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第一次和家人出櫃的經驗

對我而言,和家人出櫃這件事情,是自己做為同性戀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不過和家人出櫃,搞得一個不好真的是會鬧家庭革命的。相信大家如果想和某個重要的人出櫃之前,應該心裡都會有不少灑狗血的小劇場,結果真實情況大部分都和自己想像的不太一樣…

做為整個大家族中的晚輩,我的姊姊們一個一個結婚生子,每次他們聚集在一起,不是在抱怨老公就是在抱怨小孩,我光明正大的聲稱「我不結婚」這件事情似乎也不太奇怪了,那麼愛抱怨幹嘛還要結婚呢?不過說真的我好像現在也有點懂結婚這檔事了,反正就是又嫌又愛又沒辦法這樣。在這幾年來努力散播這種「我不結婚」的訊息之後,幾個月前,我決定要拿身邊最親的姊姊開刀!

在去姊姊居住的城市的路上,我一面想著要怎麼起頭,一面想著他會有什麼反應。我到底要拐彎抹角的談論對同性戀的看法,戳戳看他對同性戀有什麼反應,在慢慢聊到我不結婚和我是同性戀的事情。還是我應該要直接開門見山的說:「親愛的姊姊!我喜歡的是女生喔!就是你喜歡你老公的那種喜歡喔!」

結果拜訪姊姊的這幾天中,我實在沒有勇氣開口,不管是拐彎抹角還是直接講,直到有一天…

姊:「欸,你應該不會結婚吧?」

我:「對啊,你天天都在抱怨結婚不自由,我還是想要自由點。」

姊:「唉,也是啦。不過你大概也不太可能跟男生結婚。」

我:(心驚)

姊:「…我看你跟女生結婚還比較有可能。」

我:(大驚)「………嗯,對啊。」

姊:「對啊,要是你跟女生結婚,我還可以當你的主婚人呢!」(喜)

接下來我就一陣沉默。因為我實在太驚嚇了,也不敢繼續接著這話題聊下去(欸欸,到底是誰剛開始說要出櫃的),於是我又裝做沒事的度過了晚餐,我們也沒再聊這個話題(呼呼好險)

結果在睡前,好死不死的又提到了這個話題…

姊:「那你覺得基督教反對同性戀嗎?」

我:(怎麼又來)「咳咳」(裝鎮定)「很多人都認為同性戀是罪,但是我不這麼覺得…」

姊:「我也這樣覺得耶!」(喜)

第二天,我想說都已經到了這番田地了,就好好的勇敢的的講出我是同性戀吧!結果最後還是講不出來…

姊:「那你有沒有喜歡過女生?」

我:「…………嗯,有。」

我:(害羞於鼓起勇氣)「ㄜ… 我這個… 現在有交往的對象。」

姊:「我要看照片我要看照片!!!」(大喜)

現在想起來,這整個過程像是我死命的把櫃子關牢關緊,而姊姊一直想要探頭進來瞧瞧,真是難為姊姊了(跪)平常和朋友聊同志身分這件事情都很自然,不知道為什麼,反而和家人聊自己的同志身分這件事情很奇怪,剛開始和她提到女友,我都不敢說「我女友」,只敢說「她」,突然間要把自己隱藏了好幾十年的同志生活給家人看,真的是蠻不習慣的,不過幸好我姊都很敢問。

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的同性戀生活跟自己平常的生活是完全不一樣的,在同性戀的朋友圈中,我可以盡情的談論我情人、參加遊行、談論各種平權,一旦回到我的教會,我的家庭,我要扮演著對感情不感興趣、對一些議題不表態的家人/朋友,有時候,我真的很想和這些家人/朋友分享我的看法,我真的好想要和那些「尊重同性戀,恨同性戀的罪」的基督徒朋友們對話,我好想讓他們看見我,知道我的同性戀身分,知道他們所傷害或談論的並非他們看不見的人。我想,和家人出櫃是第一步,雖然過程實在是很孬,希望下次我能夠帥帥的出櫃。

最後的最後,我還是不好意思和姊姊說我要寫這篇文章,所以如果你不小心發現我寫了這篇文章,請原諒我沒有取得你的同意就寫了Orz

2 Comments

  1. 不知道跟姐姐或妹妹談性向會不會比較簡單… 我哥哥其實知道,可是我們也從不談… 快要結婚了,想找機會跟哥哥聊聊,可是偏偏又不住在同一個城市… 好難啊。

    1. 我覺得我還蠻幸運的, 一直以來我姊就是比較思想開放…
      說真的沒有甚麼比較簡單的, 我覺得跟家人出櫃就是比跟其他人出櫃難
      一起生活的家人的反應, 對我們的影響會比較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