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月經、婦科、同性戀。

gynecology-stirrups

亞洲文化的脈絡下,很多時候來月經、去看婦科、以及我是同性戀三者,都是隱晦的話題。女生去看婦科常常覺得羞於啓齒,在看診過程中也對身體的私密被檢查這件事情坐立難安,而對女同性戀來講,有時連基礎的問診都很難招架。

雖然我對自己的身體、月事和性傾向都抱持相對公開的態度,但我想可以拿我前段時間去了一趟婦科諜對諜的經驗來說說。

走進診間,簡述來看診的原因後,醫師照例開始問一些必須的問題。

「上次月經什麼時候?」
「7月20,已經又超過一個月沒來了。」

「有沒有性生活?」
「有。」

「妳有沒有可能懷孕?」
「沒有。」

通常都是到這邊,我斬釘截鐵的回答就會招來醫生狐疑的眼光。估量了一下這次這位醫生的年紀,決定還是保險一點用否定句間接說明。

「因為我的對象不是男生。」

醫生是挺冷靜的堅持住了,只有嗯了一聲。旁邊陪診的護理師反而沈不住氣的整個人轉過身來,探頭到簾子這側張望,動作之大,害我差點想問她是不是沒看過同性戀。

然而醫生冷靜歸冷靜,還是可以看出他心裡冒出許多問號。(以下純屬設計對白)

「不是男生是指過去這段週期間不是男生,還是一直不是男生?」
「如果一直不是男生的話,表示這位女病人跟女性有侵入性的性行為?」
「假如要做內診的話,到底OK還是不OK?」

醫生會有這種反應,當然不是只跟他的年紀有關,看旁邊護理師的反應可以知道,畢竟還是牽涉到醫療體系對性別和身體的想像稍嫌貧乏、制式之故,更有可能是這整套問題設計的邏輯已經太過僵化。

這些問題本來想要用最簡略的方式迴避不必要的尷尬,但因為也太簡略的預設女性的性行為對象一定是男性/陽具,給我們這些不在男/女性關係裡的性別少數,增添了難度。

還有一次經驗是在急診室裡,我跟另個醫生也進行了如上的類似對話。在我選擇直接表達「我沒有懷孕因為我是女同性戀」之後,醫生的反應反而讓我發現自己話裡的語病。

「好,不過標準流程我們還是會驗一下。」

我是女同性戀和我沒有懷孕其實是不能劃上等號的;因為我是女同性戀不代表我沒有和男性發生關係、沒有在嘗試受孕,等等。

綜合上述兩次經驗,其實我覺得這些例行的詢問,只要稍微調整一下,就可以幫助醫生和病人多釐清很多事情。比如說,問有沒有性行為的原因,是要知道是否適合內診,那麼假如可以稍微詳細的問:有沒有發生過侵入式性行為,就少了很多彼此臆測的空間。

然後在這題之後,多問一句:上次月經到現在,有沒有(和男性*)發生可能會導致懷孕的性行為?相信很多非以男性為性對象的女生來回答也會頗覺鬆了一口氣。畢竟我如果只有和我的按摩棒發生侵入式性行為,也是可以斬釘截鐵的答沒懷孕的啊!

*想想還是把男性括弧起來並標注比較完整。

 

2 Comments

  1. 聊到看婦產科,大概每個女同性戀都有很多話想說。特別是外表比較陽剛的 T,從踏入診所開始,就是被注目的所在。我都一直記得夾雜在眾多產檢新婚夫妻之間,每個人望向妳的那種眼神。醫生的提問,自有其後續診斷、檢查的需要,但如 InMind 所說,「整個流程的設計過度異性戀取向」,因此只要遇到比較友善的醫生,就稱萬幸。

  2. 哈哈 我也經歷過把醫生嚇傻(是一個中東來的年輕醫生,我覺得他這輩子可能沒有看過活的同性戀吧!!)
    我跟他說我的伴侶是女生之後,他整個人很慌,然後亂診斷一通~~(攤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