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阿花與阿枝

每當有人向我問起:「你想要小孩子嗎?」我腦海裡的收音機就會馬上浮現這首歌:


(1993 年的歌,媽呀這二十年前的老歌我竟然還記得)

大家應該明白高中生談戀愛的時候總是會以為自己是莎士比亞再世或是席慕蓉上身,忍不住都會脫口而出許多甜蜜浪漫的蠢話,有時當女友依偎在身旁,她們就會在深情款款地看著你的眼睛 6 分鐘又 47 秒之後突然開口:「我好想幫你生一個小寶寶喔,好不好?」

此時就會突然「啪」的一聲燈光全部暗下來,又緊接著「啪」「啪」兩聲出現了兩盞聚光燈的燈光,一盞剛好就打在我和女友身上,但是我和我女友又馬上被柔焦退出畫面,反而在另一盞燈光裡,慢慢地出現了葉歡的身影和聲音,悠悠地唱著:「眉毛像你眼睛像~我~鼻子像你嘴唇像~我~」

就連現在回想起來明明自己當時中二病就還沒好根本還是個小屁孩的我當時理智上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卻也禁不住在腦海裡想像,「如果我們兩個有了個孩子⋯⋯」他會是什麼樣子呢?(通常都是希望像女友多一些,畢竟她們都是當時我在這個世界上知道最正又集所有優點于一身的女人阿!)(絕對無誤!)

也許複製自己是生物(或是基因)的天性 [1],也是這世界上會有這麼多物種存在的原因。但是兩個男生或是兩個女生要能夠各用自己一半的基因庫互相融合進而創造出一個新生命,畢竟是不可能的事情。

直到 2012 年的 11 月,知名科學期刊《科學》Science 刊出了一篇由日本京都大學的科學家 Dr. Mitinori Saitou (齋藤通紀)和 Dr. Katsuhiko Hayashi (林克彥)的共同研究成果 [2]。

自從《科學》刊登了他們的文章之後,Katsuhiko Hayashi 博士就開始接到從世界各地如雪花般飛來的信件 [3],主要來自於無法生育的夫妻或是婦女,他們問 Hayashi 博士的問題只有一個:「請問,你們可以讓我有個孩子嗎?」但是和一般從事幹細胞研究的科學家有點不太一樣,這次,他們還收到了同志雜誌編輯的信件,說是希望能夠獲得更進一步的資訊,因為他們的研究極有可能讓同志伴侶能夠真正擁有「眼睛像你,鼻子像我」的小寶寶。

pg1989

(Q 的編輯說文章中間要放圖片大家比較容易看得下去,所以這是 1989 年日本電影《哥吉拉 vs 碧奧蘭蒂》的海報,碧奧蘭蒂是白神博士將自己女兒的細胞和玫瑰的細胞混合而成的不死植物,電影最後碧奧蘭蒂打敗了怪獸哥吉拉變成發光的孢子飛向天空而去⋯⋯。嗚嗚嗚(拭淚)。基本上我想要用這張海報說明的應該是日本的生物科技從以前就很強大這樣。)

我知道大家一定都非常想要知道到底這是怎麼辦到的吧!(眼神閃爍光芒心跳加速)用最簡單的話來解釋,就是大家應該知道卵巢產生卵子,睪丸產生精子,但大家知道卵巢跟睪丸其實不論在男生女生裡,都是由同一批細胞變化而來的嗎?

這批細胞被科學家叫作「原始生殖細胞」( primordial germ cells)。以老鼠來說,大部份的情況之下,卵子在受精之後也就是胚胎發育大約一個星期之後,就會有一批大約 40 顆左右的細胞被賦予長出睪丸(如果受精卵是 XY)或是長出卵巢(如果受精卵是 XX)的使命,他們會在胚胎形成的過程裡,揮軍出發到達定點,以比 Fedex 還要認真精確的態度執行自己的使命。

而 Saitou 桑和 Hayashi 桑以及其他眾多從事胚胎發育研究的科學家們,為了了解這些原始生殖細胞們可敬的「態度」⋯⋯,呃不是,是為了了解生命發育的奧妙,於是就試圖在試管裡(在這裡試管是一種比喻,不過也許也算相去不遠)模擬重建這個過程。而經過多年的研究,當他們前無古人地將「胚胎幹細胞」(embryonic stem cells)成功培養成「原始生殖細胞」的時候,他們知道他們手上已經掌握了生殖細胞發育過程當中最重要的關鍵配方了!

