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什麼時候結婚?

最近身邊有很多好消息,上一篇橘博士的喜訊、還有幾個朋友的婚禮,都讓我非常高興,雖然我還年輕(咦?),但也參加過了不少場婚禮,交過不少紅包,總算有一天可以參加”有法律效力”的同志婚禮,心裡覺得非常欣慰,常常忍不住想像著那些婚禮,雖然可能只是到市政廳登記一下,沒有甚麼同志獨有的儀式,但我仍然滿心歡喜,那喜悅不同於所有我曾經參加過的婚禮,是完全純粹而無雜質的,沒有一絲遺憾、失落。

在此同時,也常常有人問我:「甚麼時候結婚?」

自從DOMA被宣告違憲之後,這應該是我聽過最多次的一句話吧。

結婚嗎?好遙遠的一個名詞,一夕間卻變成可以真實計畫的選項了,但我卻覺得很茫然。

我不是一個結婚的信徒,我不認為一個制度可以解決和保障一段感情,而把一段認定的感情好好經營,不見得必須要結婚。倒也不是覺得害怕婚姻、也不是覺得不信任婚姻,但我不覺得這是人生必經的階段,也許是從小知道自己是同志之後,就知道這輩子也許沒有結婚的可能,沒有這個選項的時候,我不只有機會思考憑什麼我不可以擁有這個選項,也會有機會思考為什麼我需要或想要這個選項。

然後結論就是,就婚姻的情感功能而言,我想不出來未甚麼要結婚。

當然結不結婚,很實際考量的原因很多,這也是橘博士文章裡點出、以及整個婚姻合法化運動的重要訴求,婚姻不只是一個情感的制度,也是一個經濟制度,而做為一個經濟制度,做為國家提供的許多福利政策和私人關係法律的入口,婚姻制度應該是每一個人都有權選擇的,不應該獨厚異性戀。

圖片來源:www.aclu.org
圖片來源:www.aclu.org

不過當然,我想問我甚麼時候要結婚的人,應該都不是為了讓我可以把我微薄的一點存款跟車子可以合法的和女友分享、或者擔心我出車禍女友不能簽手術同意書吧。

大多數的理由還是:「你們感情看起來也很穩定啊。」好像既然現在同志可以結婚了,那就一併適用原本只屬於異性戀的人生進程──感情談得穩定了,那就該結婚了吧。

是這樣嗎?

我曾經聽過許多異性戀情侶結婚的原因是:「就在一起也很久了,也很穩定,年紀也到了。」也實際看過不只一對情侶因為一方想結婚、一方沒有想──不是「不想」喔,只是「沒有想」──然後穩定的感情就分手了。

當然這些簡單的說法背後也許有更多複雜的故事說不出口,我只是當場會覺得,啊?這也能算是結婚或分手的理由嗎?這樣對待婚姻,豈非兒戲?

做為一個原本對婚姻只能做壁上觀的同志,看盡異性戀男女為了結婚、結好婚、不結婚、或離婚的悲歡離合,一朝當結婚的選項變得觸手可及的時候,我們對於婚姻的決定,難道也要循異性戀社會制度的走法嗎?

結婚的選項每一個人都應該有資格擁有,但是這不等於每個人都應該要選擇加入,選項的意義最終應該是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要不要、何時要啊,要不然也只是更多人被納入了同一個霸權裡,然後這個霸權變得更加鞏固而已。

不過撇開這些自己的心事,有朝一日可以被詢問這個問題,想想其所代表的意義,以及朋友問句背後的祝福,被問到這問題的時候,還是覺得這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啊。

不過,再怎麼甜蜜的負擔背久了也是會乳酸堆積的。我還是還沒想好到底要不要結婚,生活日日的過下去,也許有一天我就想出來了、也許也會為了經濟理由就結婚了,但至少目前我還沒理出個頭緒,所以不要再問我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