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 生活, 社會

關於家的想念

中秋節剛過,一個人在異鄉過節,望著月慢慢圓卻無力回家只覺得淒涼。連續幾個清晨夢著思念的人與地,醒來時口中還留著夢中台灣小吃的味道,人卻在一個吃不到文旦的國土。然而自從成年之後,心中思念的”家”往往不是原生的家庭,反而是彩虹公寓裡的室友們,或是一起窩在同志酒吧裡把酒言歡的好友。我心中思念的家,反而都是台北街頭那些對同志友善的小小店家。

p128495872-1

對我而言,H*ours 1 就像是一個最溫暖的搖籃,每次吵架或是失戀了,只要默默窩在H*ours的角落,握著一杯咖啡,聽著輕輕的玻璃相撞聲以及咖啡機的聲音,時間就像靜止了一下,再多的憂愁都擋在落地窗外。當手邊的書看完了,白日夢做完了,還可以輕輕飄到隔壁的晶晶2和斜對面的愛之船3,即使一句話都不說,再多的煩惱也會隨著腳步越來越輕盈。

對我來說,熱線4也是另外一個避難的好所在。每一次座談會、讀書會都是認識新朋友的好地方。雖然不是每一次開會都很有效率,但是一定都笑聲不斷。還記得以前害羞時去熱線都要先在樓下的丹提和7-11晃個兩圈,假裝只是樓上補習班的學生,邊偷看身邊有沒有可愛的菜,然後偷偷猜測對方是不是也是要去熱線參加活動的戰友。熱線的空間必不大,有時候不一定有椅子坐,有時候不一定有人有空照顧你,但是無論何時,都會看到歡欣鼓舞的人們經過,再多的寂寞也會因此消散。

周末夜,我有時會邀幾個三五好友,在師大的Bistro O 5小酌一杯。有球賽時就一起歡呼,沒有球賽時就細細碎碎分享最近人生的瑣事。有時候我會站在比利時啤酒的酒櫃前就發呆好久,久久無法下決定,有時候我會跟店貓一起窩在一個小小的沙發椅上,幻想自己也是一隻喜歡吃奶泡的貓,不知道會不會也遇到像小旦和Devil這麼好的主人。跟朋友(兼家人)在Bistro O喝酒的好處在於不需要假裝,我可以隨時數落討人厭的踢,也可以隨時發發花癡。在這,只需要放鬆就好,從來不需要刻意注意形象。

溫州街巷子裡也藏著幾個小店,我喜歡在女書店6買幾本好書之後,漫步到樓下的女巫店7玩個桌遊,聽聽live band,吃吃小點心,消磨一整個周六。

有時候,光點台北8會有影展,只要買了電影票就可以躲在不見天日的螢光幕下做一場夢,體驗別人的人生,重新去思考另外一種生活方式。累了倦了或是還不願意回到現實的話,光點台北的樓下還有一個小小的咖啡廳可以憩足。還記得我多年前曾經與一位朋友一起看完電影,在那個咖啡廳聊天。多年後,會談的內容與朋友的名字早已不復記憶,倒是那天下午落地窗照進來的斜陽至今仍讓我思念不已。

“家”最早的概念,只是一個有著屋簷可以生活的地方。然而自從出櫃了之後,對同志友善的這些活動空間對我來說反而更像是家,可以避難,可以休息。在這些地方我不需要戴著面具示人,我不需要提防身邊的人,我不需要思考我的存在我的認同會不會讓人不適。在家,我只要當自己就好。

 

1. H*ours Café https://www.facebook.com/hours.cafe

2. 晶晶 http://www.ginginbooks.com/

3. 愛之船 http://www.lesloveboat.com/store/

4. 同志諮詢熱線 http://hotline.org.tw/

5. Bistro O 避世所 http://bistroo.wordpress.com/

6. 女書店 http://www.fembooks.com.tw/indexmain.php?showarea=2_2

7. 女巫店 http://www.witchhouse.org/

8. 光點台北 http://www.spot.org.tw/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