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有稿來Q】讓我們來追星吧

上完一天班,我喜歡在工作附近的酒館裡享受Happy Hour。一杯清涼的啤酒,吐吐工作上的不愉快。前幾天剛好公司旁有一家同志酒館新開張,於是約了剛離職的工作老夥伴克雷格喝上幾杯。我們聊開以後,克雷格把稍早George Takei (武井喬治)在臉書上分享的新笑話拿出來和我分享,克雷格本來就是天生表情生動的激動派,這下逮到好的機會,逼真地把我搞得大笑不止。


(圖片來自喬治武井臉書)

武井喬治是一位美籍演員,如果你是星鑑迷(Star Trek),你對演出蘇魯上校的他絕對印象深刻。今年武井轉戰百老匯音樂劇Allegiance,並且在其中擔任要角。音樂劇Allegiance將二次世界大戰在美日本人的生活搬上舞台,劇情受武井自身經驗影響頗深,有如武井自傳式的表演人生。

在經營了大半輩子的演藝事業之後,武井在2005年一場雜誌訪問中公開出櫃,承認自己和另一半超過十八年的伴侶生活。除了坦然公開自己的同志身份,武井從此也致力於為同志發聲的各種社會運動。在網路平台上,「高齡」七十六歲的武井在短短兩年內在臉書上累積四百四十萬的粉絲,他的推特帳號有八十萬的人支持,更別提他的自嗨跳舞短片被youtube選中剪輯成今年慶祝同志月的官方影片。強大的網路號召力甚至讓他出了一本自傳式的網路傳奇。

武井的臉書到底有什麼神奇的吸引力?身為小小粉絲的我除了可以在他的臉書上接收美國重要同志新聞之外,最常看到的是他的笑話分享。不管是一張冷笑話的圖片或者是只有同志才懂的性笑話,武井無時無刻分享歡笑和幽默。和其它同志名人比起來,武井不只是一位同志運動的支持者,他更是一個「普通」同志,用鄉民大大的模式分享他「普通」的愛、「普通」的生活、不時「低級」或者「沒營養」的瘋話。

偶像崇拜對青少年心智成長是絕對有幫助的,而同志的成長裡缺乏專屬於我們的偶像,可以崇拜和自己性向一致的偶像是異性戀青少年的特權。放眼望去,有多少名人是帶有同志色彩並且大方承認的?那種你知我知還有八卦雜誌知卻「不承認也不否認」的隱形式櫃中同志們所營造出對於同志認同的秘密感,多半讓同志青少年們對自我性向和性別產生「不可說」或者「不能說」的羞恥感。

美國德州休士頓大學社工研究所的教授Brené Brown在2012年TED演講中說過:「如果把羞恥感放在培養皿中,只需要三件事就可以讓羞恥感成倍增長:秘密性、沈默、和帶有批判性的成見。(“If you put shame in a Petri dish, it needs three things to grow exponentially: secrecy, silence and judgment.”)談論關於同志的一切並不會讓同志形象顯得軟弱,只有透過不具羞恥感地說、大方地說,說著那些真實又多元的同志生活,我們的青少年才可以無所畏懼地探索自己,犯下一些「低級」又「沒營養」的錯,感到傷心難過,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了解自己的特長和優點,學會拒絕和接受,知道什麼是喜歡、什麼是不喜歡,而這些都是這個社會所剝奪掉的同志青少年「普通」成長的經驗。

對照前幾天在新聞網站看到的一篇批評台灣媒體瘋口交達人拓也哥的專欄報導,這報導的情緒在我的解讀下是如此情緒化和生氣。我想要回應的是:利用媒體的力量,以道德的高帽去宣傳個人心目中的健康性觀念就是對多元社會的一種壓迫:將自己對性行為的喜惡和習慣,當做道德標準來教育大眾是偏頗的。

首先,口交這件事情並不是男同志的專利,不論性向都有人在口交,只要喜歡口交的人都可以口交。打著旗幟說我不在乎拓也哥的性向,那為何要特別說明這跟同志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倒是希望大家都可以大方不帶成見地討論口交,因為只有一個開放而不帶偏見的討論空間,我們才可以健康地學習如何安全地享受性愛,不說不等於不做。再者,如果真的要說什麼是「病入膏肓」,怎麼不談台北市考慮二十四小時直播熊貓圓仔是「病入膏肓」式的浪費社會資源,抑或是沒人報導苗栗大埔後續是「病入膏肓」?一個人因為很會口交而竄紅和一隻熊貓只因為被生出來就竄紅有什麼不同?到底為什麼拓也哥讓你如此生氣?

請不要利用社會對性行為的羞恥感去剝奪了人們對性行為的選擇,更別用簡單的標準去定義社會示範的好壞。好與不好、正常與不正常、喜歡或不喜歡,這些都是主觀且多數便成理的評判標準罷了,而這標準更是輕易地隨著時間和歷史文化場域所搖擺的。至於要不要崇拜拓也哥這位偶像,我相信我們的孩子們是有自主能力做出選擇的,至少我期望他\她們是無所畏懼地出忠於自己的選擇。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