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出櫃的那一天

清晨醒來就決定要這麼做了。

想想這件事還是讓兩老一起知道比較好。把車開回到家,母親正和三歲的姪子堆積木,為我開了門,接著就進廚房準備早餐、切水果,心情頗好。半晌沒見著父親,「妳爸去妳哥店裡幫忙。」下午才回來吧?「既然爸不在,我有事,跟妳先講也是可以的。」

彷彿感覺到什麼,母親有些抗拒:「等妳爸回來再說吧。」一邊去電催促。

個把小時後,父親風塵僕僕抵達,漫不經心地聊了些店裡新的決議,母親示意我有話要說,我看著父親說:「店裡的事是我想談的第二件事,還有個第一件事要說。」

「妳們應該知道我跟妳扣『交往』了很多年⋯」
父親臉色一沉,母親接話:「知道啊,都是好朋友啊。」

「媽,不是那種,是『交往』。」
父親臉色更沉了,「是哪種?是同性戀的那種?」
「是的。」

(出櫃的氛圍,各據一方,來回踱步的父親。)
(出櫃的氛圍,各據一方,來回踱步的父親。)

接著,父母親的小星球就爆炸了。家庭主婦型的母親從來沒想過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女兒身上,父親則是從來沒忘記過大學時我就曾經加入過同性戀社團。

跟許多家長的想法一樣,他們開始詢問我是不是受過什麼心理傷害或是打擊,還是因為他們曾反對我與前男友的交往?其實都不是的我說,經過了這麼多年,參加過心理諮商,交往過幾任,從來性別就不是個選項,個性能相處、互相包容、對未來有共識才能走下去,絕不是因為你們反對我就分手的。

那麼為什麼要做跟大家不一樣的事呢? 其實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國家在討論這個話題,不是過去沒有或被忽略就是對的,像是美國不斷有合法的同性婚姻在各州進行中,臺灣也是,就連宗教也在改變教義。

出櫃絕不是個出其不意的想法,幾個月前就已和身邊的朋友透露,個個都驚呼萬萬不可,但是年歲已屆三十有幾,若有結婚和生小孩的打算也已到了拉最後警報的時刻,與其坐著等哪天被發現更震驚,不如坦誠請他們理解,做子女的性向並不會改變我的孝順,也不會影響這個家的和樂。

雖然最後他們仍然沒有打算接受這個事實,也很有可能永遠不會接受,暫時他們決定什麼都沒發生過,讓我帶著傷害了他們的罪惡感離去,但我很慶幸我做到了,這個讓人心裡糾結多年也是與家人間唯一的秘密就此開誠佈公。

能夠確實提起勇氣向父母出櫃除了是落實自己對2014年的期許,另外也是感激另一半給予的穩定和包容,讓我能下定決心為了彼此做出實質的付出;雖不求父母的接受,但希望藉由出櫃讓他們理解自己的女兒過的很好,不需擔心未來沒有好的對象照顧。倘若父母想見的是子女的幸福,我的出櫃即是最好的呈現。

始終我都願意給與父親一個婚禮的舞台,在簡單佈置、親友圍繞的餐廳,娓娓道來他對寶貝女兒的心裏話,不管是過去與未來,他能夠安心交出女兒的手,幸福地微笑。希望我們能一起努力達到。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