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給我父親(以及全台灣父親)的一封信

父親大人膝下:

昨天,您寄給我了一封信,說臺灣已經沈淪,囑咐我應當好好規劃自己在美國的未來,切勿有回臺灣發展的念頭。

攝影:Keroro TW

您與母親都是極好的人,使我從小不知不覺耳濡目染,即使我不願承認,但如今我成年之後的行事準則,其實深深受到您與母親德性的影響。如果我今天身上有一絲一毫可以讓身邊的朋友尊敬的地方,我都認為那是因為有你們作為我父母親的緣故。

母親總抱怨您人太好(但他不知道其實他自己也是一個爛好人),來者不拒,街坊鄰居發生什麼事情常常都來徵詢您的意見,雖然我總是嫌太吵躲回自己的房裡,但這些我都看在眼裡,您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從小我就沒有一般孩子有的玩具,有的只是您無論母親怎麼抱怨都不願意丟棄的好幾櫃的書籍,讓我能夠在網路還沒有發明之前就能透過書籍獲得各式各樣的知識,更從此培養出閱讀文章的習慣。您是一個有遠見的人,當年覺得要與國際社會接軌競爭,英文絕對是必備的能力,因此就算家裡沒有多餘的錢讓我出國玩上才藝班生日的時候買乖乖桶請班上同學吃,卻怎麼都要讓我先去上兒童美語班,讓其實沒有什麼語言天份的我不至於在英文方面吃虧,竟然還能成為家族裡唯一拿獎學金出國唸博士班的孩子。

當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因為「服貿」被國民黨立委以議事程序暴力自行宣布通過合法而決定佔據立法院議場的第二天晚上(黃丞儀:反對「指鹿為馬」的假民主),我和許久不見的高中同學在波士頓小義大利區的一家小店裡吃飯,明明應該是開心的相聚,餐桌上卻充滿著憂國憂民的話題:

「本來以為出國之後好好努力變強,等到有那個能力了之後,就可以回來讓臺灣變得更好。但是怎麼也沒想到,臺灣好像等不到我們回去了⋯⋯。」

「服貿一旦通過,當中國的資金全面進入臺灣各個層面、大大小小的企業,當我們的頂頭上司都變成中國人之後,臺灣的政治跟經濟真的還有辦法維持自己的主體性,不用仰人鼻息,看中國人的臉色嗎?」(這不是杞人憂天,這是一場正在發生的浩劫

「怎麼辦?現在我們除了先佔領立法院拖延時間,讓服貿不會就這樣被草率通過之外,我們還能怎麼作?」

318-1
攝影:Aki

 

您在寄給我的信裡仍舊相信這是少數人為了私利煽動我們無知的年輕人的結果,要我少和這些人來往,但我想告訴您其實不是的,在餐桌上和我談論這些話題的,在網路上持續關心散佈佔領立法院行動最新消息的,個個都是在他們自己的專業領域相當有能力,飽覽群書,辯才無礙,讓我相當敬重,覺得臺灣怎麼會沒有人才,明明我的臉書好友裡就有一大堆啊!

我們之中有人來自深綠背景,有人來自深藍背景,平常難免吵吵鬧鬧,但這次當我們知道服貿就這樣在立法院被莫名其妙地黑箱通過了,我們個個都覺得無法認同,並且強力反對。在臺灣的朋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像我們這些在海外乾著急卻因為距離無法提供實質支持的人,也只能透過在網路上轉貼消息,希望讓這些聲音不要再被傳統媒體曲解誤導,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媒體報導背後的真相(中天新聞長官要求剪接師抹黑學生)。

您要我不要參與這類事務,置身事外,要我遠離臺灣,但是,這不是爸爸媽媽你們所教給我們的事情。

當您不怕麻煩擔任社區主委,力抗財團可能會破壞我們家附近水土保持的開發建案的時候,我學到要以眾人之事為己事。當您投入額外時間,在臺北新竹來回奔波,為了能夠讓家族裡先人在日據時期被殘忍殺害而棄屍荒野的骸骨能夠安息,希望臺灣歷史裡能夠還我們家族裡先人的事蹟一個清白的時候,我學到了生在這塊土地上的我們應當飲水思源,學到了這個島嶼上的歷史有太多被政府所制定的教科書所遺忘,學到了我們應當用自己的眼睛去確認在我們生活的土地上所發生的事情。當母親和我說爸爸曾經差點被政府盯上的時候,我覺得我的父親是個維護民主自由的正義之士,我學到了我們應當據理力爭,絕對不能因為惡勢力的壓迫而忍氣吞聲。

這些,都是你們那個世代所教給我們這個世代的事情。

街頭講堂。攝影:沐川

 

我還記得解嚴那天 1987 年 7 月 15 日的早上,各大報以頭條報導,當時我還只是個小學生,根本不懂解嚴戒嚴有什麼差別。後來 1988 年出現了農民運動,再來是直轄市長和省長的選舉,我們要邁向民主時代了!我們要學習投票,學習政黨政治是為了彼此制衡競爭,為了讓社會跟人民有更好的選擇跟更美好的未來,學習三權或是五權分立,政府的官員不再是官,而是人民的公僕,為人民的利益而服務,民主時代裡講求的是正義公平,還有我後來最重視的人權跟言論自由。我還記得當時很喜歡的李豔秋,在 1993 年的金鐘獎頒獎典禮上,獲得「最佳新聞節目主持人獎」的時候,說這其實是一座「最佳傀儡獎」,讓群眾譁然的帥氣畫面。

攝影:Keroro TW

 

曾幾何時,這個社會不再是你們所告訴我們應當要有的樣子了。立法院雖然不再打架了,但卻變成過度擴權的總統手下的橡皮圖章,只要總統下令,不需要經過民主程序的審核過程,便可以說什麼就作什麼,現在甚至連會都不用開,投票都不用投,只要搶到麥克風就可以徑自宣布法令通過(30秒通過服貿審查,群眾攻佔立法院要求重審)。

這不是你們所教給我們民主社會所應該要有的樣子。所以我們才決定要站出來,才二三十歲的我們,還沒有權力,沒有地位,也沒有存款,我們沒有能力罷免那些失職的立委,還有簽下過度退讓的條約以致於讓臺灣喪國辱權的官員,但是我們還知道,要作一個堂堂正正,有民主素養的臺灣人。(在台陸生的公民課

所以,爸爸媽媽,請為我以及那些正在立法院內外集結,要求退回服貿,要求程序正義,回歸代議制度正軌的年輕人感到驕傲吧,因為我們並沒有辜負你們的教誨,過去幾十年來,有身為父母的你們保護我們,讓我們能在平安穩定的環境之下長大,現在,我們要繼續守護在你們那個年代所種下臺灣脆弱的民主幼苗,保護你們曾經辛苦耕耘過的臺灣。

1239009_10201813021986710_458599459_n
聯合報(攝影記者曾學仁)

【媽媽請不要擔心】

攝影:tenz1225

 

敬請

福安

不肖孩兒

2 Comments

  1. 我是你姊姊的同事,和妳姊姊聊了一下最近幾天的事,所以才上來看看你的文章。給你一個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