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謝謝妳,我的親愛的。

親愛的:
讀過那麼多動人的情信,也曾經為一些過往戀情寫過詩文,但不知怎麼的,面對妳我總很難寫出那些肉麻的玩意。

是生活與歲月的磨練,讓我無法再用繽紛的色彩看待愛情。獨身久了,也習慣事事只為自己考量。用戲謔的態度面對很多事情,就不會那麼失望;傷心的時候哭完還是得笑著前進;獨立不依賴人這樣事情發生時才不會再受傷…

我相信的人不多,就幾個多年老友。也不再寄望愛情,甚至以為自己只能最愛自己的孩子(明明連個影都沒有)。我從未想過會有個女孩可以那麼肯定的看著我說喜歡我愛我,也未想過男女版常見的問題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從跟朋友間的相處份際,到跟彼此原生家庭的議題,遠距離之後馬上同居…從一開始每溝通必吵,弄得我們身心具疲,到現在的可以平心靜氣跟彼此說清楚自己不開心的點是什麼,也能比較快道歉和好等等,這中間的辛酸真的不為外人所知。

剛交往時,我常被妳旺盛的生命力所震攝。差距六歲等於兩個世代,我常常又有趣又無奈的體驗世代差異(跟體力差異)。曖昧時我們都換上最完美有吸引力的姿態,但進入關係後我們有許多進度要趕:彼此的原生家庭如何,過往的戀情如何,真實的個性如何等等。我到現在還是很難想像,一交往就跨國遠距離的我們是如何撐過來的。

說來慚愧,前幾天去幫妳買生日蛋糕,站在麵包店裡腸枯思竭,竟無法回答自己妳喜歡吃的麵包是什麼?(答案應該是妳不愛吃麵包。)我是個不浪漫、自我中心又愛耍賴的老踢,到底妳為什麼這麼喜歡我愛我?我常常如此用開玩笑的語氣跟朋友說,或是問妳,但我還是不知道答案。有時候妳說,愛情是沒有道理的,那我又要問:什麼是愛情?我愛一個人,我希望她快樂,就算她不與我一樣愛我,那也無妨。我是以這樣的哲學過我的人生,因為我曾執著過啊,很苦的,何必那樣辛苦呢?我看著妳有時候不免心裡這樣問,卻又因為自己的疏離感到罪惡。

套句我的好友說的,我就是那種被異女傷害到不敢再愛的臭踢,遇到一個又愛我外形又是我的菜又會做飯賺錢的婆(我知道妳認為自己不是但妳看帥踢的發亮眼神實在是哄就讓我用我這個世代的用詞委屈妳一下)還不知道怎麼珍惜。

我想我就是吧(被毆)

photo by/ cutetape

妳最近常問我,我們興趣那麼不同,個性不合該怎麼辦?我還真的不知道呢。或許是我對關係的想像很貧乏,也或許是我要的/敢期待的不多吧。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很柔軟的地方,一個小小的自己渴望被用最正確最正中紅心的方式溫柔被對待。我從以前的經驗學習到,這件事情只有自給自足才不會受傷。很多時候這影響了我們的親密關係,因為我本質上就在抗拒親密,抗拒相信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這讓妳很挫折,我很抱歉。但我想,寫了這封信就代表我有一些微小的進步。這個膽小鬼正在努力的跟自己工作,讓自己再重拾愛人的信心與感覺。

常聽人說愛情就像是跳雙人舞,我挺同意的,不過妳我熟悉擅長的舞曲不同。或許妳感覺某些人與我更有默契,會是我更好的舞伴,但妳才是跟我之間有化學反應,有電力交流的那一位啊。所以我們只好繼續努力練習,找出我們都跳得很棒的舞步,妳說好嗎?

我知道妳也正在經歷人生中很關鍵的階段,謝謝妳願意此時遠渡重洋到我身邊。妳辛苦了,未來的日子也請妳多多指教,一起好好互相照顧吧:)(扭…結論好弱嗚嗚)

妳的親愛的

(感謝 Q讓我發閃光彈,一逞私慾哈哈)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