好,還是什麼呢?過了將近二十年,我還是記得她叫我名字的方式跟語氣,說實在的,不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那麼氣我而要跟我絕交(其實就是我們上了國中,但是分在不同班,我都花時間在新朋友上沒顧到老朋友),那些不適的感覺仿佛就在她叫我名字那一刻消融了。

本來不過只是跟童年時最好的朋友相認,但沒想到真實人生比起電影更加高潮迭起……

「結婚了沒?」她問。

只想了一秒,我就決定跟她出櫃。

「當然沒有啊,我喜歡女生嘛!(很驚訝嗎哈哈)」我打哈哈地說,畢竟不確定她會有什麼反應。

不知道螢幕對面的她看到我出櫃時想了什麼,但是她很快地回了:

「不會啊,因為我也是。」

 

 

什麼?!

 

 

我有點驚訝,但好像也沒那麼驚訝。許多記憶湧了上來,她雖然留長髮但是她其實舉手投足間比我這個國小就一頭短髮的人還男孩子氣、她雖然穿裙子但是她走路豪邁的外八(咦?),她現在的檔案照也是個踢樣,所以為什麼我一開始看到她臉書時沒有往這方面去想?當下心裡真是千絲萬縷的念頭不知如何述說我的感覺,除了開心之外,還多了一絲了然。

童年時的友情真的很純粹,所以即使經過將近二十年沒聯絡,我跟她在講話時還是覺得非常熟悉,我們都遭遇了很多、看了很多、認識很多人,本以為人生真的是走向分岔路了,彼此不會再出現在彼此生命中,但我們重逢了。且她跟我一樣也是同志!當然,如果她是異性戀,我現在的感覺一定會非常不同,畢竟同性戀與異性戀的人生道路那麼不同,我們都那麼大了,跟小學好友聊媽媽經/異性戀婚姻甘苦總沒有她跟我一樣是同路人那樣子暢快與貼近。真的很難完整形容我內心的激動,那感覺真的很像是撿回來丟失的樂透彩卷,不但撿回來還中了頭獎!(好像有點誇張哈哈)

重點是,回想起小學時我與她的互動,我不禁小小的懷疑,莫非她就是傳說中每個人都會有的同性密友?!所以原來我也有同性密友期?且看她現在這麼踢的外表,我們不就更加「同性」密友了?!(是說我現在的同性密友多到真愛聯盟應該會想照三餐派宣傳車在我家門口巡邏吧)

小學的我就開始暗戀女生了,但我從未跟任何人說,即使是最好的朋友C。我們沒談論過男生的事情,頂多在其他女生討論男生時很無聊的(不認輸的?)說噢我喜歡小B噢,你喜歡小D很好,然後心裡還偷偷放心說我們沒有喜歡同一個人這樣。與其說真的喜歡那些男生,還不如只是藉著他們的名字想融入女孩子們的圈子吧。

上了高中交第一個女友後,我跟女友的互動其實也沒有怎麼分踢婆,當然我的外表還是比較顯眼的踢樣,但我的個性其實沒那麼MAN,所有踢婆間的互動,其實都是我後來到台北念大學後,逐漸學習來的。所以真實的我就是個很中性的人,個性中性,打扮中性。更有趣的是,對照起我小學時跟C的相處模式,我發現我與她真的蠻像是伴侶的…甚至比起很多我後來交的女友,還像是情侶!

我們每天膩在一起、放學還要到對方家裡去玩;我們會吵架,她常為了我不懂的「小事情」氣我然後忽然不理我,我老是因此大哭(哈哈哈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太妙了,是真的在教室裡泣不成聲耶!)但是和好了之後又如膠似漆。五年級時她轉學去台北,忘了我們是否有好好說再見,但我記得的是收到她的手寫信的滿腔感動,我們通了大概幾個月的信,而我清楚記得那年的五月十九日,一個陰陰的天,我們正在打掃圖書教室,走廊上一瞥而過她的身影——她回來了!直到現在我在書寫這些場景,我都還能記得我如何看到她的那個畫面跟我的滿心喜悅。說實在的我覺得有點扯,一個小學五年級的孩子會有這麼多情緒?但那就是發生了,我的感受也是那樣真實。

且我很驚訝地發現,她是我唯一有「心靈相通」的感覺的人,我們對彼此是一種全然的信任。那麼久沒聯絡,但一說上話還是覺得非常熟悉安心。回想起以前相處的種種,我不知道她是否跟我一樣,有點小小的困惑與不確定我們當時對彼此的感情,到底是純粹的好朋友,還是有多一點什麼呢?但我知道在我們相認並且對此出櫃之前,我從未多想,畢竟我當時也是有暗戀的女生呢!而我怎麼樣也不願意把小學時那麼純粹的感情多加放大與解讀,只是我也有些不知道如何處理與看待自己內心的困惑…

透過距離的想念是最美的吧,她說的沒錯。但無論如何,我撿回了我最要好的朋友,且我們確信我們不會再失聯了!她說我再消失的話,天崖海角也要把我揪出來打斷我的腿!(真的好女同志唷好激烈XD)更勁爆的是,她說等我回台灣要帶我去金錢豹。

我真愛我的人生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