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書寫

The Time After DSM-5 (2)

在 2013 年 5 月出版的第五版《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 簡稱 DSM-5) 裡,將同性戀、雙性戀以及跨性別者(通稱 LGBT)正式定義為無法治癒的永久性精神疾病。其後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決議,將被診斷出上述疾病的人加以隔離處置。與會的中國代表提出以該國在之前的獨立戰爭中落敗而荒廢的離島—玉島,作為流放地點。接著世界各國即展開了大規模掃除境內 LGBT 族群的行動。自那之後,又經過了一年——

欲知前情請先看此

Shake it, like a ladder to the sun… Makes me feel, like a madman on the run…

開了門之後,Jo 首先聽到的是一個乾淨的男生聲音正在唱著歌。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看見的是一個白白淨淨中等身材、淡褐髮西方男性,T-shirt 短褲下,展露看得出來平常有注意保持鍛鍊,但又不會超過到像是在四處招搖雄性特徵的的身體線條。那位男性一看見 Jo 便微笑走來,是可以令人放鬆的笑容,雖然不能說非常俊美,但那確實是個無論男女,讓人一瞧見便想和這人當上好朋友的笑容。

「你好,我叫 Gary。」一口非常標準的國語讓 Jo 驚訝了一下。

「你好,我是 Jo。」

「我想你應該聽過很多次了,不過我還是要說你的中文說得真好。」

「謝謝(又是一笑)。我曾經在這裡學過中文幾年,所以對這裡不算陌生。你準備好了嗎?來吧!我帶你認識一下這裡的環境。」

他們走出機場大廳,原本 Jo 印象中車水馬龍的街景當然已經不復以往,只剩幾台軍用吉普車停在路邊。而讓 Jo 驚訝的則是原本應該停放汽車的停車場,現在倒是擺滿了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腳踏車。

Gary 帶著 Jo 走向那片腳踏車海,說:「你會騎吧?隨便挑一台你喜歡的吧!」

Jo 看見不遠處有一台藍色捷安特,讓他想起小時候在櫥窗外呆呆看著,但總沒有勇氣問父親是否可以將它買下來,那台當時是最新穎帥氣、打著最多段變速名號的腳踏車。他與父親都是話少的人,怎知經年累月下來,兩人之間便如一枝放了太久忘了使用的鋼筆,再也寫不出字來了。就連 Jo 整理好行李跟著警察離開家裡的最後那一刻,父親也只面無表情地將手放在擔憂不已的母親肩膀上。

「我走了。」

「⋯⋯。」

 

Jo 將那台藍色捷安特牽了過來。

「Kelly 剛剛有給你一份地圖吧?拿出來我們看看。」

「這裡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機場,目前距離我們最近的社區呢,在這裡。不過已經都住滿啦!所以不好意思就要請你跟我騎得更遠一點了,我們等一下會沿著這條大路往南走,然後在這裡右轉。你住的地方在這裡。你有自願去哪裡幫忙嗎?」

Jo 拿出剛剛 Kelly 給他的卡片。

「喔!小林醫師那兒阿,那離你住的地方可能有點遠。其實這裡空房還有不少,你知道⋯⋯。不過因為自助餐是按照社區單位配置的,而且自己去佔領空房的話等於什麼都要自己動手整理維持,所以大家還是以社區的方式群居在一起喔!」

「沒問題的。」

Gary 笑了笑。

「那我們上路吧,一邊上路我一邊解釋給你聽。」

 

騎出機場之後,Jo 才開始真正看見島上的人們生活的樣貌——說實話,除了沒有現代城市的喧囂忙碌之外,其實跟外面沒什麼不一樣阿!Jo 在心中暗自驚奇,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原本以為會看見的殘破頹廢,在這裡一點都不存在。路上有人牽著手漫步,也有人跑著步,街道整齊清潔,建築物雖然是舊了一些,但外觀上也沒有什麼損壞。若要說真有哪裡有什麼違和感的話,就是路上牽著手的全都是同志伴侶,而馬路上行駛的不是汽車,而是一台又一台的腳踏車,當然,號誌燈也就沒有作用了。

「因為島上沒有產油,所以腳踏車還是最好的通勤方式喔。我們這裡應該是全地球最環保的地方了吧哈哈!」Gary 一邊享受著迎面的涼風一邊說著。

的確在 Jo 的印象中,此時島嶼應該已經處於極其炎熱的狀態,在這樣的天氣裡,光是站著不動十秒鐘就足以讓一個人滿頭大汗。也許是因為正在騎著腳踏車,也許是因為少了很多汽機車和一樓商家們 24 小時不停從冷氣機裡強力放送的熱氣,以前絕不適合用來形容此時島嶼氣候的「清爽」二字,突然浮現在 Jo 的腦海裡。

「跟你想像中的不太一樣吧?」Gary 問道。

「嗯。」

「還好這裡在發生戰爭之前,是個很繁榮進步的城市,所以基礎設備什麼的,都很完善喔!水電什麼的也都暫時先不用擔憂,雖然並不是每棟大樓都有在運作就是了。這以後你再慢慢認識吧!」

「首先你要知道的是,目前人們以機場為中心慢慢往外群居著。」

「小林醫師所在的醫院稍微遠了一點的原因是因為,那裡是這座城市裡有著最完善醫療器材設備的地方。」

「你也應該有感覺到,這裡的人們正在試圖建立起一套生活的秩序。雖然說起來是有點難堪,我們是被流放邊疆嘛!」

「但是,桃花源不也在人跡難至之處嗎?」Gary 轉頭對 Jo 笑著說。

 

「如果你平常就不用 youtube 和 facebook 的話這裡可能就更適合你了哈哈哈!」

Jo 輕輕對 Gary 笑了笑:「你中文真的很好,連桃花源的典故都知道。」

Gary 見 Jo 總算是回應了他的話,多少添了點信心,便繼續講了下去。

「雖然網路無法連外,但幸運的是這座城市在陷落之前,全城的 wifi hot spot 就已經建置完成了,所以你手機在大部份的地方都是可以使用無線網路的喔!手機通話的話我們還在努力就是了。但有 wifi 已經算是幫上大忙啦!」

騎著騎著,他們看見一棟看來像是體育場館的建築物前面。

「這裡,是如果有什麼需要大家一起討論的事情的話,召開居民會議的地方。」Gary 指著那間體育館說著。

「我們得在這裡右轉了,不過這條路如果繼續往南騎下去的話,是一條很美的道路喔,兩旁的樹蔭非常多,是我非常喜歡的一條路,讓我想起波士頓一條叫 Commonwealth. Ave. 的街道。」Gary 的臉上露出了些許思鄉之情。

「我知道,我小時候也很喜歡在那裡玩。」Jo 的回答稍稍讓 Gary 嚇了一跳。

「咦?所以你小時候住過這裡?」

「嗯,我在這裡出生的。後來全家才搬到美國去的。」

「咦!那你跟貓大一樣耶!」

「貓大?」

「呵呵,你以後會有機會見到他的。他阿,算是這裡的 leader 吧!」

「剛剛那個桃花源阿,其實是他說的,我偷學來的。」Gary 有點靦腆地笑著。

(這地方好像有點有趣。)(Jo 心裡這麼想著,一邊繼續跟著 Gary 往右手邊騎去。)

 

(未完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