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客座】我們,分踞床的兩側

文 / 客座作者:AK

已經這樣多久了?背朝背分據床的兩側,如同刺蝟般繃緊,深怕不小心觸碰到對方,又往自己那側屈縮着。房裡的空氣凝結如冰,腦袋卻是千頭萬緒。五分鐘前床上的熱火竟然能如雲霧瞬間殆盡。

下體還感受得到方纔狂野進入後的餘溫,渾身虛軟時也不知哪來的氣力,翻身到他身上。現在想想,是心底的性慾,還是因為他像蚊子般擠出的軟軟嗓音刺激了一股稱作義務感的熱情,「老婆…….我也要。」說實在的,也分不清楚了。

依樣畫葫蘆的自頸部吻下,直至胸前。他半推半就脫掉束胸,昏暗燈光加上腦中緊張預習着步驟,我只撇見了他一眼,緊皺眉頭,連嘴唇也緊抿着。雙手笨拙的往胸部探索,是這樣嗎?用抓的?輕觸?還是先往下?「啊~~」他輕柔的喘息後發出我從沒聽過的女孩呻吟,他們踢是怎麼說的?女生的呻吟聲會引起自然的本能做下去。我試著感覺任何被觸動的火苗,但沒有,反而攻勢的責任感越發壓得我喘不過氣來,腦裡一片空白。

戰兢恐懼,回想他平時是怎麼作的。右手顫抖着滑進他的雙腿間,找尋正確地點,他們踢說的聽聲音看表情就可以知道性感帶,我只有茫然,探索到目的,咬了咬牙準備進入….「幹!痛!!」突如其來的就是一腳,我嚇得縮身,他翻起身來直直的看著我。

方才潮紅雙頰還在,取而代之的表情卻是不耐,他咕噥著:「算了算了,妳不會,妳不要弄了,睡覺吧!」

「怎麼了?我弄痛你了嗎?不然你教我怎麼弄?」我央求着,心中竟然有一絲解脫。他甩開我的手:「不要了,睡覺。」接著一言不發背對我躺下,再不出聲。

我側臥在床的另一側,又是憤怒又是沮喪,或許有些愧疚,隨之而來的更有疑惑和解脫。究竟這所謂的「逆襲」出自愛情還是義務?對眼前這個女體,我擁有的性慾,是否包括願意像他進入我一般進入他?或是因為我愛他所以這件事非做不可?

剛剛有一瞬間,似乎感受到想要「吃掉他」的衝動,或者是這麼多次的失敗,導致我試都不想再試?被進入的性愛是狂野美好的,嘗試在上位的數次總是以他的憤怒做終。

或者我根本就不慾望他?或者我根本就不是我所認為的「婆」?或者…其實這一切只是錯誤?

被單下裸露的身體突然發冷,明早早點起來收收東西回自己租屋處睡吧。


糾結。

明明在穿著、相處、髮型上都沒有這樣難以定位的感受,自16歲起知道自己是「踢」的那刻,襯衫垮褲男生頭,一切就這麼理所當然。當個踢或是像個踢不難,早一點的時代五分頭西裝褲,現在更簡單,複製電視裡日韓美男,有張女生臉帥起來比一般異男更容易,中性氣質讓外人不容易甚至也不需要去定位這個「人」究竟是男是女,真簡單,連自己都不需要定義自己。

但在人前大剌剌豪氣的張腿坐姿,到了床上雙腿就像閉塞的蛤仔,是張開呢?還是不張開。所謂踢,在生命中的大半都複製異男(註:帥氣異男)的時刻,對於身體最底層的渴望,是應該俯首承認陰道深處的炙熱,放開心接受「女性」的自己,還是否決一切,把自己裝回類。男性的軀殼,不看不聽不想。

性是最簡單也最難的,對於女體的迷戀篤定到無堅不催,她的扭動、呻吟和低泣,無不動人心弦,手指進出奏出帶有熱浪的音符,完成一場on top的性愛總是毫無窒礙,林北born this way。她恍惚地倒回屬於她的那側床榻,我下體的熱潮未隨著她的高潮跟著散去,在迷醉和羞恥的糾葛心情之下,我豁出去的對她說,碰我。

她生澀的爬上來,學著我對她做的那樣從頸部依序而下,有點搔癢,說真的還蠻舒服,我雙唇微張,低哼出聲,細小的低鳴伴隨她的親吻聲,在夜半人靜時特別清晰,不停在我腦中迴盪,撞出更多的千頭萬緒。

一個踢可以這樣叫嗎?會不會太娘?這樣感覺舒服對嗎?她要碰到我的胸部了,束胸要脫嗎?還是不要脫?啊..那裡好敏感,可是這樣對嗎?如果我覺得這樣被對待很舒服是不是代表我不夠踢?我是女生嗎?但我討厭自己是女生。要是她覺得我很女孩子氣不喜歡我怎麼辦?要讓她進入嗎?

激情是炙熱的紅,恐懼卻是沁人刺骨的涼,雙頭極端溫度的思緒一路撞擊充斥整個身體,儘管一冷一熱卻一點也沒有中和的傾向,兩股相異的勢力引燃了無盡的恐慌,在她的手指進入的那刻達到臨界…「痛!」我一腳踹開她,臉上帶著強裝出來的不悅,她滿臉疑惑夾着驚懼。不忍,想告訴她其實不痛,只是我怕,但腦中那堆理不清的線又怎是說得清的,再說,她也不會懂,沒有人會懂。

搖搖頭,我咕噥:「不要了,睡覺吧!」她的央求聲漸漸淡出,慢慢地也沒有聲音。房裡的空氣凝結如冰,腦袋卻是千頭萬緒。我們背對著背,一言不語。

作者註:前陣子看到FiFi 討論女同志死床的文章,引起我的興趣,於是這篇關於踢的糾結以及婆的不解的小故事就蹦出來了(笑)。女同志死床,西洋人也有這玩意,相較之下,亞洲女
生不懂自己或不知道怎麼表述自己的慾望,這種狀況在無法正視自己「女性特質」的硬踢身上更為明顯,面對慾望時究竟應該是什麼樣的姿態?而身邊的婆,又怎麼會瞭解這樣的糾結。嘿嘿,不過故事只是故事,相信拉子捧由們在床上都火火熱熱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的啦!

 

IMG_2492

AK

說是浪子不如說是亟欲返家的遊子,
隨和外表潛藏無可救藥的中二症,
在極端中學習平衡,
願望是:可不可以把所有性別欄都打叉不要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