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近來的出櫃二三事

來說說最近生活中的一些出櫃小事好了

事一

跟這位兄台認識了一年多,是我同學。一開始不確定他是否是可以信任的人,所以沒有跟他出櫃,但是告訴他我有伴侶,然後講了一些細節。去年底跟他說我要結婚了,他竟然非常貼心地「手做」了一個紅包(人在異鄉買不到紅包袋),包了一個大紅包來。

在這一年多內,我老婆出現在各大小場合多次,這位兄台也認識我老婆,我們都覺得,他一定已經知道了,只是體貼地不去問而已。加上這位兄台其實本身超有gay的潛質,我還在等他跟我出櫃呢。(會親手做紅包袋耶是不是很可愛。)

然後在因緣際會下,我在Line上跟他出櫃了,結果他的反應真是讓我傻眼,因為雖然有100個線索給他,他竟然是真心誠意地絲毫沒有任何一點點察覺,我的天啊真是好傻好天真。

他說,「你跟我說你有男朋友,男,朋友,我怎麼可能會想到男朋友,是女的?!」
我說,「我可從來沒有用過男朋友這個詞哦。」

這是真的,因為我對於男朋友,未婚夫,老公,這樣有明確性別指示的詞彙有障礙,就算在沒有出櫃的人面前,我也非常避免使用到這些詞。

所以他用了我給他的一些些資訊,建立起了一個很完整的我的男朋友/未婚夫/老公的形象,於是一個活生生(而且完全符合我給過他的資訊)的「她」站在他面前,他也不會發現「她」就是我說的那個人。

不過貼心的他沒有因為我的隱瞞而生氣,反倒給了我一個擁抱說謝謝,然後興奮地說我是他第一個認識的活的同性戀!
(雖然他問了一些真的是很clueless的人會問的問題,比如「你們誰是老公誰是老婆」,「你什麼時候知道的你是同志的,你怎麼確定」這類的…)

很開心不需要再對好友隱瞞,然後一直虧他,問他要不要趕快跟我出櫃也很好玩…XD

事二

然後在這學期修的某堂課裡,我想要做一個研究,是會需要讓自己的同志身份曝光才能夠做的。

在跟教授討論這個研究之前,我在想,我到怎麼樣鋪陳,才會不唐突地出櫃,在自己的腦中演練了幾遍,卻在一到了教授辦公室後全忘了,就一股腦地全都丟出來,直到看到教授臉上的困惑/驚訝,我才緩下來,慢慢地說,為什麼我想要做這個研究等等。

後來跟教授說,其實我有演練一下我該怎麼跟他出櫃,沒想到就這樣很粗糙地說了出口,
她很溫柔地,說她一點都不在意,也謝謝我告訴她。

謝謝你們跟我道謝,我也謝謝你們,讓我少了一些疑慮跟不安。

事三

老婆天天做飯給我吃,逼我一定要把這件事寫成事三,不然她要罷工。(隨便寫一行交差)

keep-calm-and-come-out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