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客座】巷弄裡的咖啡店

文 / Cyla

工作日請了半天假,大太陽下騎著機車在台北路上遊晃,想找間咖啡店坐坐,從溫州街騎到泰順街,之前去過的幾個地方不是收了就是客滿,在巷子裡發現一間沒去過的小店,店名好像有點眼熟,卻忘了是從哪裡來的印象,沒想那麼多就把機車停路邊進去了。

店門口一個貓咪的窩,旁邊紙板牌子說明貓咪養傷中,請客人不要打擾牠,推門進去帶位的是個T(當然是本人的主觀認定,她額頭上並沒寫個大大的T或是頂個彩虹像open將一樣),選了一對拉旁邊的空位坐下,點了咖啡,試坐了一下桌子兩邊的座位,決定好要面向落地窗還是背對落地窗,把口袋裡的東西都掏出來丟到桌上排好,再拿出背包裡的東西丟到桌上放好。(請原諒本人獨自出門時盡情的龜毛行為,而且還硬要寫出來XD)

一切設置妥當順心順意以後,打開電腦,抬頭望向窗外準備開始發呆(?),赫然發現大大的落地窗玻璃上,印了大大的福音字句(剛剛都在看踢看貓咪呀,完全沒發現這東西==),心裡覺得不太對勁,好像想起這家咖啡店的名字是在哪裡看過的了,上網搜尋了一下,果然,這家店的老闆去年傳出在臉書上發表反對同志婚姻的言論,並且已經聯署反對同志婚姻。

Photo by / mary

如果什麼都不知道,這間咖啡店其實滿舒服的,義式咖啡機的蒸氣嘶嘶,店內低聲播放的音樂、深色的木桌、木地板、軟墊長椅,還有大落地窗外木棧平臺上繁盛生長的雜草和爬藤植物,陽光灑下光影搖曳。

可惜我滿腦子都是這件事,這件「店老闆歧視像我這樣的人」的事,於是氣氛突然變得很虛偽,門口的貓咪和滿牆的藤蔓也瞬間顯得很無辜。

我可以理解因為不了解或誤解而產生的歧視,例如誤以為男同志就會戀童、女同志就是學男人、男跨女的跨性者進女廁是想偷窺等等,我想他們只是需要多一點對非我族類的認識;但我不能接受在了解之後,甚至自稱有同志朋友、也很愛他們的同時,仍然堅持歧視的立場,其中一些人還宣稱是奉主之名。

非常、非常諷刺的是,店家在另一塊大落地窗上寫著吳晟的詩《我不和你談論》

我不和你談論  吳晟

     我不和你談論詩藝
     不和你談論那些糾纏不清的隱喻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看看遍處的幼苗
     如何沈默的奮力生長

     我不和你談論人生
     不和你談論那些深奧玄妙的思潮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撫觸清涼的河水
     如何沈默的灌溉田地

     我不和你談論社會
     不和你談論那些痛徹心扉的爭奪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探望一群一群的農人
     如何沈默的揮汗耕作

     你久居熱鬧滾滾的都城
     詩藝呀!人生呀!社會呀!
     已爭辯了很多
     這是急於播種的春日
     而你難得來鄉間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領略領略春風
     如何溫柔地吹拂著大地

嗯,我想跟那些反對同志的基督徒們說,你談聖經,你談福音,你也談著愛與下一代,你看著街上爭取平權的同志,卻沒有真正看見同志們的心,我們讀書、考試、長大、談戀愛、試著融入社會、工作賺錢,希望過著自己想要的人生,如此而已,和你們沒有差多少。

去年年底,在台北舉辦的反多元成家大遊行後幾天,我寫了一小段關於基督徒的文章,挖出來貼在這裡:

樓上的基督徒  2013/12/08

自從上一次搬家之後,幾乎是每個星期日早晨,我都會在福音的合唱聲中醒來。

樓上的鄰居是基督教徒,教友們每星期一次在他們家聚會唱聖歌,還有鋼琴伴奏。我時常在電梯裡遇見樓上的鄰居,他們家也有一隻狗,年紀跟我的狗一樣大,體型也差不多大,而且很活潑,我在家裡時常聽見天花板傳來的狗爪子抓地奔跑聲。鄰居先生跟太太都很和善,在電梯裡相遇時,我們會打個招呼聊幾句小狗的事。前陣子我摔斷鎖骨,每天吊著三角巾出沒公寓裡,到現在樓上的太太還會關心我肩膀復原的狀況。

這是我家樓上的鄰居,他們是基督徒。

今天早上我醒來,台北還沒有開始冬季令人鬱悶的綿綿陰雨,窗外暖陽曬著陽台的鐵欄杆,房間裡的空氣還是有一點冷,我繼續窩在棉被裡聽著樓上的福音歌聲,其實每次被歌聲吵醒的感覺並不會不愉快,應該是因為樂曲都十分溫暖喜樂的關係,而且我也喜歡鋼琴的聲音。

我躺在床上聽著樂音,想像這樣子有著信仰、溫暖的唱著歌、牽著狗散步的人們,在面對與他們性傾向不同的人時,可能會充滿敵意,我知道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反對同性戀、雙性戀、跨性者或任何其他還無法在性別光譜上找到歸屬的人,我有多年的朋友是基督徒,有善良的同事是基督徒,他們對待同志的態度都跟對待異性戀沒有兩樣。

我不曉得是什麼讓一部份的基督教徒在面對跟他們不一樣的人們的時候失去了愛,失去了福音歌曲中那滿滿的溫暖的力量,我寧願相信上個周末聚集在凱道上的人們,大部分是因為不了解而反對,是因為受到少數人的惡意造謠而被蒙蔽,也許大部份的人沒有認真的了解過什麼是歧視、什麼是接納,以至於完全相信自己是在捍衛什麼真理與價值。

我不了解耶穌或上帝,就好像我其實也不了解釋迦牟尼或玉皇大帝,因為他們都是幾千年以前的人,我沒有見過他們,只能透過人類世世代代無數的傳教者來認識他們的所作所為,以及想要傳達給世人的信念。而我相信在現代,一個這麼多人跟隨的宗教信仰不應該教導人們如何去消滅與自己不同的人。

如果有一天,鄰居太太在電梯裡看到我牽著另一個女生的手,不知道她是否仍會笑著跟我聊天,或是從此不再跟我說話,但在這之前,我都願意相信她只是一個善良的基督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