20120514145659184

等等等等等⋯⋯什麼幹細胞,阿 Jo 你剛剛是在罵髒話說中文嗎?

對啦,我忘記解釋胚胎幹細胞了,不知道大家以前上生物課的時候,當聽到老師說:「我們所有人都是從一顆受精卵發育成長而來的」這件事,有沒有跟我一樣覺得「天啊!傑克!這已經不能用『神奇』來形容了!這簡直就是:

xiao zhong Mr Magic

話說最近剛剛好有篇學術研究論文重新統計了人類身上的細胞數目,所以最新的數字是我們一個人身上大約有三兆七千多億個細胞 [4],而我現在身上的這三兆七千多億個細胞,竟然只是三十多年前從媽媽肚子裡的那 50-100 個細胞不停分裂分化而來的,而這群千變萬化無所不能的細胞們,就叫作「胚胎幹細胞」。

現在全世界有為數不少的科學家都為這群小細胞們瘋狂,包括在 2012 年和英國科學家 Sir John B. Gurdon 共同獲得諾貝爾生理及醫學獎的 Dr. Shinya Yamanaka (山中伸彌)。Yamanaka 桑最廣為人知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將成人的結締組織纖維細胞(fibroblast)「回春」成類似具有和胚胎幹細胞一樣能力的「誘導式多功能幹細胞」(i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通常大家直接簡稱成 iPS 細胞)。那問題來了,這個 iPS 細胞,也可以跟胚胎幹細胞一樣慢慢長大變成各式各樣的人體器官嗎?

理論上是可以的!所以 Saitou 桑和 Hayashi 桑就立馬嘗試了將老鼠的 iPS 細胞變成「原始生殖細胞」,並且再將這群原始細胞放進代理孕「鼠」裡,而這群細胞也不負眾望地在代理孕鼠裡成為成熟卵巢的一部份,並且產出的卵子也能夠受精成功產出小寶貝鼠!表示這個方法不再僅僅是理論,而是可以被實現的!

在這份研究成果被發表之後,就開始有人作了這樣的夢:十年後,同性伴侶阿花與阿枝決定想要一個共同的小孩,於是阿花跟阿枝就分別使用自己的皮膚細胞,經由 iPS 的技術讓他們「回春」成 iPS 細胞,再在實驗室裡將他們的 iPS 各自繼續培養成原始生殖細胞,接下來讓阿花的原始生殖細胞長成卵巢產生卵子,讓阿枝的原始生殖細胞長成睪丸產生精子,阿花的卵子和阿枝的精子經由體外受精結合之後,再放回看是阿花或是阿枝的子宮裡(如果是男同志伴侶阿一和阿零的話,就可能還是得找代理孕母了!),過了七七四十九天十月懷胎之後⋯⋯——貨真價實阿花和阿枝的孩子:「亂顫」就誕生了!!

HOOORAY photo HOORAY.gif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BUT!!!別忘了人生最重要的這個 BUT!!

這個技術雖然我說是可行的,最後誕生的小鼠寶寶也「看起來」似乎還算健康,Saitou 桑和 Hayashi 桑在發表這份文獻的時候可能因為來不及,所以並沒有提及用 iPS 產生的小鼠寶寶的壽命有多長,以及是不是容易有其他的併發症。但他們有提到即使是用胚胎幹細胞長成的原始生殖細胞長成的卵巢產生的卵!(呼~喘口氣)不良品的比率還是很高,他們當然還是會繼續研究,但在《自然》雜誌的訪談裡 [3],他們也說了他們的研究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往為不孕異性戀夫妻或是同志伴侶提供服務的方向前進,單純只是為了了解胚胎發育的過程而已,也並不會因為這個成果而轉移他們原本的研究目標。

