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索契冬奧,反同/反反同的競技。

「奧運的鎂光燈再閃耀,照出再多支持表態,也希望我們不要忘記看見黑暗的角落,同志仍在受難。」

俄國索契冬奧今天(2/8)正式開幕,這場體育盛事一如往常引人注目,但近日焦點除了在體育場上的競技之外,俄國去年六月通過的「禁止宣傳同性戀」法案(gay propaganda ban) 和支持同志人權的各種聲音則成為另一項焦點。

該項法案是在去年六月通過的,但直到奧運會前,才逐漸受到較高的關注,這點在某種程度上讓我很感到恐懼與挫折。恐懼的原因在於俄國此項法案通過後,當地LGBTQ族群明顯遭到打壓,遭到生命威脅的情況也日益惡化。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日前發表的影片,就出現許多慘無人道的畫面(建議斟酌點閱)

而感到挫折的原因,則是因為國際的壓力其實遠遠不夠火力,多數官方表態都不是正面譴責,最多只是比較明白的暗示。比如法國、德國、英國、美國等國政府要員雖然不出席冬奧開幕,但不是僅僅表示時間無法安排,就是直接聲明並非抵制俄國反同法案的行動。連德國冬奧代表隊色彩繽紛的隊服被指是對俄國反同法案的抗議,該國都特別跳出來澄清決無此事。

對比烏干達、印度的同性戀入罪法條,俄國這項法案在國際上,至今其實沒有受到太多來自他國政府的官方非難,雖然民間反覆有呼籲透過抵制冬奧來表達抗議的聲音,但事實擺在眼前,就是沒有任何國家的政府層級公開發表譴責,或是決定採取任何抵制行動。

雖然這說明了國際社會不意外的柿子挑軟的吃,但在這種氣氛之下,變得也很難期待一心想把握冬奧商機的大公司有任何行動。過去一段時間美國的 Human Rights Campaign 多次呼籲大型企業,像是麥當勞、寶僑、通用電器、可口可樂等公司,停止贊助索契冬奧,就始終沒有得到回應。

直到冬奧開賽兩天前,美國發跡的跨國電信公司AT&T,明確表示「譴責」俄國的反同法案,才成為第一間公開表態的大型廣告主,然而AT&T是美國奧委會的贊助商,也依然不是冬奧直接的贊助商。

雖然缺少了國際級的硬抵制,但讓人稍感欣慰的是,來自民間的抗議聲音似乎在冬奧開賽以後掀起一波新浪潮。

比如上面這隻加拿大多元與包容機構拍攝的影片,從冬奧的無舵雪橇競速項目發想而來,畫面中兩名運動員的準備動作透過慢動作處理看來親暱而曖昧,影片最後打上字幕寫著:運動比賽從來就有點Gay,我們一起讓它保持這樣吧(The games have always been a little gay. Let’s fight to keep it that way)。同時加拿大的蒙特婁市政府在冬奧期間將升彩虹旗,並在夜間於奧運體育館打上彩虹色的照明。

而在柏林也有民間團體發起點燃彩虹聖火,從2/7冬奧賽事開始,直到23號奧運聖火熄滅那天,以示對俄國受害的性少數族群表示哀悼,彩虹聖火點燃的地點(Potsdamer Platz)也歡迎民眾聚會,將提供有關俄國反同法案的相關訊息。

rainbow-flame-logorainbow-flame

挪威的知名歌手Annie更因為挪威政府拒絕以不出席冬奧對俄國反同法案表態,直接發表了名為Russian Kiss的新曲,把French Kiss(法式熱吻)這個常用詞的意涵拿來直諷俄國的反同法案。她並且與Richard Kern合作,拍攝了一隻男男/女女熱烈親吻調情的音樂錄影帶,音樂中同時直接混入明顯的呻吟聲,Annie的歌詞寫道:“save a fist for the Russian kiss”,搭配畫面中的演員舉起手臂做出抗議姿勢,她並且直視鏡頭唱道:show your love for the lovers, the others, the fighters, outsiders, people like you

除此之外,身處冬季奧運會中的運動員可以說是在風暴中心的抗議第一線。第一天的賽事中,公開出櫃的荷蘭雪板運動員Cheryl Maas(本屆冬奧僅有六名公開出櫃的同志),成為第一位直接在冬奧舞台上表態的選手。她在完成自己該日賽程的最後,對著攝影機秀出她印有彩虹和獨角獸圖案的手套。目前還不清楚後續會有什麼發展以及影響,網路上有不少支持力挺的聲音,也有人擔心她會因為俄國的反同法案而遭入罪。

雖然也有人認為這是太過多慮,俄國政府不至於拿奧運運動員開刀,在他國頭上動土。但俄國其實清楚表態,所有運動員跟觀光客在索契境內,都受到該反同法案約束。而看著俄國政府駭入該國知名同志交友APP發出警告訊息,讓人很難對同志在該國可能遭到的境遇簡單的一笑置之

Russia-Hunters

(警告:根據俄國聯邦法135條第6款,在索契的同志活動會導致你被逮捕及拘禁)

奧運精神在於互相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google引自奧運憲章,用在支持同志人權的首頁圖案),而冬奧舞台設在侵害性別人權的俄國境內,不但成了反同/反反同的運動場,大家場內場外競技,也成了一面國際社會的照妖鏡。

Picture 1

補記:這篇整理寫完睡了一覺起來,發現網路上有更多「某某國或某某人針對/在冬運做了什麼支持的舉措」,以及「這些『表態』(gesture)到底夠不夠?」的論戰。坦白說,某某國或是某某人的支持舉措,十件有九件不是真的,至於什麼樣的表態才叫做夠,我個人沒有答案。說出來才叫做反對嗎?我並不以為然。google改首頁圖案,足夠明顯說明它的立場嗎?但這不改這次抗議多數不夠有聲量(vocal)的事實,就像google終究沒有發表聲明。

而運動員應該為了抗議而放棄奧運上場的機會嗎?我並不如此認為,但也同時悲觀的感到,不管什麼樣的權利平等,其實大多都被放在個人之後是嗎?這不是對錯,只是如此。而我寫這篇整理的目的,就是希望有更多人能看到並且明白,我們收到的網路訊息和新聞如此之多,讓我們以為在俄國的同志是受到支持的,事實是,他們受到的支持遠遠不夠。比如點在柏林的彩虹聖火,照片下方留言中就有許多人表示,這種在俄國境外舉辦的活動究竟有沒有意義,不過是一個作態罷了。但是完全不表示什麼都不做就比較好嗎?

而我因為也是坐在電腦前,除了敲敲鍵盤沒有具體行動的一分子,我希望至少讓更多人知道,不管什麼樣的支持舉措都是遠遠不夠的,俄國的反同法案一天存在,就是告訴全世界歧視是被允許的,俄國的同志就是會被入罪、被攻擊,因為他們的政府把他們視為沒有平等權利的次等公民。

所以奧運的鎂光燈再閃耀,照出再多支持表態,也希望我們不要忘記看見黑暗的角落,同志仍在受難。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