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出櫃的小確幸。

1157599_10152043211789927_1322015982_n

大家新年快樂!這次假期,我難得有機會跟媽媽深入地聊了聊天,在新年之始,提醒了自己所擁有的小確幸。

話說自從加州同性結婚上路以後,身邊不少朋友紛紛辦了手續。這些朋友中很多我娘也都認識,所以她已經聽我說了好幾次,誰誰誰要結了,某某某也要結了。但礙於每週回家省親的時候,我通常都帶著馬子,而我爸也一定在家,因此我們都沒有深入聊。上個星期很難得的,有幾個小時時間跟我娘獨處,我們母女倆才詳細地聊了聊關於結婚和一些其他的話題,其中也包括多年前我的出櫃。

第一次跟娘正面出櫃時我還在念大學,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而當時完全是一場意外。 她發現我的手機帳單很貴,開始反覆追問我有什麼事情不能跟家裡人說,一定要跟「朋友」徹夜聊天。最初我閃爍其辭,但很快變成母女爭執,兩人都火冒三丈的時候她忽然發難,問我是不是因為有「喜歡女生的傾向」才很多事都不跟家人講。我在氣頭上衝口而出:「沒錯,我就是喜歡女生。」

娘聽了以後沈默很久,才說:「妳爸不可能會接受,」接著又是很長一段沈默「我也不可能會接受。」

當時我只覺得毫不意外,負氣回答:「從來沒有想過你們可能會接受,所以這麼多年了我沒講過,本來也一輩子不打算讓你們知道。」

沒有說出口的是:「人總有相異的觀念,我沒有想過因為你們是我的父母就要無條件接受我。所以我想一輩子不承認,就做你們心裡的那個乖女兒就好。」

那晚去睡覺前,我心裡已經有最壞打算,然而第二天早上起來,娘像是選擇性失憶,甚至我們之後很多年沒有再談過這件事情。我只是更加貫徹的過著雙面人的生活,和很多沒有向家裡出櫃的人一樣,有幾次情傷因為不敢表露情緒,還是乖乖坐在飯桌前微笑。

後來或許是年紀稍長了,漸漸用比較不同的態度看待跟父母的關係:不正面告訴他們我跟女生交往,不代表他們不能認識我的同性戀朋友。因此我開始帶朋友介紹給爹娘認識,讓他們也可以稍微了解我曾經徹底切割開的另一面,讓他們知道我說的朋友是什麼樣子的人,我們都一起做些什麼事,而不再是沒有圖像沒有畫面的、我的冷冰冰的一句:跟「朋友」出去。

練習了一段時間後,膽子也大了不少,發現跟爸媽相處並不是只有「我是同性戀」這件事情。應該說,從來都不是,但過往出櫃的大石頭壓在胸口,反而讓我過度反應了。既然我沒有「透過偷渡事實,讓他們漸漸接受」的這種打算,而是真心覺得他們不能接受,那我就自己處理,於是跟女友搬出去以後,我反而名正言順地以室友名義帶女友回家吃飯。

交往的頭三年,我跟女友常常在猜,我娘到底是不是知情,只是選擇不戳破我們的關係而已。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不就是我多年來覺得最好的結果嗎?爹娘不要過問這是不是我的同性情人,但我們可以一起坐下來吃飯聊天。 然而不能否認的是,我心裡依然覺得這是一種恐怖的平衡。假如我娘當時真的不知情,哪天事情被拆穿時,她會不會更生氣我的隱瞞,認為是欺騙?

不過知女莫若母這句話當然有其道理,後來證明我娘從頭到尾都心知肚明,她對自己家裡人的觀察細微跟FBI沒什麼兩樣,只有我還在自欺欺人,以為過的是偷安的小日子。

她在某天很突然的在電話上問我:「妳是不是跟妳室友在交往。」這次沈默的人換成我,因為我在電話的這一頭嚇呆了,滿腦子都在想,她會問就表示已經猜到了,否認有用嗎?但承認會不會馬上變成家庭革命?

我娘聽我沒應聲,只淡淡說了一句:「都問妳了妳就說吧。」從不冷不熱的語氣裡我實在判斷不出她的情緒,但也只好輕輕的嗯了一聲充當回答。沒想到娘很快接口:「好啦,早就知道了,妳爸那邊我也說過了。妳們倆記得下次來的時候…」她沒有再多說什麼,就自然的話起家常了。

距離第一次出櫃過了七年,本來以為再談到我的性傾向,不是天崩地裂,也會鬧得風雨飄搖,唯一連做夢都不敢夢的結局就是:我媽居然態度翻轉,還連我爸也一起打點好了。她掛下電話後,我一個人激動了很久。

後來我才發現,我媽自己做了很多功課。我收起來的認識同志手冊不知哪時被她翻出來,她自己也說,上網看了一些新聞跟文章。最近要在美國結婚的朋友多了,但台灣的多元成家又有許多反對聲音,她一邊擔心我被反對言論戳傷,但也在聊天時自己跟我說,叫我不要突然決定要結就跑去跟我爸講,先跟她說她來跟我爸溝通。

她說:「妳爸有時還是會有點不能接受,我自己也不覺得我有完全了解。但是我都跟他說,女兒就是女兒,難道會因為她喜歡同性,就不是你女兒了嗎?」我在心裡默默的想,就像當年我不想出櫃,也是覺得,父母就是父母,難道因為他們不接受我喜歡同性,就不是我父母了?

其實執著在「能不能接受」,很多時候是難以有交集的一件事情。就像我不會因為他們不接受就變直,但血緣關係也不會因為他們不接受我搞同性戀就自動消失。

只是在接不接受這件事情上,當年我的看法是:我是同志的事實和父母的觀念沒有交集,所以放棄出櫃。而我娘卻從另一個角度觀之:認為即使不能接受女兒是同志,也不會改變我們親子相連的事實。因此讓「能不能接受」的僵局才有了轉機,我的出櫃這條路,也才能走到現在這個地步。而雖然我並不喜歡小確幸這個詞,但我想用來形容我的知福感恩,還是很恰當的。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