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

【有稿來Q】傳奇。

作者/AK

相較於從來都沒有機會把單身的單字喊出來的婆來說,我們踢們可是從小就把「空窗期」三個字寫得滾瓜爛熟。但就是有些兄弟們身邊永遠有一個不管是不是正式關係的女友,分手後在眨眼之間空着的手又牽著一位巧笑倩兮的女孩兒。

揪~~~~竟,是怎麼樣子的天賦異稟,讓這些神人凌駕于凡夫俗踢之上?是玉樹臨風的外貌?如鷹展翅的手指?還是無人能及的內涵?或是他老爸是巴菲特讓他能夠以金錢之力叱咤風雲?

很可惜的,以上答案皆非。

避免在人肉市場上滯銷的方式,說穿了也沒什麼了不起,絕招就這麼一百零一式,也就是—————–『認婆的能力』。會出現這樣篤定的論調,一切的起源是在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與女友相偕走在新北市某夜市時,女友跟我提及一位傳奇人物……

這位傳奇大俠,如同上述,自從確定自我認同之後身邊從來不缺女伴,想當然爾許多人紛紛向他求告偏方(是要包生男?還偏方咧~),他笑而不答,微微抬起手一指,在號稱有48個女生的AKB48當中,指出一個看起來與其他人無異的漂亮女孩。

眾人不解,問:「這是什麼意思?」他挑眉,露出莫測高深的笑容,說出三個驚為天人的字:「她。是。婆。」如同醍醐灌頂,在場的踢眾恍然大悟,紛紛爭相走告,但可惜至今仍無人修得林中找樹的絕技。

女友講完這個故事,仍然不以為然的說:「怎麼可能因為這樣就不缺女友 = =」「不!妳不懂!」28年來甚至已經會用肛門括約肌寫出空窗期的空字的在下我,睜大眼睛看著女友,顫抖的說:「妳…妳知道這是踢版百年不衰的月經題嘛?」

看著仍然百思不得其解的女友,我忍住顫抖提出我的論調。

「妳知道,在我從小的踢教育當中,學會的絕招叫做『溫水煮青蛙』, 異女、異女,汝不見多少踢因此而亡?在這艱困的環境中,妳不知道眼前的女孩是異女是婆是bi,只能奮力一試,遇到婆或遇到bi算祖宗積德,遇到異女,唯有八字真言『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但這些通常只是幻想。」

「溫水煮青蛙在實驗室真的被煮熟,但也有一些青蛙永遠都不會感到沸騰,在我青春期的慘淡歲月中,也有幾隻被煮到攝氏70度的青蛙,就算十指交扣的牽手三年,青蛙怎麼樣也都覺得是『好姐妹』。」

「但如果在一開始就『認出婆』,一切就會大不相同!變成『好姐妹』的機會大減,也不需要一天到晚煩惱自己是否有攻擊性,會不會讓人感受不到魅力存在。因為對於婆,你就是個踢,不管怎樣,都會是個potentially的菜!」

「我小時候也看過書,書裡面或是BBS裡面教你認婆的方式除了虛無縹緲的『氣質』外,接下來就是『互動』。婆和踢的互動比起異女跟踢的互動會多了些調情成分在。能夠抓住這種曖昧的氛圍,就能肯定這女生是婆!問。題。是,這種話只有魅力無窮的帥踢說得出來啊啊啊啊啊(憤怒地翻桌)」

「像我這種面貌姣好宅男女神型(?)的踢,除非想辦法擺出攻擊性來,不然誰會把我們看成『異性』啊(只是比喻,不要在這裡戰政治正確謝謝),但如果對異女擺出攻擊性要是碰到恐同異女也是很麻煩跟可怕的。人帥真好,人不帥誰來主動跟你Flirt咧~~~」講着講着,我不禁熱淚盈眶,忍住哽咽,盡量維持氣勢萬千的形象丟下結論:「由此可知,在一開始認對獵物非常重要。賭對贏一半,更別說是會透視眼的傢伙了!」

女友皺起眉頭,她舉手問:「可是婆通常都會對踢保持戒心,若今天有踢來獻慇勤,而婆躲開,不就沒戲唱了?」

「這妳就不懂了。」我搖搖手:「我問妳,通常比較乖巧的婆,那些比較不會主動出櫃的婆,內心裡是不是很希望被認出來?像妳也有過剪短頭髮裝成小踢增加能見度的時期不是嗎?」

女友點點頭,我繼續說:「女同志通常不喜歡被認為異女,希望自己真實的一面被看到,這點不管是踢和婆,或是任何人都是這樣。如果我今天認出一個婆,我就不需要擺出我的攻擊性,可以很單純的用與朋友相交的方式來往,發揮我善良溫柔可愛的天性,慢慢走入她的內心,這也是一種溫水煮青蛙,雖然不一定會成功,但跟煮異女青蛙不一樣的是:我只需要想辦法把她煮成女友,而不用想辦法把她煮成婆。」

「大多數女生,我只是說大多數,就算是異性戀女生也一樣,對身邊的人(泛指踢/男性/跨性/任何有可能成為伴侶的人)轉換成愛情感覺的那刻,不一定是一見鍾情,而可能是相處上自然愉快進而依賴而成為愛情,如果今天我追的女孩是異女,她很有可能就把這樣的感情合理化為友情,甚至親情,但怎麼樣都不會想到也不被允許想到愛情這個部分。相對於婆來說,踢,甚至也不用是踢,對她而言就是一個她會接受成為感情的對象,那一切就簡單多了不是?」

女友歪頭思考了一下,似乎覺得有道理,就在她埋頭苦思的時候,我很嚴肅的望著她,問了一個問題:

「所以AKB48裡面到底那個是婆?」

註:以上文章真真假假,對於傳奇人物的描述多有誇大事實之嫌,
但此人真實存在,到底是誰,這世界上只有三個人知道,
一個是我,一個是寶傑,剩下一個我不能說。XDDDDDD

 

IMG_2492

AK

說是浪子不如說是亟欲返家的遊子,
隨和外表潛藏無可救藥的中二症,
在極端中學習平衡,
願望是:可不可以把所有性別欄都打叉不要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