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家庭, 社會

【有稿來Q】「家」的意義以及關於多元成家的想像

作者/粉紅人

有句話,是我在網路上瀏覽關於《神秘肌膚》這部電影的影評的時候,在某個陌生人的部落格裡看到的。大意是,如果讓他開擇偶條件的話,只有一樣,就是「要童年幸福的人」。

(《神秘肌膚》的電影海報。喬瑟夫・高登・李維成年後的一鳴驚人之作,演技之好到連在螢幕前面的我看了都覺得自己的屁股也在隱隱作痛。)

「哼。」我在電腦前面不以為然。這並不是因為我自認為不符合他的擇偶條件的緣故(話說臺灣去年的全球幸福指數是多少來著?)。而是在我的成長過程裡,遇到的那些讓我打從心裡尊敬喜愛的朋友們,有好一部份都是在大眾觀感裡所謂破碎或是失敗的家庭裡長大,恐怕這些人小時候一邊裝合群地跟同學們唱著「我的家庭真可愛,幸福美滿又安康」的同時,一邊心裡都默默地哧之以鼻吧!然而我所認識的他們,卻個個獨立又懂事,謙和又體貼,像是一顆顆美麗的寶石一樣,說真的,在陽光底下仔細看的話,他們每個人真的都還會閃閃發亮呢!

在江湖裡打滾久了,多多少少練出了一些識人的本事,對於認識了一陣子的人我總喜歡玩猜家中排行的遊戲,通常雖不中亦不遠矣。俄國作家托爾斯泰在有名到連我沒看過的人都知道的《安娜・卡列尼娜》開頭裡有這麼一句話:「幸福的家庭個個相似,不幸的家庭卻各有不同。」對我來說,那些有著所謂「幸福家庭」的人,通常你從五公尺外就能聞到他們的味道:他們有著天真的樂觀,樂於或是不自覺地常和朋友談論自己和父母的關係。因為通常被家裡保護得很好,對社會的黑暗面亦所知不深,因此對社會裡的弱勢族群販夫走卒們容易缺乏想像和同情。若是家裡生活尚稱優渥,不愁吃穿,「吃苦耐勞」這四個字便鮮少在他們身上發生,遇到挫折或是不如意的事情的時候,第一個反應通常是「找人抱怨」。

喔,對了,而且常常會忘記隨手關燈。

我當然無意就此發展成 hate 文,我的竿子又怎麼能打翻一船人,我依然有朋友的家庭宛如從 80 年代公共電視長青劇集《愛的進行式》裡走出來一般,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他的胸懷比所有人都還要開闊,心腸比所有人都還要慈悲。我仍記得那堂自習課我們兩人獨自在走廊上深談,當我基於對朋友的坦誠向他吐露我的同志性向的時候,他雖情不自禁「啊」了一聲,三秒鐘之後卻更湊近了身子,即使對當時的他來說這一切都還難以理解,但他仍仔細耐心地聽我訴說與情人分合、與家庭疏離的煩惱。

你說那些父母離異、母兼父職、甚或是被迫出養的孩子們,長大心中不會有缺憾嗎?也許是有的,但也因此,當他們說出「我有時會害怕/不想以後犯下跟我爸爸/媽媽一樣的錯誤。」的時候,才反而更令人心疼。即使抱著對「婚姻」基本的懷疑論,他們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如今也個個成家立業了,而我眼中的他們怎麼都不比其他的父母差。在看了更多在所謂標準一夫一妻家庭裡長大的孩子之後,我更堅信,「幸福美滿又安康」的家庭和孩子健全人格的養成,絕對不是來自於「台灣守護家庭聯盟」(簡稱「護家盟」)所謂「一個爸爸與一個媽媽透過婚姻生育孩子」所形成的家,而是來自於這個孩子身邊所能得到的,無論是從養父養母、師長同學、或是情人之間所得到的關懷與愛,還有寬容與接納。

對於一個從小就渴望家庭的人,我常常問自己,到底什麼是「家」?從中文造字來看,以前古人覺得有個屋頂,下面養頭豬,就可以成了一個家(難怪在《陰屍路》第四季,警長瑞克在打退總督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趕快來養幾頭小豬)。但就連洋人也知道,”A house is not a home.”

 

 

血緣關係無可否認地,是一種羈絆。那是你被上天所決定的第一個家。然而很遺憾地,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和自己的原生家庭擁有血濃於水的緣分。而我以前也一直一直以為,要擁有一個自己的家,唯一的充要條件就是找到那個你願意而他也願意和你長相廝守一生一世的人,一起走入婚姻。

然而隨著年歲增長,讓多少人走入我的生命後又離開,曾經戴上的戒指又脫下,我才發現,即使身子依舊漂泊,心卻不再居無定所。而所謂的家,並不是指柴米油鹽,芝麻蒜皮的日常;也不是指基因的流傳,相貌的雷同;更不是指日夜相對,如膠似漆的承諾。而是在美劇《歡樂合唱團》裡 Brittany 對 Santana 所說的:

It’s all about acceptance.

 

而我的人生體悟恰恰好符合了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稱「伴侶盟」)的秘書長簡至潔對多元成家法案裡,「家」的描述: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要如何聚攏在一起成為一個家,往往超出了法律的邏輯,有些人即使沒有血親關係、沒有締結婚姻,仍舊相互照顧、關愛對方、分享生活,且因為長期緊密的相處,對彼此的生活與性格瞭若指掌,成為彼此生命中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的人。」(全文請按此

 

而了解宇宙奧秘的愛因斯坦又曾說:

「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為知識有限,而想像力卻能擁抱整個世界、推動進步,成為人類進化的泉源。」

“Imagination is more important than knowledge. For knowledge is limited, whereas imagination embraces the entire world, stimulating progress, and giving birth to evolution.” -Albert Einstein

 

於是,請容許我對「多元成家」這四個字有了如下的想像⋯⋯:

日劇 Last Friends 《最後的朋友》。

但事實上這三個人不但是永遠的朋友,最後也成了永遠的家人。

 

港片《得閒炒飯》。一對戀人,兩個孩子,兩個爸爸,兩個媽媽。

人生和懷孕一樣難以預料。

 

德國童話故事《白雪公主與七矮人》裡一起生活的七矮人。

你難道忍心對孩子說他們不能成為一家人嗎?

 

法國片《終極追殺令》Leon。天涯海角,我們相依為命。

 

日本漫畫&動畫《獵人》Hunter X Hunter。

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也是把對方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重要的家人。

 

 此圖無誤。

美國經典科幻片《星際大戰》Star Wars 裡的 R2D2 (left) 和 C3PO (right)。

 

《安娜・卡列尼娜》在 1877 年完成。當時,愛迪生還沒發明電燈泡,而托爾斯泰自然也從未思考過「多元成家」的選項,如果他重新生在今日,如果他能重新思考「家庭」的意義,不知他是否會改寫他的名句:「也許其實不幸的家庭個個相似,而幸福的家庭,卻可以各有不同。」

 

作者簡介:

粉紅人。性別不明。愛女性主義者。年過三十堪稱而立卻依舊一事無成。但真的真的很想作一個溫柔的超人,披上紅色外衣,飛行越來越穩。所愛的心,都讓它們獲得安慰,讓人間像童話一樣天真一樣完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