所以到這個技術到能夠真的應用在人類社會裡,我想,應該還有很久很久很久的一段時間吧。在老鼠身上有用的方法,人類是不是也能借來用用,也還是一個未知數。

另外就跟現在臺灣被些許宗教團體大力抵制的同志婚姻 and/or 多元成家一樣,「同志用自己的皮膚複製更多的同性戀小孩?!想都別想!!」會不會又被改編成舞曲大帝國一二三四五六七呢?或是這個利用 iPS 細胞繁衍人類後代的技術會不會被更根本地抵制,以免被有心人士拿來利用,製造出像《美麗新世界》裡一樣的集權社會甚或是像《星際大戰》裡的複製人軍隊呢?

我想這些問題可能就不太適合科學家獨自來回答了,要回答這些問題,恐怕得仰賴其他在哲學、道德學、社會學、還有法學等等的專家學者們,和科學家們一起來成立 Seele 機關思考解決吧!

參考資料:

[1]  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有一本書叫《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 差不多就是在講這件事。

[2] K. Hayashi et al. Offspring from Oocytes Derived from in Vitro Primordial Germ Cell-like Cells in Mice. Science (2012).

[3] Egg Engineers. Nature (2013).

[4] E. Bianconi et al. An Estimation of the Numbers of the Cells in the Human Body. Annals of Human Biology (2013).

3 Comments

  1. (舉手)老師我有問題!

    文中提到:「…接下來讓阿花的原始生殖細胞長成卵巢產生卵子,讓阿枝的原始生殖細胞長成睪丸產生精子…」

    可是阿枝的原始生殖細胞不是帶XX染色體嗎?為何可以長成睪丸產生精子?還是說我誤會了?Saitou桑和Hayashi桑本來就沒有說阿枝可以長出睪丸,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算不良品的機率超低,是不是還是不關同性戀的事才對啊??

    1. 同學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其實我重看一遍之後發現那邊有點跳太快了但想說如果沒有人發現那就先算了好了。XD

      阿枝或是阿花的皮膚細胞能不能用來製造精子,或是阿一跟阿零的皮膚細胞能不能用來製造卵子,也就是最關鍵的「到底同性伴侶能不能用這個技術來生自己的小孩」,其實有一些爭議,在我原文參考資料 [3] 裡的倒數第四和第三段有討論到這個爭議。

      有些科學家(the Hinxton Group)認為這相當難達成,但 Saitou 桑認為應該不難達成,只是他目前沒有這個計劃要去試,除非有什麼學術研究上的價值。

      我個人是偏向 Saitou 桑的,為什麼呢?這中間有一個概念我現在有點不太確定是從哪一篇 paper 看到,現在一時之間找不到資料,就是大家可能直覺認為 primodial germ cell 決定要變成卵巢或是睪丸,是由自己細胞核裡面的染色體是 XX 還是 XY 決定,但其實並不是這樣的!!似乎 primodial germ cell 要變成卵巢或是睪丸,不是由他自己決定,而是由他身邊的其它細胞來決定的!(也就是說他們的耳根子很軟?!)

      也就是說即使 primodial germ cell 本身的染色體是 XX,若是被放到雄鼠體內,他還是有辦法可以長成睪丸的!

      我記得因為生殖器官的發育有一大部分是受到內分泌腺的影響,而不是生殖細胞本身,所以世界上有不少例子都是生殖器官和本身的生理或是心理性別並不相應而造成的許多困擾阿。

      (這個部分似乎很值得再寫一篇文章討論啊)

      謝謝你的 comment!果然寫文章不能偷懶啊XD

  2. 阿~ 是這樣阿(沒有認真看參考資料被抓包了XD),對耶,都忘了還有賀爾蒙這個狠角色,但是要靠環境跟荷爾蒙讓它一路變成雄性生殖器然後再產出有效的精子,感覺真的很辛苦(不管是科學家還是這顆primodial germ cell)

    真是謝謝你詳盡的解說,不過這真是越來越科幻了,想像一個只有XX染色體的睪丸,產出的精子都是X精子,然後一個有XY染色體的卵巢,產出X卵子跟Y卵子…精卵的未來世界好亂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