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從BDSM座談會聊安全愉虐。

前陣子因緣際會參加了一場充滿歷史性的座談會,這是第一次在同志諮詢熱線舉辦的BDSM座談會(註一),主講百年以來BDSM的歷史和16招。我當初看到DM時就一直很想來參加,於是早早就吃完晚餐趕緊來參加。沒想到這場座談會非常非常熱門,來參加這場座談會的人數遠遠超過預估,我提早20分鐘到會場時,就幾乎沒有座位可以坐了,等到正式開始時甚至還有兩排聽眾只能站在教室的最後方。

celos_130812_1

BDSM 為綁縛與性調教(Bondage & Discipline,即B/D),支配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D/S),施虐與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S/M)的縮寫。在部分的BDSM遊戲當中可能包含權力的交換,以及痛苦的施加,身為奴者的臣服者有意識並且自願的情況之下交出支配權與自己的身體自主權,而身為主的支配者,影響力將凌駕於奴之上。有學者認為在這個角色扮演的心理層面中,扮演支配者的一方可以享受控制臣服者而達到快感,以擁有臣服者的身體支配權來展示其技巧和權力。而部分臣服者則可以藉由交出自己的身體主控權而從現實責任中解脫,以達到安全感和愉悅感。在今年的五月底,一名在荷蘭Tilburg University任教的心理學家Dr. Andreas Wismeijer甚至發表他的研究報告指出,在1,336份問卷中顯示,從事BDSM遊戲的人心理層面比沒有參與BDSM遊戲的人更為健康(註二)。

歷時約兩個小時的座談會,從BDSM的簡介聊到皮繩愉虐邦興起的歷史、西方心理學家對於BDSM的理論學說、主講人的經歷等等,其中讓我最感興趣的其實是BDSM的安全性。在我自己過往的經歷裡,有時候理智斷線的時刻才是真正激情的開始,可是這時也是一種潛在的危險。所以要如何兼顧玩樂和安全,如何在激情中同時保障自身和對方的安全呢?

celos_130812_2這是BDSM中表示safe, sane, and consensual的圖案,用此來表示重視彼此的安全。

我覺得參加這場座談會讓我受益良多。在座談會當中,主講人提及在BDSM的關係當中,最重要的就是安全、理智、知情同意 (safe, sane and consensual, SSC)。

安全(safe)包含了自己和對方身體的安全、情緒上的安全、財物上的安全,甚至還有社會隱私等相關的安全都需要注意。例如彼此之間是否有一些安全密語,以表達自己可以忍受的界線、彼此之間身分的保密,或是否可以從事性交等等。在保障彼此身體安全的情況下,部分國外的BDSMer會使用「紅綠燈」表示自己承受的狀態:綠燈表示自己的狀態良好,可以繼續;黃燈表示已經接近邊界,可能要請主人多留心一下;而紅燈表示已經到達極限,必須馬上停止,而且為了安全起見,所有束縛物可能都要馬上拆下,繩索剪掉等等。其實每個人所使用的安全密語,不盡相同,通常使用平常不會用到的辭彙和句子。然而,有時候在調教中,口部不一定可以自由說話,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除了安全密語之外,安全手勢和安全聲音可能都是需要事先協商和制定好的。在我以前看過的一部調教影片當中,主奴之間事先協訂好的安全動作是用力跺地三下,因此為了讓奴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安全動作,主會刻意不束縛奴的腳部。

理智(sane)方面,雙方需要溝通好彼此的理智應該維持在何種狀態,例如是否飲酒、是否服用助興藥物、綑綁的時間長短 / 鬆緊度、是否可以留下傷口疤痕、奴是否可以在主人睡著時自行離開等等。我覺得理智方面比較難以衡量,因為在維持絕對的理智下有時候很難達到愉悅,而在茫掉的狀態之下則不容易維持彼此的理智。因此理智層面的安全性需要充分的溝通,並且需要主的經驗衡量奴的狀態。在座談會中有參與者分享到,曾經在調教的過程中,主奴兩者對於理智的定義不同,其中一方想要事先飲酒比較好進入狀況,另一方則認為維持理智時連酒精都不可以碰。在這種狀況之下,如果雙方無法協商達到共識,為了尊重彼此的習慣和喜好,同時避免更多傷害,或許當場停止並且離開會是比較好的選擇。

知情同意(consensual)則是在開始之前雙方要好好溝通,要怎麼玩、可以接受的程度、怎樣才可以讓彼此都盡情盡興,知情同意往往佔有最重要的部分。事前的溝通是一種調情、也是一種相互了解,只有絕對的了解與信任才可以讓彼此的玩樂更加盡興。舉例來說,每個BDSMer對於穿著的要求不同,有些人可能覺得需要穿著全套的制服才能讓彼此進入狀況,有些人可能需要換上不同性別的服裝才行。除了穿著,調教的過程中有時候彼此的言語、動作甚至劇情都必須事先協商,像是有些人覺得適當加入言語羞辱會很激情,有些人則覺得需要扮演特定的角色比較好。在另一部我所看過的調教影片中,主奴雙方在見面之前,會先將所有的道具、服裝、地點等,都先用照片拍下,而所有的劇情和台詞都先寫好劇本,並且email和電話溝通很多次之後,才約面見商談,而只有在見面商談甚佳之後才正式約調教。總歸來說,一場讓雙方都盡興的調教遊戲需要同時保障彼此的安全,也因此事先的溝通千萬不能少。

過去,心理學家對於許多非異性戀婚姻中,為了子嗣而進行的性行為都加上病態的評論,然而在提倡多元性別的現在,各種性傾向都應該受到重視。我覺得只要彼此都在一段關係之中清楚自己的角色,並且都能獲得愉悅,就應該受到絕對的重視。

註一︰這場座談會主辦單位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而相關BDSM的網站與活動可以參照台灣BDSM相關團體,皮繩愉虐邦 http://www.bdsm.com.tw/。 最近有研究者高穎超(美國羅格斯大學社會系博士生)預計作出台灣BDSM次文化的問卷調查,請踴躍參與。

註二︰此篇學術文章發表於: “Psyc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BDSM Practitioners,”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Sexual Medicine, DOI: 10.1111/jsm.12192, 2013 全文請參照︰http://www.andreaswismeijer.nl/wp-content/uploads/2013/05/BDSM_JSM_Wismeijer_van-Assen.pdf 作者Dr. Andreas Wismeijer 簡歷請參照︰http://www.andreaswismeijer.nl/?page_id=2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