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不會被擊倒計畫

 

Celos_1017_2013

Project Unbreakable

這是一個美國21歲攝影師格雷斯Grace Brown在2011年成立的計畫,這個計畫的初衷是為了使社會更加重視性侵暴行,並且協助遭受性侵犯的被害人走出陰霾。她鼓勵性侵犯被害者將受暴當時的遭遇,或是施暴者當時對他們說的話寫下來,然後拍照。這兩年來,這個計畫已經收到2千張照片。

我第一次從朋友的臉書中知道這個計畫時,猶豫了好幾天不敢點進去看。然後光是看了一頁就情緒崩潰,哭到蹲在地上完全不能自己。她/他們真的好勇敢,勇於去回想,去重新面對那個刺心的時刻。而今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拍這張照片,重新去檢視自己和原諒自己。

 

當時我剛滿15歲,下課後跟一個心儀的男生出去。身為一個從來沒有交過任何男友的醜小鴨,在班上人緣也不佳,可以擁有一個年紀比較大的男友在青澀學生時代很是風光。那天晚上,他帶我去東區的一間小餐廳吃飯,然後吃完飯邊散步邊聊天,然後我們牽手、接吻,一切都很美好。他說要帶我看他的秘密基地,拉著我雀躍的一直往前走。那是個廢棄的房子,在沒有路燈的晚上,我們就在破屋中席地而坐,握著手談天說地。

在一長串的接吻後,他開始脫我的衣服,我沒有願意,但也沒有厲聲阻止。而在他扯掉我剩餘的衣服並且襲擊我的時候,我奮力的推開他並且說不要。

 

然後他把我的手抓牢,說︰「你跟我到了這裡,就是表示你想要。你不能到了現在才喊停。」

我呼救,他摀著我的嘴說︰「不要假裝你會痛,而且你不會希望被路人發現你現在這個樣子吧。」

我不記得經過了多久,在他終於起身著裝的時候,我跪著看到鮮血緩緩從我的大腿邊流下來。這是我的初夜。

他將我的衣服扔給我說︰「自己擦乾淨,我要帶妳回家了。」

 

我一直忘不掉當時看著自己流血的畫面,不過比起身體上的傷,我覺得心靈上受到言語的傷害遠遠深得多。那晚之後,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告訴長輩,更遑論訴諸法律,甚至我沒有去責怪施暴者,因為我一直想著那句話「你不能到了現在才喊停」。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已經忘記當時到底有多痛,但每每回想起這件事,總免不了自責。「為什麼我要跟他去僻靜的地方?」「為什麼我沒有一開始就奮力阻止?」「這是不是我自找的?」連帶著,多年來我一直無法重視自己,彷彿之後發生任何壞事都是自找的,彷彿再也不會有人願意愛我。(註︰可以參照V太太的親愛的這是我的陰道…)

 

但是我的身體本來就是我主宰,無論任何時候、任何地點我都應該擁有喊停的權利。這是個暴行,是個犯罪,沒有任何事情是我活該的!任何用來合理化暴行的言論都不應該存在!(註︰可以參照V太太的蕩婦的啟示)

我很感謝有這個計畫的存在,讓我發現原來有這麼多人都願意去面對自己的痛;讓我也因此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痛。我曾經花了很多年去想,該給予我的施暴者甚麼樣子的懲罰;或是如果時間重新來過我會怎麼面對。不過就像時間不會回到過去一樣,我們也不會被擊倒的。

 

後記︰

經過多年後我確定了自己的性向,很多男性友人或男友曾問及這段過去說︰「是否早年的這個事件讓我無法再喜歡男生?」我的回答是︰「不!」雖然我無法改變過去,一切也都不再客觀,但其實我從沒有因此憎恨男性或是對於跟男性發生關係感到恐懼,也沒有因此影響到我對於自己性向的決定。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